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該不該自學密法?(成觀阿闍黎講述)

Icon396 該不該自學密法?(成觀阿闍黎講述)

近代有一位會性老法師著了一套《大藏會閱》(總共四本),這套書是他老人家在獅頭山閉關三年,閱讀整套大藏經,然後他把一部一部的經都作了筆記,他寫了一個密教部的序。會性老法師是當代會崇重的法師,而且持戒嚴謹,常常都被請去三壇大戒當戒師,所以是當代的大德。當代的大德有很多種,有一些人是有爭議性的,雖然是大師,但很多人對他某一部分就會有意見或是有所批評,但據我所知,會性老法師是大家都尊崇的,而且沒有不好的評語,是當代的真修行者。他爲了閉關看藏經,眼睛都弄壞掉,也許是光線也不太好。你們看書一定要注意光線,我從小就很注重,所以我到現在眼睛都還好,再小的字都能看到,不用戴眼睛;我年輕的時候沒有近視眼,年老了沒有老花眼。

       我們看這個《大藏會閱》,他講密教部的時候舉《閱藏知津》(共三本)這部書;這是另外一套,蕅益大師也看藏經,他也閱藏。明朝蕅益大師的《閱藏知津》跟會性法師的《大藏會閱》是我們中國唯二的兩套整理大藏經的目錄學(這種書在英文學術的名稱叫Bibliography,翻成「目錄學」,這是現代的話。)我們中國古代也有,那個叫「教勘學」或是「校讎學」。這套學問就是把一大套的套書研究下來,作了筆記,把目錄都列出來,所以叫「目錄學」。有時候他會加上些評語,就「評註目錄學」;有時候不一定評,有的是註,讓讀者一看這部書就知道它是在講些什麽,然後它的價值在哪裡。譬如《大日經》,他有可能會寫:「這部經是密教部裡面最重要的兩部經之一。」這一句話就是評註的部分,甚至於說:「學密的人必須把《金剛頂經》跟《大日經》都要讀過。」這就是評註的部分。會性法師蕅益大師那兩部書都是屬於這一種,他不只是把目錄列出來而已。有的只是列了目錄,那真正是「目錄學」。我講這個的原因就是,你如果要深入經藏,那各請這一套這個,要看之前就先翻翻他的,知道他怎麽說,有時候就知道這部經的梗概。你這樣就不會因為這部經好長,有時候三十、五十卷,看完才知道。會性法師說這一部經主要是講什麽的,就好像我們以前看電影之前都發一張本視(劇情大概)。這也是讀書的一種善巧,你要看經的善巧,要知道這部經所講的內容大概是什麽。會性法師在《大藏會閱》裡面講密教部的時候,他引了蕅益大師的《閱藏知津》。蕅益大師也是大家所崇重的,正派的,很好的大德,而且是有修有學的,他也是佛法裡面顯密性相中,除了密以外,密早就斷了,他只是自己看一看藏經,不過這裡面他自己就提到:「密教部其實是不應該看的。」

       《閱藏知津》說:「但旣涉壇、儀、印、呪(既然密壇、儀軌、手印、呪文),並屬祕密一宗(這些都是屬於密教部的一宗)。只此密宗,並是方等大教(這個密宗是屬於「方等」的這個教法),並通四十九年所說故也。」(「一代」就是指佛在世的時候,叫「一代時教」。這句的意思就是:一代所說就包括其它顯教。這個密教部裡面的道理,跟佛在世所說的其它的經典都是通的,而不是另外有什麽古怪的東西,而非跟顯教是不相通的,它的道理是相通的,這個原則,這是第一點。)

       我舉跟我們有相關的,會性法師在第四條裡面講:「密法重在傳授,故《通關》云:(「通關」就是密林阿闍黎寫的《密教通關》。上次講過,「通關」就好像你要進入一個國家要先通關,所以是入門必備。會性法師引《密教通關》裡面講)密教規制(規矩跟制度),不特真言密呪需經傳授(不只是真言密呪必須要有師傳授才可以),及一切典有義文字若未經師傳誦皆稱盜法。(在真言部裡面一切的經典以及有意義的文字,如果沒有經過阿闍黎而自己誦的話,就稱爲「盜法」。會性法師在這裡就寫一個小括弧,然後就寫一個標註」)(據此,(根據這樣的講話,)則密典亦不許閱矣!)(可是他就偷看了。)又云:(《密教通關》裡面又講:)今國內僧眾,以楞嚴、大悲等呪,為日常功課,其平日為人祝禱,又以水陸焰口為最要法事。(我們這個顯教,國內的僧衆都是以楞嚴呪、大悲呪當作日常的功課,早晚課,他平日爲人祝禱、祈求,水陸放焰口是最重要的法事之一。)昔者密部絕響,(古代密教部都已經絕響,斷絕了,)或謂無人傳授,而隨意自作,(因爲密教部的東西沒有人傳授,那就自己隨便照自己的意思去作,)無知誤犯,似猶可原。(如果不知道而誤犯了,還情有可原。)然今日研習真言者日眾,人人皆知密咒,非經傳授不可。苟猶沿習妄作,(但是既然已經知道了,還是這樣按照習慣這樣亂作。)則在法難恕,不但誦之無功,反招大咎,(不但你誦了沒有什麽功德,反而卻有大罪。)在人為我慢貢高,盜法師心,墮無間獄。(「在人」就是從人方面來講,這個做人就我慢、貢高,盜法師心。密教部的東西,如果沒有師傳,而你自己去看,自己就這樣看藏經這樣學,這就是我慢貢高。爲什麽?因爲如果有師可以求,而你不去求,那就是傲慢,不肯求人爲師,自己當自己的師父,這就是非常傲慢,這是盜法。因爲這是不允許的,你偷學的,所以是盜法。「師心」就是「師心自用」,自己當自己的老師,不肯拜人爲師。)我舉自己的例子,我小時候是很調皮的,但我學佛是很規矩的,很乖的,不曉得爲什麽。密教部的東西,說不能看,我就不看,就好像說律部出家律在家人不能看,我就不看。看了會怎麽樣?你知道嗎?如果在家人盜看出家律,不準出家。如果剃度師知道他有盜看出家律,就不能收他爲徒,不能給他剃度。這是佛制的。同樣就是有這兩部,律部跟密部。既然是密部,你就必須要如法的去學它。修行人就應該規矩,應該降伏自心,不能自己妄自尊大,那樣就我慢功高。我在家的時候,因爲因緣的關系,所以學了一些藏密;出家以後,輾轉就學了唐密、東密。沒有拜師學的,我都不會自己去持那個法,完完全全按照遊戲規則來,所以我就越玩越有勁。因爲按照遊戲規則,我就玩的很好玩;不按照遊戲規則,那就亂玩,亂玩絕對不會好玩的。「師心自用」其實就包括我慢貢高。既然是密,就還之於密,讓它保持密。我們正統的密教結手印的時候都是蓋起來,但不是正統的密法、或是邪密都是亂比,比劃給人家看的,做秀。密法就是密法,這個手印是密印,所以一定要密,不是給你好像弄著玩,秀給人家看,讓人認爲你很了不起。不是這樣,不是來秀的。你就必須要這樣,規規矩矩的,這樣才好玩,這樣才會有靈驗。因爲這樣你跟佛所教敕的道理是相通、相驗的,所以如來護念,佛力加持。我學了密教以後就獲得很多,但是我也是從顯教來的,因爲我們的密教也是斷了一千多年。我開始學的時候也是經過很長的適應,這個蜜月期好長、好長適應它。適應期間,內心也免不了很多的掙紮、不習慣。就好像一個女的嫁到人家家裡去,不容易習慣;有的人一輩子也不會習慣,跟公婆永遠也不合,但我這個媳婦嫁進去,經過一陣子的掙紮,經過種種的次第,接著跟公婆就很融洽,就獲得很多好處,公公、婆婆就給很多東西。我學密教最重要、最大的獲得什麽?調伏分別心。因爲以前總是以禪爲主,以禪爲體,以密爲用,但是體跟用哪一個爲先?當然是體爲先。說以禪爲體,以密爲用,就把密教貶到第二位了,就不是大老婆,是小老婆了。這個是以禪爲體,以密爲用,這是蜜月期適應期第一期;第二期是禪密一體修、或是顯密一體修、或是顯密並修,差不多的意思,就是兩個差不多有點擺平,大老婆跟小老婆地位一樣高,接著就漸漸越深入就越能體會密教真正的好處,殊勝的地方,那就不一樣了。我講這個完全是我自己體驗,並不是照一般人講密高,我不是這樣,我是自己輾轉這樣體驗過來。會性法師又在裡面用小括弧寫(據此,(照這麽講的話)則大悲呪也不許持念了,否則不但無益,且招大損矣。)又有人謂(這又是密林阿闍黎《密教通關》裡面的,又有人說:)誦大金剛輪已(也就是大輪金剛呪以後),即可隨意念誦,不必灌頂。是又如自檢湯頭,不求良醫,終必枉死也。(自己爲自己把脈,自己看病,自己爲自己開藥方,去采藥、煎藥,自己吃,那一定要枉死了。你要學密教而不求阿闍黎的話,那就毫無是處。)夫密教規制,不特真言祕咒,須經傳授。即一切經典,有義文字,若未經師傳,而誦,皆稱盜法。另外筆者於未閱《密教通關》前,......會性法師自己說,在他還沒有看《密教通關》這本書之前,已閱過密藏,所以已慢了一步。會性老法師已經圓寂了,所以我在這邊講,希望他能原諒。《閱藏知津》說)但密壇儀軌,須有師承。設或輒自結印持明,便名盜法,招愆不小。會性法師剛剛是引密林阿闍黎的話,現在以蕅益大師的話,說要結印持呪才稱爲盜法,可是)則於閱密藏時不需結印持名,(他說,但是我在看密藏的時候並不需要結印、持名,我只是看那文字而已。)似不遭盜法,(好像這樣就不算盜法了,)故放心翻閱已過,(所以就敢放心的翻閱已過,)依自今略作提要。」可是你要搞清楚,因為:第一,蕅益大師也是不學密的;第二,那時候已經也沒有密教了,所以我就大膽的講一句話,蕅益大師對於密法本色當行不是內行,所以他講的也不是最專業的話;如果專業的話,應該是密林阿闍黎,他就是專業的。他寫這個等於爲自己開脫,不過我能理解他的感受,他實在很喜歡看經,密教的經典又這麽的吸引人,不看的話心實在是很癢,所以就引蕅益大師的話說:「這樣好像還是可以看,而且不算盜法。」事實上這個是不正確的,各位要知道。下面一條:「在密言密,則《密教通關》堪稱善本,不得不讀。」這本書是近代密宗泰斗密林阿闍黎所著的,會性法師也是推薦密林阿闍黎。以上就是引《大藏會閱》裡面關於密教部分重要的地方,也就是說,一切真言密教都應該有師承才可以。

       我們現在回頭看,進一步研討、探討一下,爲什麽密教部不可以私自就看,然後就這樣學?有兩點應該說。①、要破除行者(修行人)的慢心,他的我慢心,也就是破除他的「我」。你不管是修顯教、密教,都是爲了破「我執、我慢、我見、我貪、我愛」等等,可是你要學最高的密法,卻是以「我慢、貪著」來學,而且行不由徑,不按照規矩來,這樣也不尊重如來,也不尊重法;因爲法有它的法則,你不按照規則來,那你修什麽法?你修這樣的法有功德嗎?沒有。你沒修行之前就已經犯規了,那還修什麽!學佛最後是要解脫「我」,令入「無我」的境界,「無我」才是解脫,你一開始學是依著這個貢高的「我慢」,「我慢」如山,再修也沒有用;你的「我慢」這麽大,就好像癌細胞一樣,你所吃的這些營養全都長養癌細胞。這就爲什麽密教部不可以沒有師傳而自己自修自練,就是要破除你的「我」。②、因爲它是密部的。佛說顯教的,大家都會看,就任你去看;既然稱爲密部,就一定有它的道理,不讓你隨便去看。你這樣看了、或學了,就沒有好處。既然是密部,就應該依佛所說的是密,還之於密,維持它是密。我順便講到,在家人不能看律部的出家律。我跟會性法師也是很喜歡看書的人,我一直很想知道出家律講些什麽,所以我受完三壇大戒以後,第一個感覺就是:我現在可以看南山三大部了,可以看那些所有的律部的書,所以我就很高興。它的規矩是這樣立的,一定有它的道理。你就是依教奉行,隨順佛教,應該是這樣;教你不要看,你就不要偏偏看!這只是講說,你不要看。密教部裡面講了很多的法,那些法很多都是有威力的,而且威力也要來自於你要修得對;你如果修不對的話,那就所謂的走火入魔,就會出差,會有很多問題出來;你若不聽話,自己去亂學,肯定出問題,而且極少不出問題,太少;不是密部的,你去學都會有問題,何況密部的。它裡面就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在裡面,還有很多是要用的,在事相上起用的。你也不懂道理,怎麽修也亂搞,又拿去亂用,那你自己死了,別人也死了,所以就不應該自己私自亂學這些密法,都必須要有師傳承才不會有問題,而且這個傳承是一脈相傳的,絕對不會有差錯。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飛雪 威望 +20 珍貴資料, 感謝分享 2014-9-13 21:34
  • 文觀賢 威望 +15 多謝分享 2014-9-8 08:52
  • lee_kristopher 威望 +10 多謝分享 2013-4-23 20:10

TOP

自念二十一遍大輪金剛咒就可修密法嗎?
成觀阿闍黎講述

       【某甲問】:我曾經聽過一位師父的錄音帶。他說念二十一遍的「大輪金剛咒」,就可以念各種密咒及打手印。我就在念了二十一遍大輪金剛咒之後,念大悲咒,而且我又在一本關於大悲咒的書中看到手印圖形,就依樣畫葫蘆,一邊念大悲咒,一邊學打手印;結果覺得全身都起雞皮疙瘩,出了很多問題……
       【師】:那是你還有些善根才會有這種反應,後來你還有沒有再繼續打手印?
       【某甲】:沒有了。自從那次以後……。
       【師】:就不敢打了,是不是?
       【某甲】:對。
       【師】:那是你還有些善根才能如此。你若善根很微薄,你不但還會繼續打,而且會打得好歡喜。《大輪金剛陀羅尼經》裡講:若人持誦大輪金剛陀羅尼,如入灌頂壇,一切密咒、密軌皆可自學。那種情形是說在末法時期,已經都沒有阿闍黎可以教授了,所以佛弟子就可以念大輪金剛陀羅尼,以免正法整個都滅絕。這裡有兩點必須覺知:第一點,這是佛的慈悲。第二點,「大輪金剛陀羅尼」本身也必須要阿闍黎傳。如果都不求師傳授,就私自修學,即是我們所說的「師心自用」及「盲修瞎練」。有一位長老大德會性法師在他的《大藏會閱》中,引民國初年時的密林阿闍黎所著的《密教通關》這本書上的一句話說:當今有些人看《大輪金剛陀羅尼經》時,讀到經文中上述那句話,就望文生義,錯以爲學密便都可以不用拜師學了,只要把大輪金剛咒念二十一遍,即可一切自學。這有如自己生病,自己當醫生,自己開藥方,自己抓藥。據密林阿闍黎說:若如此,不吃錯藥而死,已算幸運。這種問題以前就有,於今爲烈,目下坊間有許多錄像帶,教人種種密法,教念咒、教結印,而且是成套地教,其中包括教人放蒙山等等,只要花一些錢買帶子,便可一切密法「無師自通」。這些都是胡鬧,想如實修學的人,切勿如是。這種作法是不尊重法,把法當兒戲,而且師心自用,我慢如山,自己當自己的師父,這便是最大的過錯之處。其次的大過是:不如法修學。附及,現在市面上有很多所謂「梵音」念咒的錄音帶。
       對待這些要很謹慎,因爲那錄梵音的人,其梵音也不知是從何而來,其正確性非常可疑。若是胡亂修學,鬧出問題來,誰給你負責呢?(前幾年美國有一位居士,出了很多所謂「古梵音楞嚴咒、大悲咒」的小冊子,今年看到他在某雜志上登啟事說:請擁有那些書的人把它銷毀。據說那個人後來著了魔,到處求醫。如來密法不可思議,絕不可以胡來。)此外,有的人弄到一本密教法本,便不分青紅皂白就照著修,那是會出錯的。因爲正統密法都是師承、面授的,甚至大藏經裡的密軌,有許許多多的地方,常將實修與實際的作法隱去或簡化等,因此與實際法本頗爲不同,尤其是手印的結法,常有面授之密,不同於一般顯示。所以若是私閱秘藏而圖無師自通,在密教中是絕對行不通的,因此絕不可能學到那些師師相承之秘。這是爲了防止不如法修學的人盜法、擅自修學。只有在阿闍黎面傳的時候,才會傳與正宗、確切的。所以當你正式學密時,你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也很有意思。不知內情的門外人,在坊間買了幾本有關密法的書,就依樣畫葫蘆地修去,還自以爲在「修密」了。實際上差得很遠。再者,大部分坊間買得到的密軌,其編者本身多是「研究者」(密教學術研究家)居多,他本身都沒修過密,所編的書也大都是從大藏經等書收集起來,編纂而成的,皆非師授,自己更非阿闍黎。這種書錯誤連篇,甚至常錯得很離譜,就如同不是醫師所編的醫學或醫藥治病的書,怎能不誤人?
       現在講一些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向來求法,都是謹依如來法教。首先,「盡形供養」,亦即盡己所能,準備豐厚的供養,每求一法都是如此。至少準備一些供養金、鮮花、水果等(這都是我自發的,並不是阿闍黎有所規定:在正宗的密法中,傳法是沒有定價的!)如法頂禮、拜師。求到法之後,若在師父處修法,修法之餘即勤作務:不管是掃地、抹地、拖地、掃廁所、洗碗等都做,縱然我自己早就在講經,自己也是道場主持人,還是一樣「有事弟子服其勞」。世上哪有便宜的事。至於念大輪金剛陀羅尼,我也會啊!更何況我早已正式從阿闍黎處如法學得此真言,我是不是也可以不用那麽辛苦,到處求法、拜師、學法,甚至遠涉重洋,身入異國(日本),受盡各種苦辛──爲什麽我不那樣做呢?只爲「依如來教故」、「尊重法故」。既然如來這麽說,我就盡力這麽做,不肯一念欲占小便宜,求「方便」,抄小徑。然而,其結果實是不可思議,修學的效果就是不一樣:一分錢一分貨,便宜沒好貨。修行是不能貪便宜的。總而言之,我們既是佛弟子,就要做佛的「孝子」:如來怎麽教,你就乖乖學,不要跟佛擡杠,也不要鬧別扭。痗隋繸苤A調心隨順地學,一步一步如法如實地學,佛怎麽說我們就怎麽做。有時如果實在做不來的時候,就承認做不來,而深發慚愧心、誠心懺悔業障,千萬不要講一大堆理由護己之短:「唉呀!這個已經過時了」,「時代不同了」,「方便嘛!」等等一大堆合理化的借口,誑惑他人、自欺欺人、自害害人。如果佛法真的會過時,那麽這佛法就可以不用學了!因爲它還會受時空限制,即表示它並不是普遍的真理,那怎能度人出生死苦輪?那就不學也罷。那樣一來,佛也不是「一切智人」了!而跟其它宗教的教主差不多,只是個凡夫,那就不值得我們這麽敬仰了。但是,我堅定地誠信,佛是一切智人,已斷除、超越三界煩惱、永出輪回、證得無上菩提涅槃。
       因此佛所說法,是超越三世三界、能拔衆生出苦輪的真理。因此我們若做不到,就應承認是自己障重、福薄、智淺做不到,並非佛的標準太高,或是佛法已經過時、不符合時代了……等等現代愚夫推拖的借口。這樣才能算是修行人,才算是佛弟子。
       最後,關於《般若心經》的「密法」,還有一點說明:其實「般若波羅蜜」本身就是個密,不須再更求其密,以其有無上秘密威神力故,如上所說,若光持誦「摩訶般若波羅蜜」一詞,即是在修「密法」,「摩訶般若波羅蜜」即是密咒,本身具足無上功德威力,可上求菩提、下化衆生,可自息災、增益、敬愛、亦可降伏,如是四悉地,皆可成就。詳如《小品般若波羅蜜經》所說,今茲將《小品般若波羅蜜經》之經文,摘錄於後,讓讀者參考、修習,祝各位速得般若正智,速證無上菩提。

                              ──一九九二年講於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定淨 金錢 +15 大開眼界 2014-9-8 22:55

TOP

附錄一些經證:
       《佛說陀羅尼集經˙大輪金剛陀羅尼》(大唐天竺三藏阿地瞿多譯)佛說:「誦此陀羅尼三七遍,即當入一切曼茶羅(此云壇也),所作皆成。誦咒有身印等種種印法,若作手印誦諸呪法,易得成驗。若未曾入灌頂壇者,不得輒作一切手印。若人誦此陀羅尼者,即同入壇,作印行用,不成盜法也。」
       《千光眼觀自在菩薩祕密法經》佛說:「未經入曼荼羅者,必不得見視此法門咒印,令人得罪。
       《瑜伽集要救阿難陀羅尼焰口軌儀經》(唐三藏沙門不空奉詔譯):佛告阿難:「若欲受持施食之法,須依瑜伽甚深三昧阿闍梨法。若樂修行者,應從瑜伽阿闍梨,學發無上大菩提心,受三昧戒,入大曼拏羅得灌頂者,然許受之。受大毘盧遮那如來五智灌頂,紹阿闍梨位,方可傳教也。若不爾者,遞不相許。設爾修行,自招殃咎,成盜法罪,終無功効。若受灌頂依於師教,修習瑜伽威儀法式,善能分別了達法相。故名三藏阿闍梨方得傳斯教也。」又云:「若作餓鬼施食之法,當於亥時。若於齋時施餓鬼食者,徒設功勞終無效也。不是時節,妄生虛誑,鬼神不得食也。不從師受,自招殃咎,成盜法罪。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