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入中論自釋63 益西彭措堪布 講授

Icon371 入中論自釋63 益西彭措堪布 講授

第六十三
視訊:入中論自釋 63 益西彭措堪布講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 ... OUDM4a&index=16

第六菩提心現前地
今當宣說第六發心。
頌曰:
現前住於正定心 正等覺法皆現前
現見緣起真實性 由住般若得滅定
現在要宣說菩薩的第六種發心。
頌文說:現前地菩薩能安住殊勝的正定之心;正等覺的不共功德法都得以現前;現見了甚深的緣起真實性;由於安住般若波羅蜜多的緣故,在此地獲得了滅定的境界。
由第五地已得清淨靜慮波羅蜜多,故第六地菩薩,住勝定心見甚深緣起實性。以清淨般若波羅蜜多乃得滅定,前不能得,以未得增上慧故。唯成就增勝施等波羅蜜多未能得滅定也。
由於第五地時已經證得了清淨靜慮波羅蜜多,所以第六地菩薩,能安住殊勝的定心,從而見到甚深的緣起真實性。以第六地時增勝清淨般若波羅蜜多的緣故,才獲得了滅定,此前還無力獲得,因為沒有得到增上般若度的緣故。僅僅成就增勝的布施等前五波羅蜜多,並不能獲得滅定。
由知法性如影像故,第五地中見道諦故,現前趣證諸佛法故,此地名現前地。
這是解釋現前地的名義。
由於證知了諸法體性如影像的緣故,此前在第五地中已經見了道諦的緣故,在此地已能現前趣證佛功德法的緣故,此第六地名為現前地。
此顯諸餘功德資糧,要依般若波羅蜜多。
頌曰:
如有目者能引導 無量盲人到止境
如是智慧能攝取 無眼功德趣聖果
這是顯示其餘前五度的功德資糧,要依止般若波羅蜜多,才能趣行於佛的果位。
頌中說:如同一位具明目者,能引導無量盲人到達目的地,同樣,以般若為眼目,能攝取其餘如無眼盲人般的前五度的各種功德,共同趣於無上佛果。
如一有目士夫,能引導一切盲人到欲往之處。如是般若波羅蜜多以能見正道非正道為性故,亦能攝取諸餘波羅蜜多功德,安立如來普光明地。
就像一個有眼目的人,能引導一切無眼目的盲人,走到所要到達的地方。與此類似,般若波羅蜜多,以能明見正道和非正道的差別為體性的緣故,也能攝持其餘的波羅蜜多功德,都安立於如來普光明地(光明周遍的佛地)。
問:前說「現見緣起真實性,由住般若得滅定。」菩薩云何見緣起之真實性?
有人提問:前面說的「現見了緣起的真實性,由於安住般若度而得證滅定」,那麼菩薩是如何現前緣起真實性的?這究竟是怎樣的現證狀況呢?
答:彼緣起實性,非吾輩無明厚翳障蔽慧眼者之境界,唯是六地菩薩以上之境,故此不應問吾等,應問已塗善見空性安膳那藥,除無明翳成就慧眼之諸佛菩薩。
回答:緣起的真實性,不是我們這些被無明厚翳障蔽了慧眼之人的行境,唯一是六地菩薩以上的行境,所以你不應當問我們,應當問那些已經塗了善見空性安膳那藥,遣除了無明厚翳,成就慧眼的諸佛菩薩。
問:《般若經》與《十地經》等,豈不明說修行般若波羅蜜多菩薩,見緣起性乎?故但當隨彼聖教而說。
對方繼續問:《般若經》和《十地經》等中,不是明確地宣說了,修行般若波羅蜜多的菩薩,現見了緣起真實性嗎?既然佛經裡已經宣說,就應該隨順這些聖教而演說,對不對?
答:聖教密意亦難解,吾輩自力,雖依聖教亦不能宣說真實。然堪為定量之大士所造諸論,則能無倒解釋經意,要依彼論乃能瞭解聖教密意。
月稱菩薩在此表明自己演說般若空義的方式。
回答:佛聖教的密意也很難解釋。我等凡夫單憑自力的話,雖然是依於佛的聖教,也沒有能力宣說真實義。但有一個方法,依靠堪為正量的大士,所造的各種解佛密意的中觀大論(特指龍樹菩薩所造的《中論》等),就能無顛倒地解釋《般若經》等的密意,所以我們要依靠這些大士的大論,才能瞭解聖教的密意。
回答總的分兩層:首先,只有六地以上的諸佛菩薩現見了緣起真實性,所以要依靠佛所說的《般若經》《十地經》等才能了知。其次,凡夫單憑自力沒辦法解釋佛經的密意,所以要進一步依止能以自力見到佛經密意的大士所造的諸論,這樣才能無倒解說經義。所解釋的,就是「現見緣起真實性」的意義。
頌曰:
如彼通達甚深法 依於經教及正理
如是龍猛諸論中 隨所安立今當說
如修行般若波羅蜜多菩薩,如實現見諸法實性,如是龍猛菩薩無倒瞭解諸經義已,亦於《中論》中依聖教正理,如實顯示諸法實性謂無自性。我今唯依龍猛教理所說諸法實性,而正宣說。
如同修行般若波羅蜜多的諸位菩薩,已經如實現見了諸法真實性那樣,龍猛菩薩就是這樣,在無顛倒地瞭解了諸經的真實義後,也在《中論》當中依止聖教和正理,如實地顯示了諸法的真實性為無自性。我現在唯一依止龍猛教理所說的諸法真實性而正式演說。
問:如何得知龍猛菩薩無倒解釋經義?
提問:你怎麼確定龍猛菩薩真正無顛倒地解釋了經義呢?
答:由教證知。如《楞伽經》 云:「南方碑達國,有吉祥苾芻,其名呼曰龍,能破有無邊,於世宏我教,善說無上乘,證得歡喜地,往生極樂國。」《大雲經》云:「阿難陀,此離車子一切有情樂見童子,於我滅度後滿四百年,轉為苾芻其名曰龍,廣宏我教法,後於極淨光世界成佛,號智生光如來應正等覺。」故此菩薩定能無倒解釋經義。
回答:由聖教確鑿的授記可以了知。這裡舉出《楞伽經》和《大雲經》兩處聖教作證明。如同《楞伽經》所說:「未來在南方碑達國中,有一位吉祥比丘,他具有『龍』的名號,能夠破遣一切有無諸邊,在世間弘揚我的教法,善說無上大乘法,證得歡喜地,往生極樂世界。」這裡佛明確地說到,龍樹比丘在世時,能夠弘揚我的教法,善說無上乘。顯然他是通達佛密意的菩薩。《大雲經》裡講到:「阿難,這位離車子一切有情樂見童子(當年佛在世時的一名童子),在我涅槃後滿四百年的時候,將會轉成名為『龍』的比丘,廣大地弘揚我的教法,後來會在極淨光世界成佛,號智生光如來應正等覺。」通過「廣弘我教法」五個字,也能看出,龍樹菩薩決定能夠無顛倒地解釋經意。
下面講應該對哪種人宣說空性。
如實宣說緣起諸論,唯應為夙植空性種子者說,不可為餘人說。以彼聞空性,轉起邪執,得大非義故。有一類異生由不善巧,誹謗空性而墮惡趣。或有一類,由誤解空性為畢竟無,謗一切法,增長邪見。是故說者,當善了知聞者之信解差別,而為說空性正見也。
那些如實宣說緣起真實義的諸論,唯一應該給宿世已植空性種子的人宣說,不能為其餘的人說。因為非法器的有情聞到空性教法時,會轉而起邪執,得到很大的非義之事。(非義,指無義有害。)總的有兩類過患:其中一類凡夫由於不善巧,不生信解,以誹謗空性而墮落惡趣。還有一類,由於誤解空性為斷無,導致謗一切因果建立,增長邪見。因此,說法者應當善加瞭解聞者的信解差別,再給他宣說空性正見,不應當盲目宣說。(接續下頁)

TOP

(承接上文)
這裡講到非法器聽聞空性後的兩種過失。一類人對空性不善巧的緣故,一聽到說萬法皆空,就認為是邪法,進而誹謗空性。以謗空性的深重罪業,會墮在惡趣裡長劫受苦。《般若經》裡也講到,誹謗般若法,會墮入無間地獄,即使此方的地獄空盡,謗法者的罪也無法消盡,還要轉生到他方地獄繼續受苦。又有一類人不謗空性,但他誤解空性是畢竟無,落入了斷見,導致謗一切因果建立,增長邪見。這就是善根福德不足的表現,只能接受根識前的境界,對於非妄識行境的勝義諦,沒辦法接受。
問:既難決定為何種機可說空性,於何種人不可說空性,云何可知所應說耶?
答:由外相狀即能了知。
有人問:既然難以決定為哪種機應該說空性,對哪種人不能說空性,那以什麼方便才能知道對方是法器,可以為他宣說呢?
回答:由他外現的相狀可以了知。
頌曰:
若異生位聞空性 內心數數發歡喜
由喜引生淚流注 周身毛孔自動豎
彼身已有佛慧種 是可宣說真性器
當為彼說勝義諦 其勝義相如下說
外現的相狀是,諸異生凡夫在初發業時,無倒聽聞了空性言教。如果聽了以後,對於這個言教,心裡數數地發起歡喜,由歡喜而流淚,汗毛豎立,就知道這個人一定有正覺慧無分別智的種子,也就是通達空性的種子。這種人就是阿闍黎可以給他宣說真實義的法器,應當為他宣說真勝義諦。勝義諦的行相以下會廣說。
心中有通達空性種子的人,一遇到聞受空性法的因緣,就像種子遇水一樣,自然會起現行。那麼以果推因,如果在聞到空性教法時,內心不斷地引生歡喜,歎為稀有,以至於歡喜得流淚,汗毛豎立,就可以推知,他過去世一定種植過無分別智的種子。就像見到遠處屋頂上有煙,就能確定下面有火一樣。
引生這些外相有兩個條件:一、無顛倒地聽聞空性教法;二、聽後心上起了信解。然後才有歡喜、踴躍、感歎、流淚或者汗毛豎立等的相狀。這就是心開意解的表現。身心是不可分的。心一旦開解了,身上必然有相應的表相。所以,判斷一個人是否聽懂了,看他的表情就很清楚。不可能表情呆滯還聽得心開意解,或者一點反應沒有,特別麻木,卻有相應空性法的內涵。真正相應了,會有一些特別的表現。有的很歡喜,有的是踴躍,有的會流淚,有的汗毛豎立等等,身心會有很多反應。
有人會問:如果已經無倒聽聞了空性言教,心裡也有所瞭解,但並未出現這些表相,這種人是否屬於空性的法器呢?
回答:雖然暫時不確定他是否屬於甚深空法的法器,但如果能夠不違背善知識的教誡,也屬於能新種植通達空性功能的法器。
這就是另一類旁機的情況,雖然還沒有出現明顯的相,但能夠不違教誡,就說明他是可栽培的法器,能夠種植通達空性的種子。
為如是聞者,勤說真實義,非空無果。
為堪為法器的人,精勤地宣說空性,不是空無果利,而是能引發出各方面的功能。
為法器宣說空性,就會從中發生一系列的功德。因為空性是主要,主要上得了信解,其他支分的修行自然會起到促進的作用。
頌曰:
彼器隨生諸功德 常能正受住淨戒
勤行布施修悲心 並修安忍為度生
善根回向大菩提 復能恭敬諸菩薩
又彼聞者,非但不倒執空性引生無義,且由聽聞空性正見引生功德。彼聞空性見,如獲寶藏令不失壞。
這一類法器聞受空性法後,不但不對空性起顛倒執而引生各種無義,反而能隨行所聞的空法而引生各種功德。他一聞到空性見,就好像得了大寶藏一樣,有非常珍重的心。因為已經認識到空性見是法道的根本,所以會千方百計地守護它,主動做出各種防範,不讓它失壞。
彼作是念:我若犯戒,必因此緣而墮惡趣,致空性見為之間斷,故常受戒守護不犯。
他這樣想:我如果犯戒,一定以此而墮落惡趣,導致空見從中間斷(墮入惡趣又會被蒙蔽住,不曉得諸法的真實義)。所以,以愛惜空見的心,就能常常具足淨戒,守護不犯。
又作是念:我縱能持戒生諸善趣,倘生貧家,痗楣l求飲食衣服醫藥資生之具,則聽聞空性皆將間斷,故畯蚰洵I。
他又會想:我縱然能夠嚴持淨戒而生在善趣當中,如果生在貧窮的家庭,缺少資生用品,就需要一直辛勤地追求飲食、衣服、醫藥等等,會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導致聽聞空見和修習空義都會間斷,所以會常修福德,盡力地上供下施。
修福能為修習道的主要——空性提供順緣。比如一個人打算在某地長期修行,需要買一間房,有多少年的道糧,還要有別人的護持,不受干擾。不必為了衣食等而忙碌,能夠一心聽聞、修習空法。為了這個目的,就會修福德回向在這上面。
復作是念:要以大悲攝持空見方能引生佛果,故畯蚺j悲。
他又會想:空性見要以大悲攝持才能引生佛果,脫離了大悲,單有空性也無法成佛,所以會畬劦y力地修習大悲心作為根本。
復作是念:嗔恚能墮惡趣,能令顏色醜惡,緣此令諸聖者不生歡喜,故畯蛈w忍。
然後又想:以嗔恚業的力量,會使我墮落惡趣,摧壞多劫所積的善根,會讓我的容貌不可愛,使得諸聖者不生歡喜,所以應當畬伬蛈w忍。
他會認識到,如果起了嗔恚,就會墮落、退失、失壞善根,令聖者不歡喜,就會間斷修空法的因緣,所以,我要勵力地修持安忍,在一切時處防護自心,不生嗔恚。
又見持戒等善根,若不回向一切種智,則非成佛之因,不能皕P無量大果,故持善根為度眾生回向菩提。
又見到持戒等的善根,如果不回向一切種智的話,就不是成佛的因,不能畬伢P得色身、資財等的無量妙果,所以,他會攝持所有善根,為了救度眾生出生死海的緣故,全部回向無上菩提。
又見餘人,不能如諸菩薩宣說緣起性,故於菩薩生極敬重心。
又見到其餘二乘行人等,不能像菩薩們那樣宣說甚深緣起,所以對於諸菩薩會生起極敬重的心。
這是因為尊重空性的緣故,對於能說空性的人自然生起敬重。比如一個世間人,如果覺得圍棋很高雅,自然對於精通並能開示圍棋技藝的人起敬重心。或者認為國畫的意境很好,那對於教國畫的老師也會非常尊重,這都是必然的道理。同樣,如果對於甚深緣起法非常有信心,起了敬重,那自然對於諸菩薩起敬重,因為只有菩薩們才能通達並無誤宣說。
如是常痤L間修集善資糧已。
總之,聞受甚深空性的修行人,由於生起了清淨正見的緣故,自然對於廣大道的無邊行法起極敬重的心,並殷重修行,痡`不斷地修持無量的善法資糧。
頌曰:
善巧深廣諸士夫 漸次當得極喜地
         求彼者應聞此道
求彼謂求得極喜地。此指下文所說,諸法真實性。
「求彼」,指求得第一極喜地。「此」,指以下所說的諸法真實義的空性。
以上所說的甚深廣大的義理,如果有士夫能夠善巧了達,雖然還處在異生地位,但用不了多久,就能修積甚深廣大的福智資糧,由此漸次得到極喜地。所以,凡是想求得極喜地以上果位的人,就應當聽聞開顯甚深道的空性法門。
這是勸令法器聽聞。

思考題:
1、為什麼第六地名為「現前地」?
2、月稱菩薩在本論中宣講空性法的方式是什麼?
3、非法器聽聞空性後會引生什麼過患?為什麼?
4、為哪種人可以傳講空性?對此應如何判斷?
5、法器在聞受空見後,會引生哪些功德?為什麼會有這些功德發生?
6、「善巧深廣諸士夫,漸次當得極喜地。求彼者應聞此道。」
(1)解釋「善巧」、「深」、「廣」、「求彼者應聞此道」。
(2)本品所要解釋的是什麼?
(3)為什麼要在本品宣說諸法真實性,而不在第一品中宣說?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