發新話題
打印

每日一問(2649) - 佛法如何解決人生三大問題?

Icon371 每日一問(2649) - 佛法如何解決人生三大問題?

問  答  篇
每 日 一 問
(2649)
2018年1月13日(星期六)




[問] : 佛法如何解決人生三大問題?


[答} : 人生所要面對的有三大問題,這三大問題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不可回避的,都平等地存在著。這三個問題就是:生存問題、生活問題、生死問題。

這三個問題自有人類以來就存在著,也將伴隨人類永遠存在。雖然地藏菩薩的大願是要度盡一切眾生,但那只是地藏菩薩的慈悲心願,實際上眾生是度不盡的。說眾生能度盡就是斷滅法,眾生度盡了就不存在有情生命了。當然有人會說,眾生度盡是把我們這個苦難的娑婆世界轉變成為人間的極樂凈土,但是我相信,盡虛空遍法界的眾生,每個眾生的因緣果報都不同,不可能在某一天早上全部成佛。因緣果報,有的成熟早,也有的成熟晚,各有因緣,所以每一位有情即使可以成佛,但在成佛的時間上會有很長的距離,張三和李四不可能在同一天成佛。人類面臨的問題,面臨的痛苦,它將會伴隨整個生命界的存在而存在。

所謂生存問題,就是說,我們從娘肚子一出生就開始了生存問題。從娘肚子出生來到這個人間,就有種種不適應,所以嬰兒一產下來就啼哭。為什麽呢?因為嬰兒在母腹中從來沒有經過風吹,沒有適應過母腹以外的環境,有痛苦他才會啼哭,這就是生苦。生存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基本上是被動的,人要主動去適應生存的環境,所以有一句成語就叫“適者生存”,能適應環境就能生存下去,不能適應環境就無法生存下去,就會被環境所淘汰。

這一點提供給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啟示。人生存於世,就要主動適應環境。如果不能適應,生存的痛苦就會加劇,生存的困難就會增多,生存的條件就很難得到改造和改善。人類生存是一種群體存在。從人到動物都表現為個體生命,但是任何個體的生命又都是在群體環境中生存。一個生命要適應生存的群體,每一個生命也都是如此,都要能夠適應生存群體。要能彼此合作,要能認同,要能包容,要能成就。如果彼此處於對立狀態,那就一定是非常惡劣的生存環境。

遠古時代的人因為生活資源匱乏,生存條件有限,個體生命彼此間的仇恨很多,經常處於敵視仇恨的狀態之中。為什麽呢?因為都想要獲取自己生存所需要的食物、居住環境,甚至包括配偶。原始人類就是在互相爭鬥打殺中慢慢發展起來,慢慢有了各種保護自己的工具,有了取得食物的工具,有了種植糧食蔬菜的工具。人類在物質生活逐步能夠滿足群體需要的前提下,才有所謂禮義廉恥等倫理觀念。

那也就是說,人類是從最初的求生存,然後才進入到生活的狀態。生存主要是對物質的依賴,完全是一種自然的滿足。當我們真正有了生活以後,就不僅僅是物質的,也有精神的。生活可以分為兩大類,一是精神生活,一是物質生活。人類進入到現代社會以後,一出世就跨越了幾千年、幾萬年、幾百萬年以前那樣惡劣的生存環境,一步就跨越到現代的生存環境。人類的福報一天一天大起來,人類生存的環境一天天在改善,生活一天天在豐富。

生活問題,不管物質財富多麽豐富,法制觀念多麽健全,道德倫理的提倡多麽有力量,但是人總在向社會的各種約束挑戰。所謂的違法犯罪、所謂的不守規矩、所謂的爭取自由,實際上就是在對規範化的社會生活進行挑戰。人類總是不滿足於現狀,因為人類有種種的貪欲。貪欲過盛,就一定產生許多負面影響。

支持人類眾生染汙生活的動力就是三毒煩惱——貪嗔癡。貪是一種欲望。人類有無止境的欲望,這種欲望也有合理的成分。如果說所有的欲望都是罪惡的,世間就無所謂善法。佛教承認世間有善法,所謂修十善、止十惡、行布施、修福報等。如果能夠把這些善法擴充到一定範圍,就超越了個人的私欲,成為大眾共享的福利、善舉、善業。

佛教把善法分為世間善法和出世間善法。世間善法是以創造大眾共享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為主體的一切活動,出世間善法就是解決生死問題的無漏善法。也可以這樣說,世間的善法是一切凈化美化生活的積極正面的活動,出世間善法解決我們生死問題的一切無漏善法。佛教是把貪嗔癡三毒的煩惱與善法的追求欲分開來說的。佛教認為,人類對於積極利他行為的選擇叫做善法欲,這種欲屬於善法的範疇。佛教並不排斥人類對生活條件和生存環境的合理改善。

把善法分為世間善法和出世間善法兩大類,這是佛陀大智慧的圓滿體現。世間善法解決的是世俗生活方面的具體問題,出世間善法是解決生命的終極關懷的問題。人生面對這三大問題,佛教都提供給我們如何正確面對它、處理它、解決它的方法。人生所要解決的問題千千萬萬,每一個起心動念都是問題,歸納起來無非是這三個方面。

這三方面的問題要如何面對和解決呢?世間的學問,哲學、倫理道德,也都給我們提供了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案。佛教作為歷史最悠久的宗教之一,它的主要任務就是引導眾生提升自己的生命,改善自己的生命,覺悟自己的生命,就是要解決生死問題。在解決生死問題之前也還有一個過程。我們人生在世,不可能不吃飯,不可能不住房子,不可能不與人交往,不可能沒有種種社會活動。因此,佛教在解決生死問題之前,也還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如何安身立命。不知道安身立命,要解決生死問題談何容易!

所謂安身立命,就是人生要有一個正確的生活取向,有一個正確的價值目標,有一個正確的生活理念。從佛教的角度來講,我們究竟應該安身何處、立命何方呢?佛教首先告訴我們:一個人生存於世,有信仰最快樂,有信仰最自由最自在,有信仰就有歸宿,有信仰就有了精神支柱。所以佛教主張,我們要將此生深深地植根於信仰,做人做事要嚴格遵循因果法則。有信仰、講因果是我們安身立命的根本。因果法則是宇宙人生不可改變的真理,信仰是使我們立於不敗之地的精神力量。精神有力量有支柱,就能在人生的征途中勇往直前,精進不息,克服種種困難。

我們能夠將因果的道理了然於心,就能深刻認識到世間萬事萬物、人生的各種遭遇,無不是前因後果的連鎖反應,無不是因果規律在起作用。因果從哪堥荂H因果就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有當我們非常清醒地明白了這些樸素的因果道理之後,我們才會根據因果的原理,謹慎地有選擇地去做那些對己對人都有益無損的事情。

對己對人都有益無損的事情,就是所謂的善法。善法一定要符合自他利益不受損害的標準。一切符合自他眼前利益、長遠利益、根本利益的目標,才可以算是善法。佛教把眼前利益叫作“現善”,長遠利益叫作“後善”,根本利益叫作“究竟善”。“現善”就是當生當世就能見到善的果報的善法,“後善”有利於他生他世善法的成就,“究竟善”就是有利於生死解脫、涅槃證得的無漏善法。佛教把善法歸類為三大類,用通俗的話講就是眼前利益、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符合最廣大的社會大眾的眼前利益、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的根本利益,才是真正的根本利益。世間所說的根本利益雖然是以世善為主,作為一名佛弟子,能夠圓滿地實踐世善,也是對自身福慧圓滿、究竟善法成就不可缺少的條件。

佛教的理念,真是放之四海都能圓融無礙,是指導人生自他兩利的實踐原則。

在安身立命的問題上,除了建立信仰,堅定信仰,深信因果,按照因果的原則辦事,還要有良心,以良心來保證因果理論的貫徹落實、信仰原則的堅定不移。然後,還要把所有這些都落實在人生的道德行為之中。信仰、因果、良心都不是空洞的,都是實實在在的。一個解決了安身立命問題的人,如果在道德行為上還有缺陷,那就說明信仰還有待進一步地堅定,因果的原則還有待進一步地落實,良心還有待進一步地擴充。把信仰、因果、良心,都變成實實在在的道德生活、道德行為、道德規範,那就是人生修為的真正落實。

要解決生存問題,要正確面對生活問題,就一定要積極解決安身立命的問題。把安身立命的問題解決好了,初步有一個明確的目標,生存問題就可以比較正確地面對,生活問題就可以比較積極地面對。

生死問題怎麽解決呢?要解決生死問題,佛教提供了種種修行法門。佛教的一切修行法門,或者是世間善法,或者出世間善法,目的都是為了解決生死問題。從禪宗的角度來說,要解決生死問題,關鍵是要明心見性。自心不明,自性不見,枉談生死問題。用禪宗明心見性的法門,來面對和處理生死問題,是解決生死問題最積極、最究竟的方法。一旦明心見性,了知一切萬法緣生緣滅,自性本空,生死即涅槃,煩惱即菩提,此岸即彼岸。在生死中了生死,在塵勞中出塵勞,是一種最積極最穩妥地解決生死問題的法門。

煩惱即菩提,怎麽即呢?我們現在坐在講堂堶情A每一位都在找答案。煩惱即菩提?好像煩惱與菩提兩者之間這個等號劃不下來!可見,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是一種大學問,是一種大功夫。所謂大學問,就是要有高度的智慧;所謂大功夫,就是要有踏實的實踐過程。沒有大智慧,沒有踏實的實踐過程,煩惱與菩提之間的這一條鴻溝不是那麽容易就能填平。

但是也不要看得過分艱難,每個人都要有一種自信自肯的精神。禪宗告訴我們,只要敢於承當自己現在就是佛,對這一個念頭不要有懷疑,不要有退卻心,不要有下劣心,就把自己現前的身心看作與佛無二無別,並且不起任何雜念,一直這樣堅持下去,只此一念,沒有第二念,只此一念,做個三年五年的功夫,到那時再來相見,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就很有可能即得了了。可惜,我們的下劣心太重,煩惱太重!第一念能自信自肯現前的身心與佛無二無別,可是第二念就不能自信自肯了,又是眾生了!

所以眾生與佛還有距離,眾生與佛還有差距。問題很簡單。古代的祖師一聞法就開悟,佛陀在世的時代,許多佛弟子見到佛就成為阿羅漢,見了佛就證得道果,為什麽呢?他那種自肯的心不會改變,當下煩惱就斷了。我們自肯的心不堅定,還等著回家呢!自己是佛了,明天就不要回家了。所以這個距離看起來很大,實際上就那麽一點點,但是就是那麽一點點解決不了。生死的根本就在那一點點。明心見性,見性成佛,這本來是很容易的事,卻弄得很復雜。禪宗就是希望把很復雜的事情,用很簡單的辦法,一刀兩斷,解決得幹幹凈凈地,不要拖泥帶水。

各位不辭遠道來此共修,發心受八關齋戒,為了什麽呢?就是在進行自我挑戰,想盡一切辦法來戰勝自己的怯弱心、懦弱心、下劣心。為什麽晚上不吃飯?一種自我挑戰;為什麽早上四點半起床?也是一種自我挑戰。我想會有很多的人,早上聽到板響了實在起不來,但是馬上生起覺照,要對懈怠之心發起挑戰,要對因循之心發起挑戰,一定要堅持到底。如果真是功夫純熟了,自覺性特別高,一切環境都能適應,自自然然就不存在勉強,就不存在不適應的苦惱。這些看起來是生活中一些很簡單的自我挑戰,實際上含有非常深刻的人生哲理,體現了人生戰勝困難迎接勝利的精神意誌。

人生的三大問題,用三種辦法來解決來面對,就是所謂的安身立命,明心見性,了生脫死。不明心見性,了生脫死做不到。對於了生脫死我們也要有一個正確的理解。了生脫死並不是要在生死岸頭當逃兵。在生死岸當逃兵是小乘境界,大乘境界是即生死而出生死,是了了生死又來度生死。在了生死中度生死,在度生死中了生死。度生死是什麽?就是發菩提心,利益大眾。我們千萬不要把了生死理解為一種消極的理念。大乘佛教了生死以後所證得的涅槃叫做無住涅槃。所謂無住涅槃,就是證得涅槃而不住涅槃,要回入塵勞,廣作佛事,廣度眾生。

這埵酗@個問題。辛辛苦苦了了生死,又還要在生死岸頭廣作佛事,那我們不了生死行不行呢?不行!因為不了生死是在迷惑中,在迷惑中不能夠做出有覺悟的事。只有一個有覺悟的人,才能做出有覺悟的事。當我們了了生死,又在生死岸頭廣作佛事,那就不是隨業遷流,那就是乘願而來,那就是在願力的支持下,自覺地、自在地、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來做有益於人天的善事——現善、後善、究竟善。所謂了生死就是求覺悟,覺悟了再來生死中教化眾生,以覺者的身份廣修自利利他的現善、後善、無漏善。所以不了生死和了了生死,二者絕對不能同日而語。了生死一定要了,了生死又不要逃避生死,這就是菩薩精神的圓滿體現。

我希望我們每一個學佛的人,都要學大乘菩薩的精神,學佛的精神,學歷代祖師的精神,在塵勞中找到安身立命處,在塵勞中明心見性了生脫死,然後又在生死岸頭廣作佛事,廣度眾生。


恭錄自
佛弟子文庫

「每日一問」目錄 (1)
「每日一問」目錄 (2)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