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宣化上人講述:禪宗初期祖師-三十祖僧璨大師(東土三祖)

Icon371 宣化上人講述:禪宗初期祖師-三十祖僧璨大師(東土三祖)

佛祖道影白话解(二)禅宗初期祖师
云老和尚集.化老和尚讲述

 

三十祖僧璨大师.
(东土三祖)


祖,罔知姓氏,以白衣谒可。祖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师忏罪。”曰:“将罪来,与汝忏!”祖良久,曰:“觅罪了不可得。”曰:“与汝忏罪竟。”执侍二载,可付偈曰:“本来缘有地,因地种花生。本来无有种,花亦不曾生。”偈已,复示般若,谶曰:“汝今得法,宜处深山,未可行化。当有国难,所谓‘心中虽吉外头凶’是也。”及后周果婴沙汰。祖往来司空山,居无常处。时有道信者承法,乃入罗浮,为众广宣心要;讫,于法会树下立化,玄宗谥鉴智禅师。

赞曰


身缠风恙 非世所医 觅罪不得 迸出顶珠
空山高照 宝印全提 道嫌拣择 早落阶梯



或说偈曰◎宣公上人作


既无姓氏更无名 强名僧璨众中英
身染风疾求忏罪 心内虽吉外头凶
隐居空山痡I静 弘化罗浮结法缘
树下归去解脱竟 江河流水永留传


白话解


僧璨大师是西天第三十祖,中国的第三代祖师。

祖,罔知姓氏,以白衣谒可:这位三祖,谁也不知道他的姓氏;他是一个在家人,去见二祖慧可大师。

祖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师忏罪。这个“祖曰”就是三祖,三祖说:“我身上有风湿病,想请大师您给我忏一忏我的罪。”

曰:将罪来,与汝忏。慧可大师就说:“你把罪拿给我,我好给你忏啦!”
祖良久,曰:觅罪了不可得。祖想了大约几分钟,就说:“我找我的罪找不着,没有啊!”

曰:与汝忏罪竟。慧可大师说:“已经给你忏完了。”这就是好像那个“与汝安心竟”一样的道理,这根本罪是没有形的,你为什么要执着它呢?你不造就没有罪了嘛!

执侍二载:他服侍二祖神光两年(注1)。可付偈曰:慧可大师就传授给他一首偈颂,两年传授他一首偈。

本来缘有地,因地种花生:本来是因为有地,在这地种了花,花才生出来。

本来无有种,花亦不曾生:若本来没有种,也就没有什么花。就是说:你虽然有一个载道之器,你若不修也没有用了;你没有种花,就是有地,花也不会生。就是你可以修道,你若不修,它也没有用的。

偈已,复示般若:这个偈说完了之后,又给他讲一切种智、一切智、根本智、道种智,给他讲这个般若的智慧。谶曰:就是预先给他说一个预言。“谶”,就是个预言。

汝今得法,宜处深山,未可行化:你现在得法之后,要到山上去住,不可以弘扬佛法,因为现在时机还没成熟,时机不对;你暂时就要修行。怎么说呢?当有国难,所谓“心中虽吉外头凶”是也:现在你这国家会有灾难。国家有灾难,就是时局不平定。虽然你心里有道了,你心里吉了;在外边呢,很危险的。你心里没有危险了,外边有危险。

及后周果婴沙汰:在这以后,这个周朝果然不平安,佛法受淘汰了。“周”,是南北朝时代,在北朝的那个周朝。

祖往来司空山,居无常处:僧璨大师就在这司空山,有的时候出来,有的时候回去,他没有一定的处所。

时有道信者承法,乃入罗浮,为众广宣心要:在这个时候,四祖道信跟着他来修行,给他当侍者;他就到罗浮山(罗浮山是在广东),为大家讲说心地法门。“心要”,就是心地法门。讫,于法会树下立化:讲完了之后,在这法会的树下,站在那儿就圆寂了。三祖僧璨就是这么攀着树就圆寂了。玄宗谥鉴智禅师:唐玄宗给他一个谥号,就是鉴智禅师。



[ 本帖最後由 甘露法雨 於 2014-9-16 11:46 編輯 ]
出自:法界佛教总会中文网-宣化上人法宝官网www.drbachinese.org/

TOP

赞曰


身缠风恙,非世所医:他身上有风疾这种病痛,世间一切的医生都治不好了。

觅罪不得,迸出顶珠:他去见慧可大师,请慧可大师给他忏罪,可是觅罪了不可得;从头上迸出来一颗摩尼珠,摩尼珠就是顶珠。

空山高照,宝印全提:在罗浮山那个空山高照,佛教以心印心、心心相印这种法门,他是负完全责任。

道嫌拣择,早落阶梯:你修道要没有拣择,没有这些分别心;你要是一有拣择了,那就有阶级了,有相了,道本来是无相的

或说偈曰


又头上安头,再说一首偈颂。本来这个偈颂就不少了,那么我愿意再说一个,就是再把它说得更详细一点。这说的三祖僧璨大师──

既无姓氏更无名:这位僧璨大师,他也没有个姓,也没有个名。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在树下他站那地方就走了,你看这自在不自在?这种的境界,如果没有把握的,谁能办得到的?谁也办不到。

强名僧璨众中英:慧可大师给他勉强取个名字,说:“好啦!你就叫僧璨了,是在佛教里头,将来会放大光明的,对佛门有一种很大的光辉的,这是人间一些众人里头一个大英雄。”

身染风疾求忏罪:可是他当初也有病,什么病呢?这个“风”,或者可以说是风湿病,因为这也没有说明白;或者就是身上长了痲疯病,痲疯病就是一种治不好的病。现在不有痲疯院?但是他这是一个示现。因为他连个姓名都没有,他究竟有什么病、没有什么病,也没有人知道;不过这么说,说他装这么一个样子,说有这么种病。那么他是个在家人的样子,就去见二祖神光──也就是慧可大师,就求慧可大师给他忏罪。慧可大师就说:“你把罪拿来,我给你忏啦!”那么他站那儿找一找他自己的罪,找、找;罪本来也没有形,也没有相,也没有一个什么东西。于是乎他就说:“我觅罪了不可得。”我找罪找不着。所以慧可大师说:“我与汝忏罪竟。”给你忏悔完了,你没有罪,你找不着,你叫我给你忏个什么?这就本来是空的嘛!本来无一物,你何处惹尘埃呢?也就是这个道理。那么僧璨大师大约在这个地方也就明白了,所以他就在这儿服侍二祖。“执侍”,就是在那儿来给二祖做饭吃、洗衣服,这一切的工作都他来照顾,也可以说是有什么需要都是他做护法,服侍了两年。

心内虽吉外头凶:怎么说心内虽吉呢?心里头他是得道了,他是懂得修行了,但是“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危岩之下”,就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所以二祖就叫他去住深山,不要在世界上,说这个国里头将会有灾难。那是南北朝那时候,有个皇帝叫周武宗的,灭佛。若不是灭佛,他也不需要隐遁。因为那时候想要把见着的和尚都杀;见着和尚就杀,见着出家人就抓去劳改,比文化大革命大约还厉害。那么这样子,他就在这个司空山那儿,来回在那里头,也不敢住一个地方;因为住一个地方,怕人家来抓他。今天在山东边住,明天又搬到山西边,后天又搬到山南边,再后天又搬到山北边,也就居无定处,没有什么一定的地方。或者在树上住一宿,或者在岩洞里住一宿,也没有什么一定的。你看古来修行那么难,他就在这时候来用功修道。

隐居空山痡I静:他隐居在司空山那儿,这空山里头什么也没有,是人迹罕到的地方,只有一些个狼虫虎豹、狮子之类的。古来那些修道的人,都和这些个野兽在一起,他也不伤害野兽,野兽也不伤害他,和平共处在那儿。那么他常常是在定中。“寂静”,就是没有人去扰乱他,他很方便用功的。

弘化罗浮结法缘:他以后去广东的罗浮山说法,在罗浮山大开法筵,很多听众都去听他说法,所以说和所有的众生都结法缘。

树下归去解脱竟:等到他圆寂的时候,就在树下一手扳着树枝子,就那么样圆寂了,所以说“树下归去”。他回去了,得到究竟的解脱了;他来去自由,愿意活着就活,愿意死就死。

江河流水永留传:虽然他没有姓名,但是僧璨大师这种道风、这种道德,他这种的教化,流风易俗,是人永远都不会忘的。

──宣公上人.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讲解

注1:《八十八祖道影传赞》〈二十九祖慧可大祖禅师传〉记载──……自达摩西归,大师(二十九祖慧可大师)继阐玄风,博求法嗣。后见一居士,年逾四十,不言名氏,聿来设礼。问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师忏罪。”师曰:“将罪来,与汝忏。”士良久曰:“觅罪了不可得。”师曰:“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士曰:“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佛法?”师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亦然。”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法无二也。”师深器之,即为剃发云:“是吾宝也,宜名僧璨。”其年三月十八日,于光福寺受具。自兹疾渐愈,执侍二载……。

出自:法界佛教总会中文网-宣化上人法宝官网www.drbachinese.org/

[ 本帖最後由 甘露法雨 於 2014-9-16 11:41 編輯 ]
出自:法界佛教总会中文网-宣化上人法宝官网www.drbachinese.org/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