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無事生非又一場(什麼是佛?什麼是禪?)

Icon366 無事生非又一場(什麼是佛?什麼是禪?)

圓夢法師釋妙寶:

佛,什麼是佛?佛是什麼。這個是普通的佛學常識。人家要問你的時候:你們學佛的人,佛是什麼?你要能講得出來。佛是釋迦牟尼佛,古印度時候一個王子。這個不行,這個坐實了,引不起人家興趣。你要把“佛”這個字的本義說出來,佛是什麼意思?佛是古印度的梵語,它的意思是智、是覺;智是體,覺是用。在中國文字裡面找不到這樣的字彙來翻,所以用音譯。

這個智有三種,覺也有三種。智,第一個是一切智,第二個是道種智,第三個叫一切種智,這個是“佛”這個字的體。一切智是知道宇宙之間一切法的總相,總相是空相。所以一切智是知空,道種智是知有,一切種智是知道空有是一、空有不二、空有無礙。佛門裡面常講“萬法皆空”,這個是一切智;萬法皆有是道種智;《華嚴經》上講的“理事無礙,事事無礙”是一切種智。所以佛是智的意思。

智起作用就是覺悟,覺也有三種:一個是自覺,自己覺悟。第二個是覺他,自己覺悟之後一定要幫助別人覺悟。主動幫助別人覺悟,這是大乘;別人來請教你,你教導他,幫他覺悟,這是小乘。大小乘差別就在此地。小乘是你來找我,我才教你;你不找我,我不教你。大乘菩薩,你們在《無量壽經》讀到了,做眾生不請之友,眾生不找你,主動去找別人,這是大乘,是覺他。第三種叫覺行圓滿,這個很難。自覺,阿羅漢、小乘人自覺,覺他是菩薩。當然你自覺之後,你才能覺他,自己不覺而能覺他,沒這個道理。所以覺他是菩薩,覺行圓滿是佛。

由此可知,你要不發心覺他,你自己的覺悟是永遠不會圓滿,那是肯定的。世間法常講“教學相長”、“師資道合”,老師教導學生覺悟,學生資助老師覺悟,彼此是互惠的。這個從事於教學工作的人能懂得,許多問題是因為學生問,你才覺悟;要沒有學生問的話,你永遠也迷惑,這一問就把自己搞清楚了。問了,自己答不出來,曉得自己還不行;問了,就有的時候能答,智慧開啟了。不能問的時候,確實想不出這些問題。

我們曉得到如來果地,那是究竟圓滿的智慧,是一切種智。人家問我佛是什麼?你這樣給他解答,他就會有興趣了。佛教不迷信,佛教求智求覺!十方佛跟一切佛就是一切智一切覺,在大圓滿裡面顯現出來了,這樣一講大家就好懂了,這個經文裡頭他講這些事情。



釋禪心:

南陽慧忠國師有次問紫璘供奉:“佛是什麼義(佛是什麼意思)?”

曰:“覺義(佛是“覺悟”的意思)。”

師曰:“佛曾迷否?(那麼,佛曾經迷失過嗎?)”

曰:“不曾迷。”

師曰:“用覺作麼?”(國師反問:既然佛從來沒有迷失過,那還用“覺”做什麼?)

=======教下法師們的佛,轉來轉去,總轉不出腦筋思維中“佛者覺也、佛者自覺覺他也、佛者一切種智也”等語言文字的境界,而語言文字,只是概念性的描述,絕非“佛”的事實本身,試想:真待臘月初八到來時,若拿了“佛是覺、佛是自覺覺他、佛是一切種智”的回答去見閻王,閻王老子還會放爾一馬乎?

禪師們深知語言文字的功能,最多只是一個描摹的贗品,是自心和佛心第二手以外的注解,是故禪師們從不在“佛”的事實上建築邏輯和分析。想要領悟什麼是佛、什麼是禪,那就須要單刀直入,直接領悟自心或者佛心的境界。

禪是以心傳心、有別於經論和言教之外的——直接洞見心地,生命獲得整體的覺醒、大徹大悟的獨特傳授之方式。佛陀拈花,沒有說一個字,而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也沒有道出一個字出來,然而禪的全部微妙,禪的所有智慧之光,卻在師徒倆一拈一笑的無言狀態中,淋漓盡致地展現無餘!

因此,想從語言文字中把握到禪的本性(或者什麼是佛),根本是不可能的!你說有可能的話,佛陀又何必要在靈山會上拈花一笑,而不說一字呢?


經論的譬喻中流傳著一個故事,可以解釋禪(或者佛),為什麼不能依賴語言文字而明白:

有一先天盲人,因為從來沒有見到過顏色,所以在他的心中,對於顏色的瞭解,只能依靠其他人的講解。但因為所有人認識事物的模式,都必須依賴自己從前由感官感覺中獲得的經驗為基礎,所以他對於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無法想像的事物,總是得出錯誤的結論。

有一天,有一位明眼人知道他對所有顏色的瞭解並非正確,所以他就好心地提示他,為他講解說:“比如白色這個顏色,它像什麼呢?白色,就像鵝毛一樣的白啊!”

盲人高興地回答他說:“我明白了!原來白色,它是軟軟的一個東西!”

“錯了、錯了!白色,它其實像冬天裡的雪花一樣,雪白雪白的哦!”

“哦,這回我總算知道了,白色,它就是冰涼冰涼的東西哪!”

“哎呀,還是不對啦,那個白色,就像你天天吃的鹽巴那般的白啊!”

“好了好了,現在我才清楚,這個白色它就是鹹鹹的而已!”

明眼人聽到盲人的最後回答後,他選擇了沉默。(《穿透生死的大自在》第三章)

古月禪堂中的諸仁者,你們若想明白什麼是佛的話,切忌如應試教育一樣,在淨裸裸、赤灑灑的白紙上描上一大堆的黑字,然後將此交差給閻王以圖蒙混過關!一張白紙,就算你什麼都不寫,只把白紙卷成一回筒,再攤開時,都再也難以回到一張淨裸裸、赤灑灑的白紙——留下一灘皺痕的痕跡難以掃卻!

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佛、真實的禪”呢?高明的禪師們從來不授以弟子們咬文嚼字、語言文字上的答案,也不提供出自己的見解,而是善於利用問題去刺激弟子,讓他們自己去參尋,在自己的內心中獲得親見的答案,正如獅子會直接撲向丟出骨頭的人,而缺乏靈性的劣狗只會去咬無用的骨頭一樣,弟子們只能從己心求了悟,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才有價值。

當弟子們當下正深陷在“什麼是佛”的思維和語言中,高明的禪師們眼疾手快——一棒子痛打過去,定叫他心中片甲不留——徹底昏死過去方能大活!


釋禪心:

馬祖有位弟子叫水潦和尚,他第一次向馬祖請教時問:“達摩祖師到中國來的意圖是什麼呢?”馬祖說:“你先禮拜了再說”。水潦和尚剛一跪下,馬祖突然當胸一腳把他踏翻在地,就這麼一下把他踢暈過去了,醒來時水潦和尚開悟了,他爬起來呵呵大笑地說:“也大奇,也大奇!百千三昧,無量妙義,只向一毫頭上識得根源去!”

古月禪堂中的諸仁者,究竟“什麼是佛?”若法師出來,定會回答:“佛者覺也、佛者自覺覺他、佛者一切種智也!”如是法師和聽者、學者心中,思維漫漫,自以為從此明白了什麼是佛,將來死後,盤算著把“佛者覺也、佛者自覺覺他、佛者一切種智也”的語言文字討好閻王,誰知閻王卻從不吃這一套!碰了一鼻子的灰,依然被閻王老子無情地打回六道輪回中,才知又白白地浪費了一生。

當年禪心肩膀上扛了一擔子的佛是什麼、禪是什麼、大圓滿是什麼的經書答案,一路好辛苦地到了遼西、到了噶陀,誰知半路殺出一位手持鐵棒的黑面喇嘛——覺海堪布,他老人家毫不客氣地一把大火,燒盡了禪心肩頭上的擔子,千斤卸去,那才曉得什麼是渾身輕鬆、透徹自在也,而今覺海堪布的手段,大似咱們漢地千把年前的周金剛,一把大火燒了自己一擔子注解的金剛經。

當年周金剛把自己從四川帶來的《青龍疏鈔》堆在法堂前面,舉著火炬對僧眾們說:“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玄。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這話的意思就是說:“即使把世出世間的所有玄理都弄通了,也只不過像一根毫髮置於太虛世界那般渺小;把所有的微妙都窮盡了,也只是像一滴水匯入浩瀚的海洋那般微不足道。”於是一把火就把自己的經書都焚了。

TOP

释禅心:

要悟得禅,要通晓什么是佛,不在于通达多少经典,不在于会背诵多少答案,滔滔不绝的答案,堆积如须弥山的经典,对于自心实相而言,都只是第二手的注解而已哪!禅,乃素称直接掌握心地的法门,所有的经典,都是在传递这个原则而已。等于以手指月,虽然需要手指,但把手指当成了月亮是愚痴的。因此禅面对的,是心的事实,而不是语言文字,所以学禅的人,假如不在明心见性上下功夫,光靠研习经典是无济于事的。


好了,禅心不忍愚痴的人进来禅堂,还贴上一段又一段什么是佛的段子,无事生非了一场!可以退堂了!珍重!

作者:古月禅堂金堂古寺 释禅心

TOP

相信沒有多少人明白:"光靠研習經典是無濟於事的"這道理,
所以,絕大多數的人都被卡在這一關,不能穿越。
夢醒時份

TOP

佛是什麼呀?佛是水壺

TOP

引用:
原帖由 楞嚴行者 於 2017-11-2 16:09 發表
佛是什麼呀?佛是水壺
你要說是水壺,不如說是穿底的水壺更貼切。
夢醒時份

TOP

引用:
原帖由 夢醒時份 於 2017-11-2 18:06 發表


你要說是水壺,不如說是穿底的水壺更貼切。
為什麼?佛是糖水

TOP

引用:
原帖由 楞嚴行者 於 2017-11-2 18:11 發表

為什麼?佛是糖水
也許,糖水的只是相似的佛法,
真正的佛法是要打爛你的宮殿、反轉你的世界!
夢醒時份

TOP

引用:
原帖由 夢醒時份 於 2017-11-2 22:53 發表


也許,糖水的只是相似的佛法,
真正的佛法是要打爛你的宮殿、反轉你的世界!
佛是飯煲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