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羊城晚報採訪本煥長老

Icon366 羊城晚報採訪本煥長老

羊城晚報採訪本煥長老


http://xcqxcyy25.blog.163.com/blog/static/96603679201081245332690/





     和尚不吃肉,科學不科學?

  羊城晚報:佛門裡的人吃齋,不吃肉,科學不科學?
  本煥長老:和尚不吃肉。那個肉是什麼?豬呵羊呵貓呵狗呵魚呵,都是眾生。我們是個眾生,它們也是個眾生。為什麼要吃它?因為我們人類強?那麼它將來強的時候,也來吃你?如果你為了身體好吃它的肉,它為了身體好吃你的肉,結果就是一報還一報。你覺得呢?

  羊城晚報:我覺得人的身體需要營養。
  本煥長老:哎喲,你看看我的身體,活到102歲了,我缺不缺營養?你再看看印順,他38歲,這麼高大強壯,沒問題吧?


  羊城晚報:沒問題。您這麼高壽,吃素是一個原因嗎?
  本煥長老:我跟你講,我天天吃齋。素食裡面有很多維生素A、維生素B、維生素C、維生素D、維生素E,樣樣都不少,這種食品很健康。而且豬呵、牛呵、羊呵、雞呵,它們本身還有病,如果吃了生病的動物對人類也不好。你覺得呢?


  羊城晚報:我覺得您的身體比很多年輕人還好。
  印順法師:老和尚每天早上四點钟就起來誦經,白天要接待眾生,晚上十點钟才睡。他百歲生日那天,坐在這個座上一天之中接待眾生幾萬人,坐一整天一動都不動。他一個百歲老人,每天都有社會活動,還經常外出旅行,幾個月前還去過一趟五台山。這是修煉出來的功夫。我們年輕人都自歎不如。

佛門五戒普通人做一條是一條

  羊城晚報:魯智深是吃肉的,花和尚。如果按照佛門五戒,他至少已經違反了兩戒,就是不殺生、不飲酒。如果依照比丘250戒,那他不知違反了多少。可是這些都不妨礙他做一個好和尚。
  本煥長老:佛家弟子有各種各樣的行為,在我看來個個都是好的。我同你講五台山帶劍文殊的故事。乾隆皇帝上五台山,看到一個和尚跟一個女子在游水,他再一看,那和尚沒有了。到了菩薩殿上,他看到了文殊菩薩,原來那個和尚是文殊菩薩示現的。意思是你在心裡不要輕慢一個和尚。

  羊城晚報:佛教的戒律對普通人有用嗎?
  本煥長老: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這五戒是佛門基本戒,普通人也可以去做的,但是普通人做得一條是一條,做不到的不要做。而我們和尚要做到的有250條戒,條條都要做。


  羊城晚報:有些和尚經常在社會上化緣,有的和尚強行化緣,這是允許的嗎?是寺廟派出去的嗎?
  本煥長老:我們弘法寺的和尚從來不出去化緣,至於別處有沒有?我不知道。和尚不一定會去化緣,那個化緣的不一定就是和尚。我希望你們正確看待這件事情,不論他是和尚也好,不是和尚也好,他化緣也好,不化緣也好,你總之禮貌待他。如果他是假和尚,他化緣可能是因為生活困難,討幾個錢維持他的生活。你願意給錢你給他,不願意給錢不要輕慢他,這樣就是積善緣了。

生死問題,來去自由

  羊城晚報:本老102歲了,怎麼看待生死?
  本煥長老:我不想走,誰也拿我沒辦法;我想走,誰也攔不住。

  羊城晚報:什麼意思呢?
  印順法師:意思是他可以來去自由。

  羊城晚報:來去自由,就是說他已經修行到了這個境界?
  印順法師:是。他還有一句話:“我八年沒有打過一個妄想。”

  羊城晚報:什麼意思?
  印順法師:就是他的信念,他的思想沒有動過,像他的這尊銅像一樣。


  羊城晚報:什麼意思?是指銅像還是指他自己?
  印順法師:指他自己。

  羊城晚報:本老,您102歲了,悟了一輩子佛法,能夠告訴我您悟到了什麼嗎?
  本煥長老:無。

  羊城晚報:“無”是很高境界呵。禅宗有個“無”字公案,同您的這個“無”有沒有關系?
  本煥長老:呵呵,一樣的。我們“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有東西就有障礙有生死,沒有東西就沒有障礙沒有生死。

  羊城晚報:“本來無一物”,與“時時勤拂拭”,哪一個高?或者兩者各有用處?
  本煥長老:“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同“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你想想,本來就沒有塵,哪裡需要“時時勤拂拭”呢?有東西就有生死,沒東西就沒生死了。

  羊城晚報:您認為自己成佛了嗎?
  本煥長老:沒有,我差得太多太多,我只是一個小和尚。要成佛就要利益眾生、教化眾生、成就眾生,結眾生緣。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成佛。
  印順法師:弘法寺在結眾生緣上做了一些事,非典時期老和尚號召全國僧人同時拜大悲忏(拜求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力量以消除眾生煩惱和磨難)或是舉行水陸法會(佛教最隆重的法會),號召全國居士念大悲咒,以求早日消除災禍,還組織了捐款活動。這次抗冰災,老和尚也組織捐款217萬元。


  羊城晚報:您對佛學、儒學都深有研究,又寫得一手好字,為什麼不把自己的思想寫下來呢?
  本煥長老:佛講的法佛也沒寫啰,六祖講的法六祖也沒寫啰,我講的法我也不會寫啰。

  羊城晚報:佛教這個“述而不作”、“不著一字”的老觀念,是不是要改變一下,要弘揚佛法,就要有東西讓人方便地看嘛。
  本煥長老:我出家80年,進入禅宗60年,講了一世禅。我現在最大的字看得見,小的字看不見了。耳朵也聽不到,你坐在我的身邊我才聽得到了。那些是年輕人的事了。

有神論無神論都可和諧相處

  羊城晚報:有神論與無神論,能和諧相處嗎?
  本煥長老:有神論、無神論,是各人思想上的問題。他相信菩薩是他的事,他不相信菩薩也是他的事,信不信還是要講個緣字。信仰自由,不要勉強。

  羊城晚報:佛門中人要做好事、善事;無神論者也同樣要做好事、善事。
  本煥長老:沒有問題啦,人並不是個個都要成佛的,大家彼此尊重,互相不要輕慢就可以啦。佛經故事中有一個“常不輕”菩薩,是釋迦牟尼佛的前身,他見人就叩頭行禮,把人人都當作佛來恭敬,所以人們叫他“常不輕”,就是常常不輕慢一切人的意思。


  羊城晚報:過去一直認為宗教是精神鴉片。
  本煥長老:我完全不同意這個看法。為什麼?我知道鴉片煙,它是有瘾的問題,是害人的東西。而一個人信教,是一個思想認識的問題。他的思想沒這個認識,他不信這個宗教,他有這個認識,就信這個宗教。他信佛,修德積慧,是利己利人的事情。


  羊城晚報:還有一個問題,有人說佛教是迷信。
  本煥長老:佛教讓人智信,反對迷信。我講佛教是“覺”。從一個“疑”字開始,有一天頓悟了,他就“覺”了。覺有小覺、中覺,最後是大覺。

  羊城晚報:您現在處於哪一個覺?
  本煥長老:我現在不覺了。

  羊城晚報:禅宗,要求內在超越。那麼內在超越是通過什麼實現的,是不是通過內在修為,通過修養來實現的?
  本煥長老:我們學禅宗,明心見性,就是超越。

多做好事善事,慢慢“放下”

  羊城晚報:我幫老百姓問一些問題吧。世俗中有一句話,叫“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存不存在?
  本煥長老:什麼是命中注定?我說是業障福德注定。

  羊城晚報:怎麼理解?
  本煥長老:就是要做好事、善事,要學習大智慧。做好事是人為的,做壞事還是人為的。有什麼因就有什麼果,人要做善事,消“業障”(由行為、思想、語言而帶來的煩惱,障礙修行),增福德。

  羊城晚報:還有個問題,什麼叫“放下”?怎麼才放得下?
  本煥長老:放不下的是什麼呢?是一個“我”字。“我”的家庭、“我”的妻子、“我”的兒女……什麼都是“我”,全部都是為了“我”———從無始劫到今天,我們大家都死死抱著這個“我”,放不下這個“我”。既然放不下,也就提不起;能夠放得下來,才能提得起。


  羊城晚報:有一天大家都能放下“我”嗎?
  本煥長老:永遠永遠都不可能。你放得下嗎?

  羊城晚報:我放不下。
  本煥長老:呵呵。慢慢放,自然就放下了。放不下怎麼成佛呢?放下才能成佛。

進廟祈禱不一定都要信佛

  羊城晚報:現在很多人去一個廟,主要看它靈不靈,看能不能滿足他的功利心。其實佛教中的“明心見性”(使心明淨,進而使真性顯現),它的“引人向善”是值得了解的。
  本煥長老:我們宣傳得不夠。


  羊城晚報:很多到寺廟來燒香的人,他不一定是信佛教的,只不過許個心願,祈禱一下。您怎麼看這個事?
  本煥長老:不管他相信不相信佛教,他能夠來燒香祈禱,就有好處。他祈禱發財升官,求父母健康,求家庭平安,求兒女學習進步,等等,都是良好的願望,都是求福報,都好。比如你今天見到了我這個僧寶,我又給了你一個法寶(佛經),我們的釋迦牟尼佛是佛寶。你今天見到“佛界三寶”了,這就是吉祥的事情。
  

        羊城晚報:您剛才講到宣傳佛教,現在佛教的宣傳搞得很活。少林寺把武功編成舞蹈,到全世界巡回表演,這種宣傳方式您認為怎麼樣?
  本煥長老:很好呵。武術很早就有流傳,不是用來打架,是強身健體的。倒是別人打我,我可以用武術來保衛我自己。少林寺武功很好,過去有少林寺幫助秦王李世民的故事,中國佛教一直不脫離世俗社會的,是人間佛教。

“燃臂孝母”,本老是個大孝子

  羊城晚報:您當年為母親送終,選擇了“燃臂孝母”的方式。什麼是“燃臂孝母”?
  本煥長老:“燃臂孝母”呵,(挽袖現出前臂大塊疤痕)就是在這個“色殼子(肉身)”這塊疤的地方(手臂)燃燈。1948年1月,我母親臨終時,我把燈草綁在這“色殼子”上,蘸了油點燃了,送我母親歸西。這個“色殼子”是父母生養的,在上面點燈供佛,就是要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後來我在母親墳旁搭了一個靈堂,日夜誦《地藏經》超度亡靈,守孝七七四十九天。以前我出家在高旻寺的時候,有一次跟著來果老和尚到武漢,返回時請假回家去看望母親。母親說你皈依了,不如大家都皈依,母親也皈依。我告訴她,我過去是你的兒子,現在是佛子。她看我出家的意志堅定,也沒辦法了。母親過身之前,我一直在家附近的小廟裡住著,天天去照顧她。
  

        羊城晚報:“燃臂孝母”,痛不痛呵?
  本煥長老:說什麼痛不痛,“色殼子”是個生滅的東西,不過是用這個功德報父母生養的恩德。
  

        羊城晚報:和尚不是“四大皆空”、“六親不認”的嗎?這難道是錯覺嗎?您可是至情至性的。
  本煥長老:佛家不是不講孝,是講大孝。為國家眾生排憂解難,這是大孝;大孝中包括了孝順父母的小孝。釋迦牟尼佛教導我們要孝敬父母,他自己對父母也很孝順,成佛了還跑去看他媽媽。如果和尚不孝順父母,那是他不懂道理。我們是父母生養的,父母是我們的佛,沒有父母,我們怎麼成佛呢?佛家特別崇尚報四重恩:報國土恩、報眾生恩、報父母恩、報佛恩,父母恩德最大、最大、最大,父母的恩德難報。


            



[ 本帖最後由 無求 於 2014-6-4 11:5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wintersun 威望 +15 多謝分享 2014-6-6 07:50
  • 道傑 威望 +15 多謝分享,頂禮本煥長老 2014-6-5 11:03
  • lee_kristopher 威望 +15 頂禮本煥長老! 2014-6-4 22:15
  • 翠紅 威望 +15 多謝分享 2014-6-4 17:35

願斷一切惡 願修一切一切眾生

南無大慈彌勒尊佛




















TOP

隨喜功德,隨喜讚嘆
南無阿彌陀佛  
願斷一切惡 願修一切善 願度一切眾生
南無大慈彌勒尊佛   
普勸共同恆修普賢菩薩十大願王
禮敬諸佛 稱讚如來
廣修供養 懺悔業障
隨喜功德 請轉法輪
請佛住世 常隨佛學
恆順眾生 普皆迴向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