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12
發新話題
打印

[轉帖] 中國歷代名僧詩選

舟夜一章
  海印
  水色連天色,風聲益浪聲①。
  旅人歸思苦,魚叟夢魂驚②。
  舉棹雲先到,移舟月逐行③。
  旋吟詩句罷,猶見遠山橫④。
  [作者簡介] 海印,五代十國時期四川慈光寺女僧。生卒年及姓氏籍貫均不詳。大約公元920年前後在世。史稱其才思清峻,能詩善文,當時有名。其詩頗講究辭語、意境的措置和渲染,韻味濃鬱。今僅存詩一首。
  [說明] 這是作者留存至今惟一的詩,一首記述作者雲遊生活的五言詩。作者盡量地隱藏自己的情緒,不作渲染更不加議論,但憑借詩中所記的旅人之苦,漁叟之驚等等,讀者已經完全可以窺測出作者本人那種淒清無奈的心境。詩中全是對舟行月夜的景物的描寫,既細膩准確,又形象生動,既是抒情詩,也是山水畫。月夜乘舟,所見所聞所感,月夜中的水、天、風、浪、雲、棹、月、山,盡皆入詩,有聲有色,文字上很能見出鍛煉功夫。
  [注釋] ①益:增長,加多。②漁叟:老漁夫。③棹:搖船的工具如槳、櫓等。④逐:追趕,追隨。旋:隨後,不久。橫:東西方向排列。
  乞荊浩畫
  大愚
  六幅故牢健,知君恣筆縱①。
  不求千澗水,止要兩株松。
  樹下留盤石,天邊縱遠峰②。
  近岩幽濕處,惟藉墨煙濃③。
  [作者簡介] 大愚,唐末五代時河南鄴郡青蓮寺僧。生卒年、俗姓籍貫與生平履曆均不詳,大約公元920年前後在世。愚公曾長期居住豫南鄴郡(治所即今河南省安陽市),與同代文學家、藝術家均有交往,詩寫得很好,當時頗享大名,惜未流傳下來,《全唐詩》中僅存此一首五言律詩。
  [說明] 荊浩,五代十國時後梁畫家。字浩然,沁水(今屬山西省)人。曾隱居太行山洪穀,號洪穀子。擅畫山水,兼唐代吳道子與項容之長為一體。亦工佛像,曾在開封雙林禪院畫壁畫。有《山水畫訣》一卷。大愚與荊浩為方外知友,請荊浩為他作一幅畫,是再普通不過的事。而不普通的是,這項請求以一首五言律詩的形式提出來。更不普通的是,這首詩寫得層次分明,生動活潑,充滿了山水畫的意境和情趣,說這首詩詩埵陬e,決不為過。詩題是請荊浩作畫,詩文簡直是在教荊浩作畫。真正的好朋友,可以這樣做罷。
  [注釋] ①六幅:猶言六法或六要,古代評論繪畫的六個要領,指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等六個方面。這堛x指各種畫技。牢健:指畫風雄健蒼勁。恣筆縱:筆力恣意縱橫,開闔自如意。②縱:聳,騰躍。③幽濕:幽暗而濕潤。墨煙濃:指濃墨重彩的繪法。
  傷悼前蜀廢國
  遠公
  樂極悲來數有涯,歌聲才歇便興嗟①。
  牽羊廢主尋傾國,指鹿奸臣盡喪家②。
  丹禁夜涼空鎖月,後庭春老謾開花③。
  兩朝帝業都成夢,陵樹蒼蒼噪暮鴉④。
  [作者簡介] 遠公,五代十國時期前蜀詩僧。生卒年、姓氏籍貫及生平事跡均不詳。大約公元925年前後在世。《全唐詩外編》存其詩一首。
  [說明] 廢國指已亡之國前蜀。前蜀為五代時十國之一。公元903年唐封王建為蜀王,公元907年王建稱帝,建都成都,國號為蜀,史稱前蜀。前蜀領有今四川省全部、重慶市、甘肅省東南部、陝西省南部、湖北省西部廣大地區。公元925年被後唐所滅,共曆二主二十三年。前蜀是詩人的故國,國亡之後詩人寫下這首律詩,一則是對故國的深沉懷念,同時也無情地鞭撻了前蜀統治者荒淫無道、廢弛朝政的行徑。詩寫得沉鬱蒼涼,雄健悲壯,語言凝煉生動,形象鮮明准確,很有文采,很有感染力。
  [注釋] ①數:舊指氣數,即命運。涯:邊際,極限,盡頭。嗟:感歎。②牽羊:前蜀後主王衍頗有才華,但他荒淫無道,終至誤國。後唐來攻,他被迫牽羊攜酒出降,前蜀遂亡。廢主:亡國之君。傾國:國家滅亡。指鹿:指鹿為馬。《史記?秦始皇本紀》載趙高獻鹿於秦王二世,稱言是馬,左右也大多附和。後世即以此比喻有意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此處借指前蜀後主王衍周圍的奸佞誤國行為。③丹禁:王宮。宮廷多塗飾成丹色即朱紅色,故稱。後庭:王宮後面的庭院。謾:空泛,空空地。④兩朝:前蜀共曆王建、王衍父子兩代。陵樹:墓地的松柏樹。此墓地指兩位前蜀主的陵墓。噪:喧嘩。
  中秋玩月
  明光
  團團離海角,漸漸入雲衢①。
  此夜一輪滿,清光何處無!
  [作者簡介] 明光,五代十國時南唐金陵金輪寺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均失考,大約公元926年前後在世。詩負盛名,惜皆散佚,所見唯此一首,見載於《全唐詩》(署名失名僧)、《全五代詩》(署名失名僧),《漫叟詩話》、《歲時廣記》、《江南野史》等均有著錄。
  [說明] 據傳明光先一年已寫成此詩上聯二句,久思不得下聯。次年中秋,再得下聯二句。遂不勝其喜,徑登寺樓鳴鍾示慶。此時,正值南唐先主李昪欲登基,忽夜半寺僧撞鍾,滿城皆驚。天亮查問,欲斬撞鍾者。明光到案後,稟知玩月得詩,並誦此詩,先主聞而甚喜,釋之而去。這首詩明明是描繪中秋之夜,月上中天的美景,李昪附會成為慶賀自己受禪登位而作,引為祥兆,純屬巧合。不過,詩寫得也的確很有聲勢,大氣磅礴,不失為大手筆。
  [注釋] ①衢(qú):四通八達的道路,雲衢則為雲中之路。
  鷺鷥
  無則
  白蘋紅蓼碧江涯,日暖雙雙立睡時①。
  願揭金籠放歸去,卻隨沙鷗鬥輕絲②。
  [作者簡介] 無則,五代十國時南唐金陵清涼院僧。系法眼宗祖師文益禪師嫡嗣。生卒年、俗姓籍貫均不詳,大約公元929年前後在世。擅長詩文,詩風雅致清麗。因久居江南,所作詩多描述南國風光事物,有名於時。《全唐詩》載其七言絕句四首,其餘詩文皆已散佚。
  [說明] 鷺鷥即鷺,因其頂、胸、肩、背皆生長毛,如絲,故名,水鳥名,亦名白鷺、白鳥等。羽毛潔白,腳高頸長而喙強,棲息水邊,食魚為生。無則這首七言絕句,描述了水鳥鷺鷥生活的一個斷面,隨即產生遐遠之聯想:將這籠養的鷺鷥放歸自然,讓它們飛往江畔,與沙鷗嬉鬥,該多好啊!這不啻是一曲自由的頌歌,從而也真實地反映出則公思想的一個方面。
  [注釋] ①白蘋:一種水中浮草,俗稱馬尿草。紅蓼(liǎo):即蓼,草本植物名,品類甚多,有水蓼、馬蓼、辣蓼等。葉味辛香,花淡紅色居多。古人用為調味品。②揭:打開。沙鷗:一種水鳥,棲息沙洲,經常飛翔於江海之上。唐杜甫《旅夜書懷》詩:“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暮春送人
  無悶
  折柳亭邊手重攜,江煙淡淡草萋萋①。
  杜鵑不解離人意,更向落花枝上啼②。
  [作者簡介] 無悶,五代十國時南方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不詳,大約公元930年前後在世。能詩,有名於時。《全唐詩》載其詩二首,皆為七言絕句。
  [說明] 暮春送人,已屬愁境,折柳亭邊,倍益傷神,何況淡淡的煙霧,萋萋的野草,愁境又添一分,而子規太不解人意,直向離別之人啼喚。這首詩便是一幅畫,既有聲,又有色。把離別的人、送別的人心境都寫出來了。
  [注釋] ①萋萋:草茂盛貌。劉宋謝靈運《悲哉行》有卅萋萋春草生,王孫遊有情。”②杜鵑:杜鵑鳥,亦名子規,其啼叫之聲猶人之呼喚“不如歸去!”
  江上秋志
  尚志
  到來江上久,誰念旅遊心①?
  故國無秋信,鄰家有暮砧②。
  坐遙翻不睡,愁極卻成吟③。
  即恐髭連鬢,還為白所侵④。
  [作者簡介] 尚志,五代十國時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不詳,大約公元930年前後在世。能詩,詩風恬淡深邃,很有造詣。惜作品大多散佚,《全唐詩》中僅收到上述此詩。
  [說明] 江上泛指今安徽省沿長江地區。長江於黃浦江入海之前,流經皖蘇,皖省在上,蘇省在下,故有此稱。志猶記。這首五言律詩把一個遠離故鄉(故寺)的遊子(遊僧)懷念故鄉、輾轉不寐的情狀描繪得淋漓盡致。詩的情感很是抑鬱深沉,詩的格調卻又柔和委婉,很有感人的力量。
  [注釋] ①旅遊:指雲遊在外。②暮砧:夜暮時搗衣的砧聲。③遙:久。翻:反而。④髭:胡須。白所侵:意為變得斑白。
  賦殘雪
  幹康
  六出奇花已住開,郡城相次見樓台①。
  時人莫把和泥看,一片飛從天上來②。
  [作者簡介] 幹康,生卒年與姓氏均不詳,大約公元930年前後在世,北宋初年廣西僧。零陵(今屬湖南省)人。長於詩文,詩以絕句見長,頗受唐末詩僧齊己的推崇。入宋時年已五十歲以上,不知所終。
  [說明] 北宋乾德年間(公元963-967年),王伸任永州知府,幹康捧詩求見。王伸見他既老又醜,心存鄙視,暗想這般容貌的人還會寫詩嗎?當時正值積雪消融,景物清新,便命幹康即興作一首詠雪的詩。幹康略加思索,立刻口吟出這首七絕,使王伸大為驚歎,連忙待為上賓,熱誠接待。這首七絕貌似平凡通俗,其實含義很深。表面上,詩婼耵漪O殘雪之景,說雪已停下,開始消融,周圍的樓台亭閣也越來越顯得清晰明麗了。實際上,卻是嘲諷那些高高在上者有目無珠,把天上飛降下來的瑞雪看成是卑微的泥土。當然,這種嘲諷很隱晦含蓄,很婉轉曲折,因為這正好是隱射著知州王伸對待作者自己的情況。
  [注釋] ①六出:雪花的別稱,因為雪花有六角。相次:依次。陸續地。②和泥看:看成是泥土。和泥土一般地看待。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投謁齊己
  幹康
  隔岸紅塵忙似火,當軒青嶂冷如冰①。  烹茶童子休相問,報導門前是衲僧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著名詩僧齊己居湘西道林寺時,幹康前往拜訪。齊己派童子擋駕,說是:“家師非詩人不與來往,不知您是不是詩人,請寫一首詩,作為介紹名片,如何?”幹康便立刻口吟這首絕句,叫童子入內回複。齊己一聽此詩,大喜,立即出門迎接,頗有識荊恨晚之慨。及分別時,齊己亦有詩相贈(齊己詩從略)。幹康此詩首聯就很有分量,一下擊中目標:字面上是說寺廟外、江對岸的紅塵濁世,人們都忙忙碌碌,追名逐利,火得很;而寺廟邊,山林中,卻是遠離塵囂,無比清冷幽靜。這種冷熱對比,實喻世態炎涼,對齊己待人行事也是不以為然的。試想齊己何等樣人,怎會看不出這層意思?而己公確是大德高僧、才人學者,胸襟確實非凡,他不僅不為見怪,反而贊賞幹康的敏捷詩才,引為同調。幹康由於得到前輩詩僧齊己的欣賞和延譽,名聲愈著。縱觀本詩和前面《賦殘雪》,可以看出幹康詩歌的重要特征,其詩風之淩厲雄健,直有鋒芒畢露之勢,雖乏溫柔敦厚韻味,卻也淋漓痛快。
  [注釋] ①青嶂:青綠色的山巒。②衲僧:佛家弟子自稱,一般簡稱為衲或僧,年輕者自稱貧衲、貧僧,年長者自稱老衲、老僧。
  對禦書後一絕
  亞棲
  通神筆法得玄門,親入長安謁至尊①。  莫怪出來多意氣,草書曾悅聖明君②。
  [作者簡介] 亞棲,五代十國時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不詳,大約公元931年前後在世。能詩,當時頗享名。作品大多失傳,《全唐詩》錄其七絕二首。
  [說明] 禦書系皇帝親筆書寫的文字,如書信、命令等。此題之禦書系何朝何帝所寫,無從考查。作者藏有一幅皇帝所賜禦書,捧讀禦書,讀後作詩。簡潔地記敘了獲此殊榮的經曆,也極力歌頌禦書之精美、珍貴。從詩的末句來看,作者本人就是一位草書大家。推測而已,無考也。
  [注釋] ①通神:謂書法神采精妙達到頂點。玄門:指高深的境界。長安:此處泛指京城,未必是陝西長安。至尊:指皇帝。②意氣:意志輿氣概。聖明君:英明的皇帝。
  閑居
  延壽
  閑居誰似我?退跡理難過①。
  要勢危身早,浮榮敗德多②。
  雨催蟲出穴,寒逼鳥移窠③。
  野徑無人剪,疏窗入薜蘿④。
  [作者簡介] 延壽(904-975),宋初浙江錢塘永明寺僧。字沖立,一作仲玄,號抱一子,俗姓王,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早年曾為吏,頗有治績,因事出家。吳越忠懿王錢俶延主永明寺,賜號“智覺禪師”,入宋依然。他勤奮好學,儒佛兼通,詩文寫得很好,主要著作有《宗鏡綠》等。
  [說明] 一般作詩者先鋪陳景致,借景生情,從而抒發作者自己對人生的感慨或闡述作者某一觀點。本詩卻反其道而行,開宗明義,先把自己對人生的看法直截了當地擺出來,用精辟的語言提出論點,然後,作者的目光才回到眼前的具體事物上。五律的後四句系作者佛隱生活的寫實,可以理解為是給本詩的前四句作下補注,或者說用作者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實作者自己的觀點。這種寫法並不多見。至於文詞精煉、形象生動、比喻貼切、意境悠遠等等,倒還是次要的特點。
  [注釋] ①退跡:隱藏行跡,即退隱。②要勢:很大的權勢。浮榮:空虛的名譽。③雨催句:這句及後面一句意思都是說一旦卷入了某種“要勢”和“浮榮”的漩渦之中,便再也不能身由自主,將處於被動窘迫的情勢中。④翦(jiǎn):同剪,修剪,整理。薜蘿:泛指各種藤蔓,詳見本書靈一《題僧院》注①。
  永明寺偈
  延壽
  渴飲半掬水,饑餐一口松①。
  胸中無一事,長日對華峰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永明寺為壽公主持之本寺,在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城郊,早廢。吳越國顯德初年(公元955年左右),國宗錢俶請壽公主持其寺,成為壽公訓徒傳法道場。本詩極為簡潔地記敘了作者住寺時的隱修生活和思想狀態。筆墨無多,情境皆現,言簡意賅,恰到好處,是一首成功的絕句小品。
  [注釋] ①掬(jū):雙手捧取。白居易《和夢遊》詩:“秀色似堪餐,濃華如可掬。”也用作量詞。所謂半掬,自是單手舀起。松:這堳松子。②華峰:此處泛指遠處青翠秀麗的山峰。
  湯戲
  福全
  生成盞堣穭托C,巧畫工夫學不成①。  卻笑當時陸鴻漸,煎茶贏得好名聲②。
  [作者簡介] 福全,五代十國時南方僧。生卒年及俗姓均不詳,大約公元935年前後在世。浙江金鄉(今浙江省平陽縣金鄉鎮) 人。能詩,尤以茶藝著名於時。
  [說明] 詩題旁另有副題“注湯幻茶”,即湯戲也。所謂湯戲,即在注茶時於茶杯中沖幻出種種物象,多為幻出山水、花草、人物等圖像,而福全則能幻出一句詩,連注四杯,即得七言絕句一首,詩可隨口而出,幻戲也唾手而得,亦一天才絕技也。當時僧俗各界人士,幾乎天天有人登門求觀,福全便注湯戲幻出這首七絕,以應觀賞者。
  [注釋] ①丹青:原指繪畫用的顏料,丹砂和青蟷,泛指各種繪畫顏色,進而代指繪畫藝術。②陸鴻漸:即陸羽,唐代學者、茶葉專家。詳見皎然《尋陸鴻漸不遇》說明。好名聲:陸羽著《茶經》,因精熟茶葉、茶具及茶藝,被後人奉為茶神。
  別友人
  惟審
  一身無定處,萬媬W銷魂①。
  芳草迷歸路,春衣滴淚痕②。
  幾時休旅食,向夜宿江村③。
  欲識異鄉苦,空山啼暮猿。
  [作者簡介] 惟審,五代十國時江南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與生平事跡均不詳,大約公元935年前後在世。工詩善文,當時頗享盛名,詩風深沉清雋,善拓意境。《全唐詩》存其詩三首。
  [說明] 這也是一首贈別詩。審公本人是一個到處雲遊的僧人,而所送的人似也是長期漂泊的遊子。離家萬堙A歸日無期,那種旅途與異鄉之苦,是一言難盡的。詩是寫實的,毫無做作與誇張,它感人的力量正在這堙C
  [注釋] ①銷魂:魂漸離散,形容極度的悲傷、愁苦或極度的歡樂。此處自指前者。宋李清照《醉花陰》詞:“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②芳草:香草,亦用以比喻有美德的人。③旅食:寄食,客居。唐韓愈《祭十二郎文》:“故舍汝而旅食京師,以求鬥斛之祿。”向:靠近,接近。
  寶琴
  釋彪
  吾有一寶琴,價重雙南金①。
  刻作龍鳳象,彈為山水音②。
  星從徽媯o,風來弦上吟③。
  鍾期不可遇,誰辨曲中心④?
  [作者簡介] 釋彪,五代十國時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35年前後在世。工詩善文,亦通音律,著作頗豐,惜皆散佚,存詩僅此一首,已收入《全唐詩》。
  [說明] 好琴易得,知音難覓。寶琴不易得,知音更難求。彪公作此詩,看似意在琴上,著意地描寫寶琴:琴形、琴音、琴徽、琴弦,無非是告訴我們,這是一支真正的寶琴。而彪公的真意、詩的真意落在最後一聯:沒有知音!沒有知音,再寶貴的琴亦是形同虛設,有珍貴的寶琴,能彈甚至善彈,卻沒有賞識的人,是何等的悲哀呵!當然,彪公所悲歎的決不是寶琴,而是自己。這樣委婉曲折地寫出本意,才有情趣,方顯功力。
  [注釋] ①南金:南方出產的金。古時所謂金多指銅,南則指長江中下遊的荊州、揚州地區。②象:形狀。③徽:固定琴弦的裝置。山水音:指喻伯牙彈琴意在高山、意在流水。詳見寒山《三言詩一首》注④。④鍾期:鍾子期,古代善於聽琴的人,為喻伯牙的知音。
  題慧山泉
  若水
  石脈綻寒光,松根噴曉涼①。
  注瓶雲母滑,漱齒茯苓香②。
  野客偷煎茗,山僧借淨床③。
  安禪何所問,孤月在中央④。 
  [作者簡介] 若水,五代十國時南方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事跡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38年前後在世。能詩,詩風明朗,詩境幽遠。作品多已散亡,僅存五言律詩一首,已收入《全唐詩》。
  [說明] 慧山泉,亦名惠山泉,在今江蘇省無錫市郊慧山石塢下。有上中下三池。水清味醇,用以釀酒,稱慧泉酒。唐代陸羽、元代趙子昂皆評之為天下第二泉。近代華彥鈞(瞎子阿炳)所作二胡名曲《二泉映月》即描繪此泉風景。又,慧山,相傳西域名僧慧照嘗居此,故名。這首五言律詩,精煉簡要地描繪了慧山泉的水質、功用,作者並表示願意在泉邊安禪隱修。詩寫得節奏明快,旋律悠揚,詩味十足。
  [注釋] ①石脈:指泉水旁石壁的紋理脈絡。松根:指泉池邊松樹,因年久粗大,不少凸露出地面。②雲母:礦石名。古人以為此石為雲之根,故名。可析為片,薄者透光,可為鏡屏。可入藥,為上品。此句極寫慧山泉水之潤滑透亮。茯苓:菌類植物。寄生於山林松根,狀如塊球,入藥,舊以與黃精並稱,為神僊或隱士常用藥物性食品,此句極言泉水的清香,且有補益藥效。③茗:茶。淨:清洗。④安禪:佛教語。安靜地打坐,猶言入定。隋江總《明慶寺》詩:“金河知證果,石室乃安禪。”孤月句:意謂面對著慧山泉池中的明月而打坐安禪,修心養性。
  題馬跡山
  文鑒
  瀛洲西望沃洲山,山在平湖縹緲間①。
  常說使君千堸芋A至今龍跡尚堪攀②。
  [作者簡介] 文鑒,五代十國時南方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39年前後在世。有詩名,然作品皆已散佚,《全唐詩》僅存其詩一首。
  [說明] 馬跡山在今江蘇省武進縣東太湖中。岩壁間隱約似有馬跡,傳為秦始皇東巡時,其馬所踐踏而留。明初,俞通海以舟師破張士誠於此。系蘇南著名名勝古跡。這首詩既描繪了馬跡山之現狀,亦緬懷了馬跡山之曆史。行文錘煉,鏗鏘有力。
   [注釋] ①瀛(yíng)洲:傳說中神僊所居之山。《史記?秦始皇本紀》:“齊人徐市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僊人居之。”此處借以指馬跡山。沃洲山:在今浙江省新昌縣東,東晉高僧支遁曾居於此。有放鶴峰、養馬坡,為支遁遺跡。②千堸芋G義有兩指,一指高僧支遁善相馬養馬;一指秦始皇騎馬東巡。龍跡:龍活動中留下的痕跡,此喻指秦始皇,秦始皇有“祖龍”之稱。
  臨終偈
  行因
  前朝詔住棲賢寺,雪夜逃居岩石間①。
  想見煮茶延客處,直緣生死不相關②。
  [作者簡介] 行因,五代十國時期南唐江西廬山佛手岩僧。生卒年、俗姓均不詳,大約公元955年前後在世,逝時年約七十,雁門(今山西省代縣)人。襄陽鹿門山處真禪師法嗣,為青原下七世。遊江西廬山,乃棲佛手岩,人遂稱為佛手岩和尚。南唐國主三召而不起。南唐後主李煜堅請主棲賢寺,請其開堂。未逾月,潛歸舊窟,遂終於此。因公諳熟經典,兼通儒釋,能言善辯,無滯無倦。平生不度弟子。及示寂,國王命畫工寫真,備香薪荼毗,塔於岩北。其事跡散見於《宋高僧傳》、《五燈會元》、《景德傳燈錄》、《指月錄》、《冷齋夜話》、《江西通志》、《廬山志》。
  [說明] 有一天,行因在廬山佛手岩煮茶,招待來訪的同道好友,言談間,吟出這首詩偈,手扶門扉,站立而化。簡簡單單的四句詩,把自己的平生經曆和眼前狀況全都道出,好不痛快。尾句更妙:朋友喝茶吧,生者自生,死者自死,各不相關。真是妙解天機,覺悟透徹的高僧啊!
  [注釋] ①前朝:指南唐,行因作此詩時,南唐已為北宋所滅。棲賢寺:廬山著名大刹,在山之東南,始建於南朝劉宋時,唐宋明清均有興廢,清初入藏江蘇布政使金世揚所捐、名家許從龍所繪《五百羅漢圖》八箱二百軸,遂更知名。後畫散損多半,餘者存今廬山博物館,寺亦久廢。岩石間:指廬山佛手岩,位於牯嶺西北,因岩形如平伸手掌,故名。岩下洞穴傳為呂洞賓修煉處,故名僊人洞。其周圍有蟾蜍石、禦碑亭、遊僊石、觀妙亭等古跡,至今仍為廬山首選遊覽景點。②緣:因為。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詩一首
  史宗
  有欲苦不足,無欲亦無憂。
  未若清虛者,帶索披玄裘①。
  浮遊一世間,泛若不系舟②。
  方當畢塵累,棲志且山丘③。
  [作者簡介] 史宗,五代十國時南唐江蘇廣陵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40年前後在世。喜著麻衣,世稱“麻衣道人”。身被疥疾,居無定所, 日據城外白土埭,引吭高歌,人皆不測。得布施轉手贈予貧人。不知所終。
  [說明] 檀祇為江都令,聞史宗其名,知為異人,乃召之晤語。宗公應對機捷,一無疑滯,博古通今,兼及道儒。檀令甚為賞識,索詩。宗公遂賦此詩以貽。這首詩簡潔精煉地概括了宗公自己的生活狀況,指出欲海橫流中的人們是沒有出路的。語言甚為警策,很有感染力。
  [注釋] ①清虛:清淨虛無。這是道家代表莊周的主導思想。清虛者乃指作者自己。索:衣帶。玄裘:淡黑色的衣袍。以上皆為宗公所系所穿之物。②浮遊:漫遊。《莊子?在宥》有“浮遊不知所求,猖狂不知所往”,用此意。泛:漂泊。不系舟:舟而無錨索牽系。喻漂泊不定。李白《寄崔侍禦》詩有“宛溪霜夜聽猿愁,去國長如不系舟”,即此意。③畢:結束。塵累:紅塵俗世間的牽累。棲志:把志趣棲放於。山丘:指山林隱修之處。
  雲門寺
  仲休
  鶴唳峰前路,行行世慮消①。
  蘿交藏石竇,雪破露山椒②。
  樹老形多怪,人閑色似驕。
  誰同訪諸謝,煙草滿溪橋③。
  [作者簡介] 仲休,一作仲林,北宋初年浙江會稽雲門寺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均不詳,大約公元948年前俊在世,道行高潔,時有高名,曾獲宋太宗禦賜紫袈裟。又工詩能文,作品結集為《天衣十峰詠》,學者錢易作序。
  [說明] 最著名的雲門寺有兩座,一座在今廣東省乳源縣北,山上雲門寺為五代十國時南漢文偃禪師所居,文偃於此創立禪宗雲門宗。另一座在今浙江省紹興市南,地名東山,山上有雲門寺,唐代智永居此三十年。本詩系指浙江紹興雲門寺,亦即作者仲休所住之寺,因此山此寺位於江浙山水秀麗之地,故自隋唐五代以來。多有名僧大德棲隱於此,本詩以寫景為主,頗為詳盡地介紹了雲門寺引人入勝的風光勝跡。詩寫得很精煉,很生動,很有深度,值得咀嚼和回味。
  [注釋] ①唳(lì):鶴之鳴叫聲。鮑照《舞鶴賦》:“唳清響於丹墀,舞容飛於金閣。”世慮:關於塵俗事務的考慮。②蘿交句:謂藤蘿交錯,把岩峰的石洞遮掩。竇(dòu)指洞穴。雪破句:冰雪融化了,因而顯露出山峰的岩體。破指雪的融解,山椒即山陵、山頂。謝莊《月賦》:“菊散芳於山椒,雁流哀於江瀨。”③諸謝:東晉豪族謝氏聚居會稽地區,此地有眾多謝氏名人的活動遺跡,如東晉權臣謝安曾隱居、遊憩於此,南朝詩人謝靈運曾多次遊東山(雲門山)。並有相關詩篇傅世、煙草:煙霧和雜草。
  寄題洞庭山水月禪院二首之一
  贊寧
  參差峰岫晝雲昏,入望攀蘿濁浪奔①。
  震澤湧山來北岸,華陽連洞到東門②。
  日生樹掛紅霞腳,風起波搖白石根③。
  聞有上方僧住處,橘花林下采蘭蓀④。
  [作者簡介] 贊寧(919-1001),北宋初年浙江杭州龍興寺僧。俗姓高,德清(今屬浙江省)人。幼出家於杭州靈隱寺,精研南山律,時人謂之“律虎”。吳越忠懿王錢俶署為兩浙僧統,賜號“明義大師”。他頗讀儒書,博聞強記,辭辯縱橫,人莫能屈。學文於光文大師,受詩於前進士龔霖。與吳越國王族錢俶、錢億、錢儀、錢儼、名士崔仁冀、慎知禮、楊惲等應對唱和。著作除《高僧傳》外,尚有《物類相感志》、《筍譜》、《內典集》和詩文雜記《外學集》等多種。
  [說明] 水月禪院在太湖洞庭山縹緲峰下,南朝梁大同四年(公元538年)建,是一座著名的古寺院,有無礙泉等古跡。贊寧慕名來遊,被禪院周圍的山光水色所吸引,所激動,遂作二詩題留於此。這是第一首。是一首寫得很生動,很有意境的七言律詩。用精煉的語言,形象的比喻描繪了水月禪院所處的地理位置及其附近的自然風光,向我們展示出一幅形神畢具、色彩鮮明的畫卷。
  [注釋] ①參差(cēn cī):高低不齊,不一致。峰岫:山峰,峰巒。②震澤:又名具區,系太湖的古名。華陽:道教十大洞天之一的金壇華陽之天,即今江蘇省句容縣茅山。③日生句:意謂早晨日出時樹尖上掛滿了(照著)朝霞的光芒。白石:太湖石作白色,多竅孔而玲瓏剔透,可作園林擺設。④上方:猶言天界。此處卻指洞庭山縹緲峰之頂。橘花林:太湖地區曆來盛產柑橘等水果。蘭蓀:菖蒲的別名。是一種多年生天南星科水生香草,太湖濱極多。
  寄題洞庭山水月禪院二首之二
  贊寧
  積翠湖心迤邐長,洞台蕭寺兩交光①。
  雁行黑點波濤白,楓葉紅連橘柚黃②。
  人我絕時偎樹石,是非來處接帆檣③。
  如何遂得追遊性?擺卻營營不急忙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這是題水月禪院七律的第二首。如果說第一首主要是描繪洞庭山縹緲峰的名勝風光,這首詩卻把目光的焦點轉向了太湖及湖殯。描述三萬頃太湖中的波濤陣陣,帆檣點點,湖畔的洞台蕭亭、紅楓黃橘,各臻佳妙之境。既然有如此美妙的山光水色待我們去享受、領略,那麼拋開一切塵務俗事,盡情遊賞吧!這是作者的結論。
   [注釋] ①迤邐(yǐ lǐ):曲折連綿。謝捽《治宅》詩有“迢遞南川陽,迤邐西山足。”蕭寺:佛寺。相傳梁武帝蕭衍造佛寺,命書法家蕭子雲飛白大書曰“蕭寺”。後世遂稱佛寺為蕭寺。②雁行句:雪白的浪花中點綴黑色的雁影,黑白分明,煞是顯目。楓葉句:時值仲秋,楓葉紅遍,與金黃的橘柚連成一片,特別好看。③人我:實指他人。帆檣:均船上設置,以之代指船只。④遂:如願。追遊性:遊玩觀賞的意願。營營:往來盤旋貌。此處指忙於俗事,追逐名利。
  詠鸚鵡
  定諸
  罩向金籠好羽儀,分明喉舌似君稀①。  不須一向隨人語,須信人心有是非②。
  [作者簡介] 定諸,北宋初期福建晉江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均失考,大約公元950年前後在世,多與當時詩家名士之輩為方外友。長於詩文,有名於時,詩文結集為《去華集》,不傳。
  [說明] 鸚鵡為一種常見的家養鳥,其羽毛色彩美麗,頭圓,嘴大而短,上嘴呈鉤狀,舌柔軟,經訓練能效人發音。《禮記?曲禮》上說“鸚鵡能言,不離飛鳥”。造首七言絕句就是針對“鸚鵡學舌”這種現象,發表自己的議論與感慨。這一點應該是很明確的:作者所寫的不是鳥類,而是人類自身!   [注釋] ①金籠:極珍貴的材料(不一定非黃金不可)制作的鳥籠,兼用綢緞制成的籠罩。羽儀:羽翼。此處贊美鸚鵡羽毛五彩繽紛,極是華麗。分明句:謂此鸚鵡有一副好喉舌,能學人說很多話。②一向:一味地,不斷地。須信:須知道。兩句乃告誡鸚鵡不要盲目地隨人學舌,其實人說的話有是有非,真真假假,很靠不住的,一味學舌,豈不學走了樣麼?
  上州牧偈
  道詮
  比擬忘言合太虛,免教和氣有親疏①。
  誰知道德全無用,今日為僧貴識書②。
  [作者簡介] 道詮(?-985),五代至北宋初時江西廬山歸宗寺僧。俗姓劉,安福(今屬江西省)人。為延壽慧輪禪師法嗣,青原下八世。詮公先住廬山開先寺,開堂傳法,造材頗眾。北宋乾德初(公元963年左右),於廬山牛首峰下結庵獨居,苦研經藏。宋太祖開寶五年(公元972年),洪州知府林仁肇請居上高九峰隆際院。後應南康知府張南金等請,複返匡廬,坐歸宗大道場。示寂後,塔葬牛首庵。
  [說明] 詮公開法廬山歸宗寺之前,無論是在廬山開先、牛首,還是在上高九峰,其地域均隸五代南唐國境。公元975年,南唐國滅,江西全境歸宋。按趙宋朝廷規定,僧徒例試經業,禪宗弟子兼習禪觀。詮公時在上高。他認為這種考試沒有意義,對佛教的和平發展反而有害。於是作此詩偈,寄達知府。知府認為象道詮禪師這樣博學的高僧門下,自然沒有下品,特奏報朝廷,准其全寺免試。詮公此偈,言簡意賅。短短四句,既談到佛教特別是禪宗重在心神領悟,不重文字形式,也指出例試乃人為地分出等級,對各教派團結不利。後兩句是明顯的嘲諷口吻,很有力量。
  [注釋] ①比擬句:謂出家人不落言詮,貴在心領神會,貴在開悟。忘言指不看重文字語言。太虛指天空,如孟浩然《彭蠡湖中望廬山》詩:“太虛生月暈,舟中知天風。”這堣犍茯陘悁a宇宙萬事萬物的生化規律,深入地說指天地人生的奧秘真諦。免教句:指例試將人為地制造出等級親疏,有傷和氣。②道德:這堣D指僧徒的悟性修養。識書:讀書。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七言雜詩
  遇賢
  揚子江頭浪最深,行人到此盡沉吟①。
  他時若向無波處,還似有波時用心!
  [作者簡介] 遇賢(922-1009),宋初江蘇長洲東禪寺僧。俗姓林,姑蘇長洲(今江蘇省蘇州市)人。性嗜酒,酒量極大,時人皆稱之“林酒僊”。他多才多藝,每預言,多有應驗。喜賦詩,詩風通俗明快,清婉自然。
  [說明] 從現存各種有關曆史資料來看,遇賢是一位特立獨行,很有個性特征的有道高僧。也可以說是一位隱於佛隱於酒的有識之士。從本詩來看,盡管這七言四句寫得平淡無奇,但其內容卻非常深遠廣大,含蘊著非常深刻的哲理,給人們以居安思危的善良規箴。這樣的詩當然不可能是出於糊塗酒鬼之手了。詩歌在行文用韻方面的民歌傾向也很明顯。
  [注釋] ①揚子江:即長江,我國第一大河流。沉吟:沉思吟味,有默默地探索研究之意。
  五言雜詩
  遇賢
  金斚又聞泛,玉山還報頹①。
  莫教更漏促,趁取月明回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遇賢酒癮不小,酒量很大,酒德如何?卻無從得知。但從人們皆呼之為“酒僊”的情況來看,其品味斷不會低。這媬鴷X遇賢專門寫飲酒的一首五言絕句。五言絕句幾乎是格律詩中最簡短的形式了,但其中居然包含了很豐富的內容。一首好詩便是一幅好畫,遇賢此詩正是如此。有情有景,動靜得宜,盡管寫的不過是飲酒甚至酗酒這等無足稱道之事,筆調卻何等雍容典雅,豁達大度。所以,詩不一定要多、要長,只要精煉,言之有物,便是好詩了。
   [注釋] ①斚(jiǎ):古代銅制酒器,似爵而較大,曾盛行於商代。此處借指一般酒器。泛:翻,指注酒時酒沫翻起,此處僅指注酒。玉山:指頭顱。形容醉酒而抬不起頭來,往往就稱之為“玉山傾倒”。②更漏:古代報時裝置。趁取:趁著。
  蒸豚
  失名
  嘴長毛短淺含膘,久向山中食藥苗①。
  蒸處已將蒸葉裹,熟時更用杏漿澆②。
  紅鮮雅稱食盤貯,軟熟真堪玉筯挑③。
  若把膻根來比並,膻根只合喚藤條④。
  [作者簡介] 失名僧又作村寺僧,五代十國後期蜀中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55年前後在世。
  [說明] 王中令攻滅蜀國,於追剿蜀軍殘部時脫離了自己的隊伍,又饑又渴,進入一山村小寺中。寺中惟有一僧,業已喝醉,於床榻端坐而不起迎。王公憤甚,欲揮劍斬之。此僧應對自然,毫無畏懼,王公覺得奇怪,就釋放了此僧。隨後向此僧求食。此僧但雲有肉無蔬,王公更奇。此僧端出一盆蒸豬頭給王公食用,其味甚美。王公很高興,便問此僧,除了能喝酒吃肉之外,你還有什麼本事。此僧自言能詩。於是王公令此僧賦蒸豚詩,此僧不假思索,揮筆立就,遂成詩如上。王公大喜,贈之予紫袈裟,並賜號為“蜀中詩僧”。據此可知,此僧“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對答如流,出口成章,其胸懷、其膽識、其道力、其才華皆不一般。雖隱藏於山村小寺中,斷非凡品。
  [注釋] ①膘:肥肉。藥苗:此處指山中青草,自然也含各種藥草。②漿:杏汁,代指各種調味品。③玉筯:玉筷。另外除玉器所制筷子外,往往象牙筷亦稱玉筯,取其白如玉之顏色也。④膻(shān)根:羊肉,尤指羊之頭腳部分。
  贈英公大師
  永牙
  吾宗何事獨稱雄?今昔名高繼古風①。
  王右軍書得智永。李陽冰篆付英公②。
  墨研天電煤疑絕,硯琢端溪石欲空③。
  珍重真蹤千載後,誰來三日看無窮④!
  [作者簡介] 永牙,宋初陝西圭峰草堂寺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不詳,大約公元956年前後在世。以華嚴宗五祖宗密大師道場草堂寺為根本,弘法傳教,卓有功績,宋太宗禦賜紫袈裟。
  [說明] 英公大師法諱夢英,字宣義,宋初名僧,衡州(治所在今湖南省衡陽市)人。為華嚴宗大德,戒行精嚴,道譽卓著,且又擅長書法,於篆書各體悉皆精通。晚年應宋太宗之召,至都城汴梁,太宗面詢佛法,應對稱旨,得賜紫袈裟,後複遊終南山。永牙此首贈詩,作為華嚴宗同門,首先贊賞夢英大師在閘揚教義方面的功績,繼而用更多的筆墨,描述夢英在書法藝術上的高深造詣,甚至連夢英大師的文房用品墨硯也曆敘無遺。詩很精煉,典故的使用也很准確貼切。
  [注釋] ①吾宗:指華嚴宗,中國佛教宗派之一。依《華嚴經》立宗,故名。因創始人法藏曾受武則天所賜“賢首大師”稱號,故又稱“賢首宗”。稱雄:指夢英對華嚴宗發展有大貢獻,是鼓勵溢美之詞。名高:著名高僧大德。這堣筒鶡W高系指夢英大師、宗密大師。古風:指法藏創立的教派宗風。②王右軍書:指晉代王羲之的行草《蘭亭集序》。釋智永為羲之七代孫,此書法真跡傳給智永後,又由智永傳給其徒辨才,詳見辨才《設缸面酒款蕭翼,探得來字》之說明。李陽冰:唐朝書法家、文字學家,字少溫,趙郡(今河北省趙縣)人,為李白從叔。寶應元年(公元762年)任當塗令,李白依其至終。李白死後,為之編詩集並作序。擅長篆書,獨創一格,後學者多所宗法。這是說夢英大師篆書亦是繼承李陽冰風格。③墨研句:意謂用最好的煤煙制成佳墨。硯琢句:意謂用端溪的石材琢成名硯。端溪在今廣東省高要縣,其地產石制硯極佳,稱端硯。④真蹤:真跡,指英公的篆書作品。誰來句:謂英公書法作品既佳且多,三日也看不完。
  歸山吟寄友
  清豁
  聚如浮沫散如雲,聚不相將散不分①。
  入郭當時君是我,歸山今日我非君②。
  [作者簡介] 清豁(?-976),生年不詳,宋初福建漳州保福院僧。俗姓張,泉州(今屬福建省)人。他博學能文,精通佛典,以高行受知於武寧軍節度使陳洪進,以名上宋太祖,賜號曰“性空禪師”。
  [說明] 開寶年間(公元968-975年),清豁在漳、泉二州頗負盛名,當權及名流們爭相羅致。清豁遂來往於大吏和名士之間。未久,甚覺不愜,以為遠遠不如自己原來在山林中優遊清淨,便又毅然地返回深山,繼續隱居修性。從本詩的內容來看,這首詩是寫給一位曾經與作者一同隱居的朋友。那人也已入郭奔走,迄今未歸山。作者在寄贈給他的七絕詩中,對他不無微詞,也算是對朋友的規勸和開導吧。詩寫得淺顯平易,親切柔和,比喻亦頗貼切。
  [注釋] ①浮沫:又作浮漚,即水面上的泡沫。相將:相與,相共,在一起。②郭:外城,古代在城的外圍加築的一道城牆。此處代指城中。
  秋夜坐
  遇臻
  秋庭肅肅風颼颼,寒星列空蟾魄高①。  搘頤靜坐神不勞,鳥巢無端吹布毛②。
  [作者簡介] 遇臻(?-996),北宋浙江婺州齊雲山僧。俗姓楊,越州(令浙江省紹興市)人。嗣法於天台山德韶國師。道行與詩文均有名於當時。生年及其他事跡不詳。
  [說明] 這是一首很簡短的七言絕句,更是一幅很精致清秀的靜物寫生畫。暮秋時節,庭院是那麼荒涼蕭殺,颯颯秋風吹過,聞其聲而不見其形。星月高速寒冽,老僧人支頤默坐,只有鳥巢中落下來的羽毛在夜風中輕飄。詞藻是美的,韻律是美的,意境是美的。然而,老僧人的心田恐怕也像秋天一般蕭索、孤寂、凜冽、飄搖吧。這才是作者寫詩立意之所在。
  [注釋] ①肅肅:肅瑟蕭條貌。颼(sōu):象風聲。蟾魄:即月亮。傳說月中有蟾蜍,故常以蟾為月的代稱。魄通霸,本指月始生或將滅時的微光,故亦常以魄或霸代稱月亮、②搘頤(zhī yí):支著下巴。搘為支或拄,頤即下巴。鳥巢句:源出一個著名的佛教故事,鳥巢(?-824)系唐朝浙江名僧,原名道林,杭州人。九歲出家,二十一歲於荊州果願寺受戒。入京都拜高僧道欽門下。南歸故鄉,於秦望山大松樹上結巢而居,時入皆稱之為“鳥巢禪師”。詩人白居易守杭州,時相過從,備極尊崇。卒後賜諡為“圓修禪師”。布毛亦系唐朝杭州僧,原名會通。唐德宗時曾任六宮使,後乞為僧,受業於鳥巢禪師,一日欲他往另求佛法,來辭鳥巢,鳥巢禪師說此處亦有佛法,何必去,說罷從身上拈起布毛吹之。會通遂悟,故人們便稱他為“布毛侍者”。
  自題月軒
  德聰
  軒前轆轤轉冰盤,軒婺皉邦骨寒①。  多少人來看明月,誰知倒被月明看②。
  [作者簡介] 德聰(944-1017),宋初浙江松江佘山僧。俗姓仰,姑蘇張潭(今江蘇省蘇州市)人。初受戒於梵天寺,後遍參名師,深得教益。然治學能融會貫通,不受教條約束,尤不喜死背經典。太平興國三年(公元978年)結廬於佘山東峰,終老於斯。傳說時有名大青、小青二虎為之侍衛。能詩,詩風清俊雅致,頗有名。
  [說明] 德聰題在佘山本寺月軒中的這首絕句很有味道。大約是秋季某月一個望日之夜,作者在月軒中對月吟詩。夜已深,詩亦成。作者突然心血來潮:除我之外,還有多少人在觀賞月亮啊!其實,被看的不是月亮而是人。構思之新穎,想象之豐富,的確出人意表。由此可以看出作者睿智的思想,豁達的胸懷,以及熱愛生活、熱愛藝術的激情。
  [注釋] ①軒:有窗檻的長廊或小室,是一種附屬建築物。轆轤:汲取井水的起重裝置,由支架、手柄、轉軸、繩索等部件組成,是現代起重絞車的雛形。冰盤:也叫冰輪、玉盤,均指月亮。取意於月光的幽冷,月形的渾圓。軒堨y:意謂徹夜苦苦吟詩,待詩吟成時,夜已極深,詩人也感到極其寒冷了。②月明:即明月。
  懷廣南轉運陳學士狀元
  希晝
  極望隨南鬥,迢迢思欲迷①。
  春生桂嶺外,人在海門西②。
  殘日依山盡,長天向水低③。
  遙知僊館夢,夜夜怯猿啼④。
  [作者簡介] 希晝,北宋初年四川劍南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均不詳,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博覽群書,工詩能文,與保暹、文兆、行肇、簡長、惟鳳、惠崇、宇昭、懷古共九人結社吟詩,詩結集為《九僧詩》。並與同代名士陳堯叟、李堪、朱扆等皆有交往唱和。宋本《九僧詩》中存其詩十八首,全為五言律詩,皆清新流利,婉然可誦。
  [說明] 廣南為路名,即唐之嶺南道,宋分置為廣南東路、廣南西路,包括今廣東、廣西兩省區。轉運即轉運使,為官名,唐始置,掌糧食、財賦轉運事務。多以大臣兼領。宋時置諸道轉運使,掌一路或數路軍需糧餉,後並兼軍事、刑名、巡視地方之職,為州府以上行政長官,權任甚重。因有兵權,故亦稱漕帥。陳學士指陳堯叟(961-1017),北宋大臣、醫學家,字唐夫,閬中(今屬四川省)人。端拱元年(公元988年)狀元,曆任廣南西路轉運使、廣南東西兩路安撫使、工部尚書、戶部尚書,官至同平章事(宰相)、樞密使。在任鼓勵農桑、推廣醫術,著有醫書《集驗方》、文集《請盟集》三集。為北宋一代名臣。與希晝為方外至交。晝公有多首詩寄贈之。
  [注釋] ①南鬥:星名。南鬥六星,即鬥宿。迢迢:路途漫長而遙遠。迷:分辨不清。②桂嶺:廣西簡稱桂,廣西多山,桂嶺泛指廣西的山嶺。海門:指今廣西合浦地區,系陳堯叟治轄之地,晝公時在劍南(今四川成都地區),位於廣西之西北。③盡:指日落。長天句:謂天空因雲霧彌漫而顯得低垂,似乎要壓到水面(海面)上了。兩句均寫廣南西路情況。④僊館:美稱陳堯叟在廣南西路任上所居住的官邸或驛館。怯:怕。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過巴峽
  希晝
  遠望知無極,窮秋日向殘①。
  孤泉瀉空白,眾木倚雲寒②。
  靜想猿啼苦,危聞客過難③。
  寸心寧可寄,前去雪漫漫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巴峽,地名,指重慶市巴縣以東江面的石洞峽、銅鑼峽、明月峽,水程九十堙C即《華陽國志?巴志》所稱的巴郡三峽。杜甫《聞官軍收複河南河北》詩:“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即指此。晝公系劍南人,並在劍南出家,凡出川,必經巴峽,遂有此詩、這首詩在描繪巴峽風光的同時,充分展現了巴峽的險峻,感歎出川過峽的艱辛。詩寫得遒勁而又蒼涼,韻味深沉,震撼人心。
  [注釋] ①無極:無窮,無邊際。窮秋:深秋,秋末。殘:盡,指日之將落。②孤泉句:泉瀑從高空落下,形成一條白練。眾木句:樹木因生長峽岩高處,挨近雲層,顯出寒意。③危聞:驚聞.④寸心:猶言心。寄:寄托,安放。
  金陵懷古
  保暹
  石城秋月滿,煙水冷蕭蕭①。
  戰氣悲千古,歌聲散六朝②。
  螢飛宮草暗,霜白井桐凋③。
  竟日秦淮上,思賢莫可招④。
  [作者簡介] 保暹,北宋初年江南詩僧。生卒年、俗姓及生平事跡均已失考,金華(今屬浙江省)人,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為北宋九詩僧之一。除與希晝等八僧唱和外,與同代名士徐任、蔣白、徐希、張康等亦交往唱酬。有《處囊訣》,宋本《九僧詩》中存其詩二十五首,絕大部分為五言律詩,其詩節奏明快,詩味雋永。
  [說明] 金陵為古地名。戰國楚威王置金陵邑,秦稱秣陵,三國吳稱建業,晉改建康,五代梁置金陵府,南唐為江寧府,宋改建康府,明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改稱南京。其地為今江蘇省南京市與江寧縣。謝捽《鼓吹曲》:“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李白《金陵歌送別范宣》:“金陵昔時何壯哉!席卷英豪天下來。”皆指此。金陵為六朝古都,城內外古跡甚多。暹公遊金陵,訪名勝,作此懷古詩,確是觸目生情,感慨萬千。詩寫得雄健挺拔,滿懷激情。
  [注釋] ①石城:即石頭城,又稱石首城,位於今江蘇省南京市西北,因其地有石頭山,東晉時累石依山建城,故名。向為金陵外圍屏障,唐初即廢。後則以之代指金陵。蕭蕭:象聲詞,本指風聲,此處謂風過水上,水波動蕩搖撼而作蕭蕭聲。②戰氣:戰爭或戰火遺留下的景象。歌聲:歌舞之聲。六朝:三國吳、東晉、南朝宋、齊、梁、陳相繼建都於金陵,故金陵得名為六朝古都。③宮草:指故都舊宮苑的草。井桐:舊宮苑水井旁的梧桐樹。④秦淮:水名。有二源。東源出句容縣華山,南流;南源出溧水縣東廬山,北流。二源會合於方山,西經金陵城中,北入長江。相傳秦始皇於方山掘流,西入江,亦曰淮,因稱秦淮。曆代為著名的遊覽之地。杜牧《泊秦淮》詩:“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即指此水。南宋以來已大部淤塞。思賢句:意謂古都業已衰敗荒落,凋蔽不堪,再也沒有名人雅士來此聚集了。此處所謂賢指社會名流賢達。
  磻溪
  保暹
  不肯隨波自直釣,一朝以道佐成周①。
  後來亦有人於此,只把漁竿空白頭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磻(pán)溪:水名,在今陝西省寶雞市東南,源出南山,北流入於渭,一名璜河。傳說為周初太公望未遇文王時垂釣之處。《水經注?渭水》:“渭水之右,磻溪水注之。水出南山茲穀,乘高激流,注於溪中。溪中有泉,謂之茲泉。泉水潭積,自成淵者,即《呂氏春秋》所謂太公釣茲泉也。今人謂之丸穀。石壁深高,幽篁邃密,林障秀陰,人跡罕交。東南隅有一石室,蓋太公所居也。水次平石釣處,即太公垂釣之所也。”這也是一首覽物懷古詩,歌頌一位眾所周知的曆史名人——薑子牙。不過,詩中並未浪費筆墨敘述薑太公的豐功偉績,而是將其釣魚之舉突出強調出來,並將之與後世的垂釣者相比較。其實誰都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釣翁之意不在魚。古往今來,人們釣的是名、是利、是官、是權。薑太公是成功的垂釣者。曆朝曆代數不勝數其他的垂釣者呢?
  [注釋] ①隨波:隨波逐流,隨從大眾。直釣:相傳薑太公在磻溪垂釣,用的是直鉤且未上餌,願者上鉤,意不在魚也。道:指治國之道。成周:本意為西周的東都洛邑(洛陽),此處代指西周王朝。②把:握著,持著。
  江上書懷寄希晝
  文兆
  扁舟宿江上,脈脈興何窮①?
  吳楚十年客,蒹葭一夜風②。
  東林秋信斷,南越石房空③。
  向此都忘寐,君應與我同④。
  [作者簡介] 文兆,北宋初年嶺南著名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與生平事跡均不詳,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南越(今廣東、廣西地區)人。為北宋九詩僧之一。除與希晝等八僧唱和外,多與同代文人學士交往唱酬。五言詩寫得很好,詩風淡雅細膩,文字生動,格調清新。宋本《九僧詩》中存其詩十三首,全為五言。
  [說明] 江上,指兆公長江旅途之中。書懷即抒發自己的情懷並書寫下來。希晝,宋初著名詩僧,詳見前希晝《懷廣南轉運陳學士狀元》之作者簡介。這首五言律詩既記敘了兆公雲遊旅途的孤寂艱辛,更懷念嶺南舊居的美好風光,特別是表達出對時居廬山東林寺的希晝的深切懷念。詩寫得很真摯,感情深沉,頗為感人。
  [注釋] ①扁舟:小船。脈脈:本意為含情不語貌。南朝梁簡文帝《對燭賦》:“回照金屏堙A脈脈兩相看。”這埵鹿R靜、悄悄之意。②吳楚:吳楚地域,泛指今長江中下遊地區,約略包括今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諸省。蒹葭:蒹,荻草;葭,蘆葦;為常見的水草。比喻微賤平常。《詩?蒹葭》:“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韓詩外傳》二:“吾出於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門。”③東林:指江西廬山東林寺,詳見前慧遠《廬山東林雜詩》之說明。南越:也作南粵,今廣東、廣西一帶地區。秦始皇三十三年置桂林、南海、象郡。秦朝末年,趙佗自立為南越武王。漢元鼎六年置南海、蒼梧、鬱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崖、儋耳郡。今則以廣東為粵,浙江為越。石房:指兆公隱修之所。④向此:對此,為此。
  幽圃
  文兆
  遠與村橋接,深春積雨時。
  蘭芳人未采,花發蝶先知①。
  草密封閑徑,林疏露短籬。
  別來鋤久廢,身老恨歸遲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幽圃指嶺南某處兆公舊山之庭園。兆公雲遊吳楚,首尾十年,故園行漸荒廢,每思之,頗感淒愴。這首詩很細膩詳盡地描繪了兆公舊居庭園的位置、路徑、籬牆、花木等情況,表達了作者對故鄉的深切懷念。為什麼久久不去料理自己的園子,為什麼行年垂老還不歸去呢?只有文兆自己知道。
  [注釋] ①蘭芳:芳香的蘭花。多年生草本植物,春季開花,俗稱草蘭或春蘭。一莖一花,花味清香。一莖數花者為蕙,俗名蕙蘭。又一種開於秋季,亦一莖數花,以產於福建,故稱建蘭。②鋤:指鋤草松土等料理庭園之事。
  泛若耶溪
  行肇
  霽雨牽野情,孤舟遂茲賞①。
  積水連遠空,落日垂萬象②。
  岸回雲獨隨,山轉泉更響③。
  望望極寒源,猶言放輕漿④。
  [作者簡介] 行肇,北宋初年江南著名詩僧。生卒年、俗姓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天台(今屬浙江省)人,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為北宋九詩僧之一,與希晝等八位詩僧及其他同代文人學士時相唱和。其詩格調豪邁,筆力雄勁,很有氣魄。宋本《九僧詩》中存其詩十六首,除一首五古外,餘皆五言律詩。
  [說明] 若耶溪又名五雲溪,在今浙江省紹興市東南之若耶山下。相傳西施曾浣紗於此,故又名浣紗溪。李白《采蓮曲》:“若耶溪旁采蓮女,笑隔荷花共人語。”宋祁《送僧遊越》詩:“越絕天長曉霧低,若耶雲樹蔽春暉。”皆指此。又相傳為春秋時歐冶子鑄劍之所。道書稱為福地。泛若耶溪即在若耶溪上泛舟、行船。這首詩是肇公的代表作品。全詩語言精煉,想象豐富,節奏明快,韻律鏗鏘,用濃墨重彩描繪出若耶溪一帶無比美麗的水色山光。詩境甚佳,詩味甚足。
  [注釋] ①霽(jì):原意為雨止。凡雨雪止,雲霧散,皆可謂之霽。霽雨猶言雨霽。野情:猶言野趣,在田野郊外遊玩的情趣和興致。遂:遂心,如願。茲賞:這種賞玩的樂趣。茲為代詞,意為此,這。②垂:下掛,落下。萬象:指自然界的一切事物、景象。溫庭筠《七夕》有“金風入樹千門夜,銀漢橫空萬象秋。”即此意。③回:指回環曲折。轉:指彎曲交疊。④望望:猶言望,重複一字以強調。極:窮盡,終了。寒源:指溪水的源頭,發源地。放:放任。
  臥病吟
  行肇
  杉窗秋氣深,入夜四簷雨①。
  枕冷夢忽醒,獨對孤燈語。
  流螢隱回廊,驚鴻度寒渚②。
  空令一寸心,悠悠生萬縷③。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肇公傳世的十六首詩,這首五言詩風格迥異,別具特色。如果說行肇詩大多為胡笳號角,這首詩則無異於洞簫琵琶,前者雄渾嘹亮,高亢豪邁,後者則溫柔幽怨,委婉深沉。因為人生是複雜的,不但有高朋宴樂,遊賞放歌,也有孤身羈旅,獨居臥病。不同的環境造成了不同的心境,所以做出的詩,也就有不同的風格面貌。同樣,寫病中之情亦淋漓盡致,曲盡淒迷之狀,令人哀婉傷歎。這才是寫作高手,才是有造詣的詩人。肇公便是如此,此詩可以為證。
  [注釋] ①杉窗:窗外有杉樹,被杉樹和杉阻擋著的窗戶。四簷:屋頂的四面邊緣。②流螢:飛行無定的螢。回廊:盤旋曲折的長廊。驚鴻:驚飛的鴻雁。形容體態輕盈,指鴻,尤指美女。渚:水邊小洲。③寸心:猶言心。心位於胸中方寸之地,故稱寸心。萬縷:萬縷思緒。縷為絲,線。此處喻情思如絲線,綿長無盡也。
  晚次江陵
  簡長
  楚路接江陵,倦行愁問程①。
  異鄉無舊識,多難足離情②。
  落日懸秋樹,寒蕪上廢城③。
  前山不可望,斷續暮猿聲。
  [作者簡介] 簡長,北宋初年江南詩僧。生卒年、俗姓與生平履曆均已失考,沃洲(今浙江省新昌縣東沃洲山)人。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為北宋九詩僧之一,與希晝等八位詩僧及名士學者盧叔微、方仲荀等唱酬。宋本《九僧詩》錄其詩十七詩,幾乎全為五言詩。其詩簡潔明快,風格雄健高亢,很有功力。
  [說明] 次指旅途中的停留,也代指途中停留止宿的處所。江陵,縣名,在今湖北省。系春秋時楚國郢都。秦分為江陽縣,漢置江陵縣,唐以後升為府,入清複改為荊州府治。簡長乘舟雲遊,溯長江而上,旅途中暫宿江陵古城而作此詩。全詩寫景抒情,情景交融,充分表達了一位異鄉旅人孤苦淒涼的心情。詩寫得很真摯,很深沉。
  [注釋] ①楚路:古楚地區的道路,此處指水路,即長江航道。問程:問路,包括問路名和路途遠近等。②足:充滿。③寒蕪:指荒蕪的野草。廢城:指江陵。江陵自始置郢都至簡長寫詩時已是1400餘年的古城,業已淪落衰敗,故稱廢城。
  夜感
  簡長
  無眠動歸心,寒燈坐將滅。
  長恐浮雲生,奪我西窗月。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僧人雲遊,四海為家,然各個仍有其本鄉本山本寺。倦鳥歸林,遊子還鄉,浪跡萍蹤的遊方僧人何嘗不想回到自己的舊山。出外雲遊是為了增見識,閱世情,參學高德,瞻禮名山,到底還得回到自己的本寺去清修。這首詩就是寫長公在異土他鄉懷念故寺的心情。夜長難眠,心緒萬千,這些都不必去寫,那太累贅,而是寫靜夜枯坐,燈火將滅;而是寫浮雲生起,遮去西窗明月。這媮蘌繭菑@個信息:那月亮是不能遮去的,因為那是故鄉的月亮,看見那月亮,仿佛就看見了家鄉。百年之後的大詩人蘇東坡於其《水調歌頭》長詞中寫道:“但願人長久,千埵@嬋娟。”也是這種意思。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與行肇師宿廬山棲賢寺
  惟鳳
  冰瀑寒侵室,圍爐靜話長①。
  詩心全大雅,祖意會諸方②。
  磬斷危杉月,燈殘古塔霜③。
  無眠向遙夕,又約去衡陽④。
  [作者簡介] 惟鳳,北宋初年四川詩僧。生卒年及俗姓均不詳,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號持正,青城(今四川省都江堰市)人。為北宋九詩僧之一,與希晝等八位詩僧及陳豸、徐涉等名士詩文唱和。宋本《九僧詩》存其詩十三首,其中五言律詩十二首,五言古風一首。詩風雄渾蒼勁,情調委婉,意境深沉。
  [說明] 行肇,北宋初年著名詩僧,九詩僧之一,詳見行肇《泛若耶溪》作者簡介。棲賢寺為古代廬山著名大刹,在廬山東南棲賢穀內,唐宋時頗為鼎盛。詳見行因《臨終偈》注①。惟鳳與行肇為志同道合的詩友,共同掛單於棲賢寺。時在深冬,圍爐夜話,語甚投契,通宵達旦,卻也是極為快樂愜意之事。於是,又相約開春後一同去遊覽南嶽衡山。詩寫得很簡練,用字遣詞頗見錘煉功夫,意境亦幽遠,令人回味無窮。
  [注釋] ①冰瀑:猶言冰、冰淩。②《大雅》:《詩經》的組成部分,為周王畿內樂調。《大雅》多西周初年作品,雅意為正,與王政有關,反映王朝的重大措施或事件,曆來以之為正聲。此句意謂二人論詩,全合《大雅》宗旨。祖意:謂佛祖釋迦牟尼的意旨。諸方猶言諸天,佛家語,佛家謂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共有三十二天。③危:高大的。④遙夕:猶言整夜。衡陽:古縣名,在今湖南省南部,此處系指衡陽的南嶽衡山,為中國五嶽之一,亦宗教聖地,山中極多佛寺道觀。
  姑射山詩題曾山人壁
  惟鳳
  東西望朔漠,姑射獨崔嵬①。
  一片兩片雲,終南太華來②。
  根繞黃河曲,影落清渭隈③。
  深澗飲渴虹,邃河生秋雷④。
  古徑窮難盡。晴嵐撥不開⑤。
  海鷗飛上遲,邊風勁觸回⑥。
  傲隱非他古,依靈有奇才⑦。
  曾生心若何,猿聲終夜哀⑧。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姑射山在山西省臨汾縣西北,即古之九孔山,九孔相通,又名石孔山。曾山人,隱居於姑射山中的一位讀書人。山人指隱居於山中者。惟鳳遊姑射山,宿曾山人家,於壁上題此五言古風。本詩用曲折細膩的筆觸,描繪了曾山人隱地的山川形勝,也贊頌了曾山人的高尚人品和卓越才華。全詩一氣呵成,卻又由遠及近,由景及人,層次分明,開闔自如。
  [注釋] ①朔漠:北方沙漠地帶。朔指北方。杜甫《詠懷古跡》有“一去紫台連朔漠,獨留青塚向黃昏。”崔嵬:山峰高聳貌。屈原《九章?涉江》有“帶長鋏之陸離兮,冠切雲之崔嵬”。②終南:山名,在今陝西省西安市南。太華:山名,即西嶽華山,在今陝西省渭南縣東南。崔顥《經華陰》詩有“岧嶤太華俯鹹京,天外三峰削不成”。因遠望其形似華(花),故稱華山,其西有少華山。③根繞句:謂姑射山在黃河北岸,山麓距河不遠。清渭:清澄的渭水,此從《釋文》載“涇,濁水也;渭,清水也”事實正好相反,涇清而渭濁,涇渭分明。隈:角落。④深澗句:謂渴了飲用澗中映著虹影的溪水。飲渴虹語倒裝,實為渴飲虹,虹指有虹影的水。邃:深。秋雷,謂河水洶湧奔騰,其聲猶如雷鳴。⑤古徑:猶言老路,舊路。窮:搜求,衍義為研究、探討。嵐:山中霧氣。⑥海鷗:此處指水鷗、沙鷗。邊風:指北方邊野的風。勁觸回:指北風吹到姑射山被猛烈地擋住碰回。⑦傲隱:出於高傲、清高而隱居。非他古:他並非最早,謂此前姑射山亦有人隱居。靈:地靈,靈秀之地。奇才:特別罕有的人才。⑧曾生:指詩題中的曾山人,其事跡無考。
  池上鷺分賦得明字
  惠崇
  雨絕方塘溢,遲徊不複驚①。
  曝翎沙日暖,引步島風清②。
  照水千尋回,棲煙一點明③。
  主人池上鳳,見爾憶蓬瀛④。
  [作者簡介] 惠崇,北宋初年江南詩畫名僧。生卒年及姓氏字號均不詳,大約公元975年左右在世,淮南(今江蘇省揚州市)人,一作建陽(今屬福建省)人。能詩善文,曾與希晝等八位詩僧唱和,作品結為《九僧詩》。畫亦有名,尤善水墨小品,人稱“惠崇小景”,葛立方、蘇軾對他畫的小景極為推崇。又取己詩作百句圖,刊石於長安。與當時名士寇准、潘閬、楊雲師、吳黔等詩詞唱和,交往密切。宋本《九僧詩》中存其詩十一首,全為五言。詩風遼闊高亢,蒼勁雄健,很有氣勢。
  [說明] 分賦即分題,系舊時作詩的一種方法:數人相約,以抽鬮的方法分別抽得詩題以賦詩,有時詩題上且附韻,即既分題又分韻,有一次,丞相寇准把惠崇請到自家的園林堙A兩人談詩論文,觀花賞景,興致極高,便按如上方法作起詩來。寇准抽鬮得柳題青韻,惠崇則抽得鷺題明韻。這樣做詩,既定題又定韻,畢竟不是易事。惠崇搜盡枯腸,從中午直到傍晚,終於作出這首五律。寇准沒有作出,於是認輸。這首詩寫盡了白鷺嫻雅高潔、照水臨風的姿態,又從把鷺比作鳳而聯想到僊山寶島蓬萊、瀛洲。形象生動,聯想豐富。
  [注釋] ①絕:盡,停止。遲徊:遲疑徘徊狀。②曝翎:曬羽毛。引步:邁開大步。③千尋:古代八尺為一尋。千尋極言池水之深。棲煙句:意謂煙波中一只鷺站在那兒倍覺醒目。④鳳:指鳳凰,古代傳說中百鳥之王,雄為鳳,雌為凰。此處借指鷺。蓬瀛:指蓬萊、瀛洲,和方丈合在一起,並稱為古代傳說中的“三神山”。
  中夜起
  惠崇
  初月不到曉,夜色何冥冥①。
  獨立秋江上,風波卷寒星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崇公善繪小景,而這首詩便是一幅小景,一幅精致、玲瓏、清新、雋永的小景。截取生活的一個斷面,秋中夜起,獨立江幹,所能看到的是孤月、寒星,夜色蒼茫,詩人憂鬱,是一幅多麼動人的景致。詩與畫是相通的。前人評王維“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王維工詩善畫,崇公亦工詩善畫。移王維之評於崇公,亦無不可。
  [注釋] ①初月:新月,農曆每月上旬之月。冥冥:晦暗,昏昧。《詩?無將大車》有“無將大車,維塵冥冥。”又作高遠,深遠。揚雄《法言?問明》又有“鴻飛冥冥,弋人何篡焉。”②秋江:秋天的江畔。寒早:謂深秋寒風凜冽,天空的星星閃爍,亦似畏寒戰栗一般。
  塞上贈王太尉
  宇昭
  嫖姚立大勳,萬媯揮祖^①。
  馬放降來地,雕閑戰後雲②。
  月侵孤壘沒,燒徹遠蕪分③。
  不慣為邊客,宵笳懶欲聞④。
  [作者簡介] 宇昭,北宋初期江南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事跡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大約為今江蘇省南部地區人。北宋九詩僧之一,與希晝等八位詩僧結社唱和,並與朱嚴、曹商、駱偃、魏野等名人學士交往唱酬。宋本《九僧詩》中存其詩十三首,全為五言律詩。其詩風格明快清新,慷慨雄勁,飽含高昂的激情。
  [說明] 塞上為邊界之上,指軍事要地。王太尉,不詳何人。太尉為秦所置官位,金印,紫綬,掌一國軍事大權。漢因之,其尊等同丞相。西漢後期改為大司馬,職權依然。東漢初複稱太尉。後代雖多有沿置,但一般為加官,無實權。明始廢。自古以來,邊疆戰火頻仍,邊民生活動亂,成為曆代統治階級極大憂患。北宋自“杯酒釋兵權”後,國勢積弱,邊釁時起,邊患貫徹始終,北宋末年徽、欽二宗亦被金人俘去。故此,有志男兒多投筆從戎,揚威邊疆。這首詩便是歌頌王太尉粉碎侵略、保衛邊疆的豐功偉績。以“馬放降來地,雕閑戰後雲”來形容戰後邊疆的和平景象,成為一時傳誦的千古名句。詩寫得很有氣魄,很有力度。
  [注釋] ①嫖(piāo)姚:輕捷強健的樣子。杜甫《後出塞》之二有:“借問大將誰,恐是霍嫖姚。”指西漢大將霍去病強悍勁捷,又霍去病曾任嫖姚校尉。大勳:偉大的功勞。妖氛:本意為妖氣,此處指外敵入侵所制造出來的戰爭氣氛。②降來地:因敵國投降而收複回來的國土。雕:猛禽名,亦作蹷。似鷹而大,黑褐色。《史記?李將軍傳》有“是必射雕者也”。戰後雲:戰爭結束後和平而晴朗的天空。③壘:戰壘,指軍營牆壁或防守工事。燒:野火。蕪:亂草。④邊客:指北方邊遠之地的旅客。笳(jiā):古管樂器名。漢時流行於西域一帶少數民族間,初卷蘆葉吹之,與樂器相和,後以竹為之。魏晉以後,以笳笛為慶典或儀仗之樂。蔡琰《悲憤詩》中有句雲“胡笳動兮邊馬鳴,孤雁歸兮聲嚶嚶。”宵笳指夜間吹笳。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幽居即事
  宇昭
  掃苔人跡外,漸老喜深藏①。
  路僻閑行遠,春晴晝睡長②。
  餘花留暮蝶,幽草戀殘陽③。
  盡日空林下,孤禪念石霜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幽居即隱居,即幽靜地居住於某處。即事,記事也。這是昭公記敘自己隱居生活的一首詩,與其他高昂激烈的詩可作對比。通過作者細致的觀察和描繪,昭公隱居之所幽靜美麗的景象浮現在我們面前。這種幽居生活是寂寞的,但也有難得的安寧,自由自在,樂在其中。
  [注釋] ①人跡外:指人跡不到的地方,極言其地之偏僻。深藏:本意為深密地躲藏起來,此處指不與外界交接,閉門謝客,獨自隱修。②閑行:猶言散步。③餘花句:遺留下來的還沒有雕謝的花兒留住了傍晚的(也是最後的)一批蝴蝶。幽草:安靜的、不顯眼的草。殘陽:即將落山的夕陽。④孤禪:獨自坐禪。石霜(807-888),唐代高僧,法名慶諸,俗姓陳,廬陵新淦(今江西省新幹縣)人。住潭州石霜山,因以為號。他以石霜山為基地,大力弘揚禪宗佛法。唐僖宗派專使賜紫袈裟,堅辭不受。光啟末坐化,敕諡普會大師。
  聞蛩
  懷古
  幽蟲侵暮急,斷續苦相親①。
  夜魄沉荒壘,寒聲出壤鄰②。
  霜清空思切,秋永幾愁新③。
  徒感流年鬢,莖莖暗結銀④。
  [作者簡介] 懷古,北宋初年四川詩僧,生卒年及生平履曆不詳,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峨眉(今四川省峨眉山市)人。北宋九詩僧之一,與希晝等八位詩僧結社唱和,又與當時名士田錫等交遊。宋本《九僧詩》中存其詩九首,全為五言律詩。其詩清新流利,委婉深沉,頗享盛名。
  [說明] 蛩(qióng)系蟲名,有多種,此處專指蟋蟀。白居易《禁中聞蛩》詩“西窗獨暗坐,滿耳新蛩聲”。即指此。這首夜坐聞蛩詩摹寫寒蛩之鳴,長夜之寂,曲盡其妙;意思是蛩聲催去了歲月,催白了鬢發。詩寫得很細膩,很深沉,很有感染力。
  [注釋] ①幽蟲:此處指躲藏在幽秘之處的蛩,即蟋蟀。侵暮急:暮夜中鳴叫得很是急迫,不停地鳴叫。相親:指蛩鳴之聲不停地傳入耳來,似乎蛩與人很是親近。②夜魄:月光。魄通霸,指月初上或將沒時的微光,泛指月光。荒壘:荒涼的圍牆邊。寒聲:指蟋蟀幽怨淒涼的鳴叫聲。壤鄰:即鄰居,因土地相接,故名。③霜清:言霜很重,顯得清冷。切:貼近,密合。永:長。④流年:光陰,年華。因易逝如流水,故稱。杜甫《雨》詩句有“悠悠邊月破,鬱鬱流年度”。結銀:凝結成銀色。金黃銀白,鬢發成銀色指斑白也。
  爛柯山
  懷古
  僊家輕歲月,浮世重光陰①。
  白發有先後,青山無古今②。
  局終柯已爛,塵散海尤深③。
  若覓長生路,煙霞無處尋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此題詩共二首,今選其之一。爛柯山為山名,又名石室山,在今浙江省衢州市南,為傳說晉人王質觀棋處,詳見護國《題醴陵玉僊觀歌》注⑥。又今河南新安、山西沁縣、廣東高要都有爛柯山,皆相傳樵子遇僊處。懷古這首詩並沒有用很多筆墨來描寫爛柯山,而是從爛柯山的故事傳說生發出諸多感慨:人生易逝,成僊無門。
  [注釋] ①僊家:僊人。浮世。人間,人世。此處僅指世俗之人。②白發句:指人早晚會死。青山句:指山河永不變更。③局:棋局。柯:斧柄。塵:塵土、塵霧。④長生路:達到長生不老的途徑。煙霞:此處系指僊人居處,如僊山、僊島等。
  留題雲門寺
  智仁
  秦峰千古寺,豈易得躋攀①
  一夢幾回到,片心長此閑②。
  溪光涵石壁,秋色露松關③。
  靜室孤禪後,寒鍾夜滿山。
  [作者簡介] 智仁,一作智淳,北宋初期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與生平事跡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75年前後在世。工詩能文,尤長五言律詩,原有集名《吟窗雜錄》,已佚,僅少量詩散見於各種選本或筆記雜著中。詩風清俊秀逸,朗然可誦。
  [說明] 此雲門寺在今浙江省紹興市南若耶山上。詳見仲休《雲門寺》之說明。智仁遊覽雲門寺,題寫此詩,留作紀念。詩一開頭,就寫這座千年古刹,不易登攀,從而引出自己曆來為之向往、崇拜的一番感慨。詩的後二聯精煉地描繪了雲門古寺具有典型意義的自然風光和禪修氣氛。詩的確寫得很清雅妙曼,很有靈氣,很有文采,很有意境。
  [注釋] ①秦峰:指秦望山,在今浙江省紹興市東南。《史記》雲:“秦始皇登之以望南海,自平地以取山頂,七堙A懸磴孤危,徑路險絕。”此處以之代指若耶山,因若耶山與秦望山相連,屬同一山系,故有此稱。躋(jī)攀:登攀。韓愈《聽穎師彈琴》詩:“躋攀分寸不可上,失勢一落千丈強。”②片心:一心。③松關:此處指松木所制的門戶。
  題逆旅壁
  寶□
  滿院秋光濃欲滴,老僧倚杖青松側①。
  只怪高聲問不應,嗔餘踏破蒼苔色②。
  [作者簡介] 寶□(?-1077),北宋光州(今河南省潢川縣)、黃州(今湖北省黃岡縣)一帶的狂僧。生年及姓氏籍貫均不詳,死於熙寧十年,享年約一百三十歲左右。據說他行為怪誕,不拘規戒,行蹤飄忽,人莫能測。偶爾作詩,直抒胸臆,頗有特色,惜多不傳。關於他的神奇傳說甚多,但未必盡皆可信。
  [說明] 逆旅即客舍,現在一般稱旅社或旅館。寶□性格好動,喜遨遊,所至之處,又喜題詩於壁。這首七言絕句便是他在一家客舍牆壁上題寫的即興之作。我倚杖看松,高聲地問你(指逆旅主人)前面還有何去處,有何景致,你居然不回答我,那就莫怪我自己去勘尋,把你庭院和屋旁的青苔給踏壞了。全詩抓住生活中的一件細微小事來進行鋪陳描寫,寫得輕松活潑,生動形象,充分表現出一股清新而又親切的生活情趣。
  [注釋] ①滿院句:意謂秋天的風光表現得很充分,很濃鬱,濃得要滴出來一般。極言秋意之濃,秋景之美。②嗔(chēn):生氣,責怪。蒼苔:青色的苔蘚。
  白雲莊
  顯忠
  門外僊莊近翠岑,杖藜時得去幽尋①。
  牛羊數點煙雲遠,雞犬一聲桑柘深②。
  高下閑田如布局,東西流水若鳴琴③。
  更聽野老譚農事,忘卻人間萬種心④。
  [作者簡介] 顯忠,北宋初期浙江杭州龍興寺僧。為詩僧贊寧的法嗣。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事跡均不詳,大約公元979年前後在世。能詩善文,律絕皆長。詩風清新明快,格調沉鬱悲壯。原有集,不傳。作品散見於《宋高僧詩選》、《宋詩紀事》及各種雜著與地方志書中。
  [說明] 白雲莊系杭州西湖西南面的一所山莊,具體位置不詳,早廢。北宋時,白雲莊為西子湖畔有名的遊覽之處,依山傍水,風景清幽秀美。顯忠亦是乘暇到白雲莊一遊,頗多觀感,於是寫下這首七言律詩。詩描寫了山莊及其周邊的美麗環境,立意在詩之尾聯,也便是忠公此行的最大收獲:寄情農家樂,忘懷塵間事。可以說,寓意是很深的。
  [注釋] ①僊莊:指白雲莊,極言山莊之美麗。翠岑:青翠的山嶺。幽尋:意謂靜靜地、悄悄地尋找。②桑柘:農家日常喜栽植的樹木,以其桑葉、柘葉養蠶。③高下句:謂田疇有高有低,尤其是其形狀各異,有如圍棋布局。鳴琴:猶彈琴。④野老:山野中的老人、老農。譚:同談。心:這是有計謀、機巧之意。
  閑居
  顯忠
  竹婼s茅倚石根,竹莖疏處見前村①。
  閑眠盡日無人到,自有清風為掃門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正因為心中了然,自不會忙碌營求,自然就有閑暇。正因為有閑,才會思索吟詠,才有這樣美妙的詩篇。閑居而能作出好詩,又何所謂閑,閑也值得。這首詩寫盡忠公隱居之處的環境風貌,落筆卻總是閑。閑到盡日睡眠,無須應對來客,閑到清風掃地,無須自己動手。話說得夠透徹了。質白簡淡,意思全在堶惜F。
  [注釋] ①編茅:用茅草編紮屋頂,即屋頂用茅草覆蓋,故亦以編茅代指茅屋或一般簡陋的房屋。石根:指山岩腳下。②閑眠句:謂整日無人來往,可以安睡。盡日即整日、全天也。自有句:謂清風陣陣拂來,掃除地上灰塵、門前落葉。此聯兩句為千古傳誦的名句,極言僧家隱修生活的清靜自在,閑適安樂,形象特別生動。
  隱嶽洞
  顯忠
  融結自何時,曾為幾陵穀①。
  不見昔賢蹤,空遺此岩腹②。
  一徑斷煙榛,千岑老雲木③。
  尋常人更稀,虎豹暗棲宿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隱嶽洞在今浙江省紹興東北石城山中,為一小山洞,相傳唐時有一名姓嶽的高士隱居於此,故名,今廢。唐乾寧三年(公元896年)錢鏐討伐董昌攻打石城山,即此。忠公遊曆至此,見到的已是荒涼敗落景象,絕不是人類可以居住的地方。再緬懷昔賢遺跡高風,難免感慨萬千,發而為詩。
  [注釋] ①融結:這堿O指隱嶽洞的岩洞之形成。陵穀:本意指地面高低形勢的變動,後亦用以喻世事的變化。②昔賢:指曾在此隱嶽洞中隱修的高賢。空遺:指隱嶽洞還遺留在山岩之腹地。③一徑:一條路。煙榛:煙霧籠罩的灌叢。榛為叢木,指灌木或小喬木。千岑句:謂千百座山峰上的樹木皆已蒼老。雲木謂山峰極高處和雲在一起的樹木。④棲宿:居住。
  戴雲山吟
  智亮
  戴雲山頂白雲齊,登頂方知世界低。
  異草奇花人不識,一池分作九條溪。
  [作者簡介] 智亮(?-約1012),北宋初福建泉州戴雲山僧。生卒年及姓氏籍貫均不詳。初出家於福州開元寺,後長居泉州戴雲山中麓之戴雲寺。常赤膊化緣,招搖過市,人皆稱“袒膊和尚”。能詩,作品多已失傳。
  [說明] 戴雲山又名佛嶺,在福建省德化縣西北,高聳挺拔,山頂常年為雲霧所籠罩,為戴雲山脈之主峰。山頂有池名龍潭,深不可測,池水下泄分流為尤溪、大樟溪、古瀨溪、木蘭溪、西溪、藍溪、新溪、感化溪、龍溪等九條溪流。花木蔥龍,風景秀美。這首詩描寫出戴雲山種種自然風光。詩寫得清新流暢,既含哲理,又富意境。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遊解城中條山聯句
  用晦
  萬仞雲根泉,清冷濯我足①。一晦
  森森灑爪甲,凜凜寒肌肉②。一衢
  來初自試探,坐久頻舒縮③。一野
  觸開浪花白,踏破苔痕綠④。一衢
  肺腑亦澄澈,形影相照燭⑤。一晦
  忽罷避遊魚,未歸妨渴鹿⑥。一野
  懼濁遠泥沙,就陰憐草木⑦。一衢
  浸潤易調暢,狎玩難拘束⑧。一識
  欲伐我未能。先起人何速⑨。一野
  此會高且閑,願繼漁父躅⑩。一晦
  [作者簡介] 用晦,北宋初期江南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84年前後在世。估計為江南吳地(今江蘇省南部)人。擅長詩文,尤善五言。與同代名士魏野、李識、王衢等友善,時相唱和,作品惜多失傳。
  [說明] 此詩題之後,附有一段引言,其文曰“解城之南,出五堙A抵中條山。山有絕壁介立,儼若峽束,緣岸溯流,似有人跡。琅琊王衢、趙郡李識、處士魏野、江東僧用晦,披榛索徑,深入數百步,止於泉石之畔。道路未遠,塵事且隔,雲鳥風物,鳴動左右,而山語野笑,樂生盡日。因相與濯足,命為聯句詩一章,凡二十句,用晦書於岩壁。時淳化五年秋八月三十日”。解城為古州縣名,治所在今山西省運城縣西南解州鎮。中條山即在此南面。賦詩時人各一句或幾句,合而成篇叫聯句。最早有漢武帝與諸臣合作的《柏梁詩》。劉勰《文心雕龍?明詩》稱“回文所興,則道原為始;聯句共韻,則柏梁餘制”。即此之謂也。這篇《遊解城中條山聯句》之作系用晦、王衢、魏野、李識四人合作而成,各人所聯之句不盡相等,而以晦公作首聯和末聯並由晦公親書於岩壁,則可知晦公為主力也。王衢與李識的生平事跡均已失考,魏野為北宋蜀人,字仲先,嗜吟詠,不求聞達,居陝州(治所在今河南省三門峽市)之東郊,自築草堂,彈琴賦詩其中,號草堂居士。著《草堂集》。大中祥符初(公元1008年前後)遼使至,言本國得其集上部,願求下部,宋真宗詔令予之。與李瀆一同被薦舉,但魏野力辭,詔令州縣常加照顧。卒贈秘書省著作郎。淳化五年為公元994年。作聯句詩時,須參加合作者人品志趣相類,學識水平相當,上承下繼,配合默契,成功者往往一氣呵成,天衣無縫,全似一人之作。否則,各搞一套,各自為政,東拉西扯,勉強拼湊起來,自然會不倫不類,貽笑大方。晦公與王、魏、李三位名士既是同道好友,且皆有深湛文學造詣,通力合作,此詩自然成功。全詩圍繞著一同在山溪中濯足這一生活情節進行描繪和發揮,關於溪泉的來源,水性的清冷,水質的澄瑩,水中的遊魚,水邊的草木,濯足後的感覺與聯想,莫不曲盡其詳,曆曆敘述,層次分明,有條不紊,這自然是一首珠聯璧合的上乘佳作。措辭精煉,語言准確,形象生動,想象豐富,都是明顯的長處。
  [注釋] ①萬仞:極言其高。仞為古時長度單位,其規定各朝各代不盡相同,有一仞為七尺、八尺、五尺六寸、四尺等多種,而各朝各代尺與寸之間的比率亦各有別。雲根泉:從萬仞高的山頂雲霧的根部湧出來的泉水,極言泉源之遠。濯(zhuó):洗去汙垢。②森森:寒噤貌。爪甲:指甲和趾甲的通稱。凜凜:寒冷貌。③試探:指試著探測泉水的冷暖。舒縮:指自如地伸展和收縮。④觸開句:用腳踢水,散出一片雪白的水花。踏破句:用腳踩地,苔蘚被踏破,現出一片碧綠。⑤肺腑:比喻內心。王實甫《西廂記》四本折:“別恨離愁,滿肺腑難淘寫。”澄澈:清澄透明狀。形影句:身形身影都被燭光照耀一般,謂光明正大、表埵p一。⑥罷:停止,指不再踢水。未歸句:謂停留很久,還不歸去,因此渴鹿不敢到溪邊來飲水。⑦濁:渾濁。就:靠近。憐:喜歡。⑧浸潤:本意為沾潤、沾濕,此處指雙足在泉水中浸泡。調暢:指血脈流轉得通暢。狎玩:此處謂隨意、任意地玩樂。⑨伐:本意指功勞,引申為誇耀自己。⑩高:高雅。閑:舒適。願繼句:願意追蹤漁父的足跡,指像漁父一般長久地留連在溪水邊。躅:指足跡。
  送簡長師陪黃史君歸江右
  尚能
  相送隨旌旆,離情亦萬端①。
  霜洲楓落盡,水館月生寒②。
  接話嘗茶遍,聯詩坐漏殘③。
  歸期在岩壑,郡邸想留難④。
  [作者簡介] 尚能,北宋初期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85年前後在世。工詩能文,時有盛名,詩長五言,惜大多失傳,此詩載《宋高僧詩選》。
  [說明] 簡長,北宋九詩僧之一,見簡長《晚次江陵》之作者簡介。黃史君名黃庠,字長善,分寧(今江西省修水縣)人。他博學強記,超敏過人。初至京師,舉國子監、開封府、禮部皆第一,名動京師,所作程文,廣為傳誦,外邦亦知重惜。任京都史官,未久,以病辭歸,卒於故堙C又,他是北宋名詩人黃庭堅的堂伯父。江右即今江西省。尚能此詩,既送簡長,也送黃庠,因簡長陪同黃庠回江西。詩中回顧同簡長一起品茗聯詩之樂,也推測這次旅途奔波之苦,希望能盡快與簡長相見。
  [注釋] ①旌旆(jīng pèi):旗幟的通稱。旌為用旌牛尾和彩色鳥羽作竿飾的旗,旆為旗末如燕尾的垂旒。萬端:各種各樣,指很多。②霜洲句:江畔沙洲上楓樹因霜而落葉。水館句:江畔旅舍的水堙A月光也顯出寒意。③接話:交談,與後聯詩相對。聯詩:數人合作做詩,每人一聯數聯,綴合成篇。漏殘:指天將黎明。④岩壑:代指山林隱修之處。郡邸:郡城指郡守官邸,此處卻指黃史君的府上。
  登京口古台夜望
  子熙
  適意江天外,孤吟上古台①。
  海門帆正泊,京口雁初來②。
  露冷蟾輪轉,河秋鬥柄回③。
  故山千媢j,歸思幾悠哉④!
  [作者簡介] 子熙,北宋初期著名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86年前後在世。原有集,已佚。此詩載《宋高僧詩選》。
  [說明] 京口為古城名。三國吳時稱為京城,孫權將首府從蘇州遷到這堙C二年後遷到南京,遂改為京口鎮。東晉、南朝時稱京口城。為古代長江下遊的軍事重鎮。地在今江蘇省鎮江市。古台未詳所指。子熙月夜登京口古台,遠望江天一色,帆泊待發,北雁初來,不由自主地懷念起千堣坏~的故山,遂有此詩。詩也寫得很凝煉,很有感情。
  [注釋] ①適意:順心。《世說新語?識鑒》:“張季鷹(翰)辟齊王東曹椽,在洛見秋風起,因思吳中菇菜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意耳,何能羈宦數千堨H要名爵!遂命駕便歸。”②海門:長江東流入海,遠望江岸漸窄,極目處夾江如門,因是稱之海門。③蟾輪:月亮。唐吳融《和韓致光侍郎無題三首十四韻》之二:“戲應過蚌浦,飛合入蟾輪。”鬥柄:即鬥杓。北鬥七星,四星像鬥,三星像杓,杓即柄。這堨H之代北鬥七星。④悠哉:遙遠、漫長,無窮盡之意。
  上慧日禪師
  用文
  京寺居來久,終年獨掩扉①。
  吟餘花落硯,定起月生衣②。
  樹隱宮禽迥,鍾鄰禁漏微③。
  朝賢盡知己,休夢錦城歸④。
  [作者簡介] 用文,北宋初期著名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988年前後在世。工詩能文,有名於世,原有集,已佚。此詩加載《宋高僧詩選》。
  [說明] 宋代名慧日或字號慧日的禪師有多位,此處不詳所指。據詩文推斷,當為用文的前輩師尊,應當是川中高僧而長居京城者。這首詩詳細地記述了慧日禪師在京城隱修和交往情況,擔心他再也不能回四川的故山。詩寫得很細膩,很深沉,很有意境。
  [注釋] ①扉(fēi):門扇。②吟餘:吟罷。定起:入定結束。月生衣:月光照在衣服上。③宮禽:皇家林苑所飼養的珍禽。迥(jiǒng):遠。曹植《雜詩》之一有“之子在萬堙A江湖迥且深,方舟安可極,離思故難任”。禁漏:皇宮中的計時漏滴。④朝賢:朝廷中的名臣賢士。錦城:成都的別稱。陸遊《懷成都十韻》有句雲“放翁五十猶豪縱,錦城一覺繁華夢”。
  書光化軍寺壁
  秘演
  萬家雲樹水邊州,千堿謆楔@錫遊①。  晚渡無人過疏雨,亂峰寒翠入西樓。
  [作者簡介] 秘演,北宋初山東僧。生卒年及姓氏籍貫均不詳,大約公元990年前後在世。能詩,長於白描,與同代文豪石曼卿最友善。原有集,今不傳。歐陽修為其詩集作序時說:“曼卿隱於酒,秘演隱於浮屠,皆奇男子。”石曼卿認為秘演之作“雅健有詩人之意”。
  [說明] “軍”為宋代地方行政區劃名,有兩種,一種與府、州同級,一種與縣同級。光化軍屬縣級,在今湖北省隨州市境內。秘演雲遊至此,有感於這堬M幽美麗然而又荒涼冷落的自然景觀,便作了這首七絕,題寫在他所寄宿的寺廟的牆壁上。這首詩韻律十分柔和,詞語相當凝煉,尤其是在氣氛的渲染和意境的制造方面很下了一番功夫。從而,在寫景的基礎上,也便隱晦地流露出一個漂泊流浪、四海為家的雲遊者惆悵迷惘的情緒。
  [注釋] ①水邊州:光化軍在溳水之濱。錫:僧人所用的錫杖。僧人雲遊時一般均持錫杖托食缽而行,因而“卓錫”、“托缽”便成了僧人雲遊的代名詞。此處一錫固然指一支錫杖,亦代指一個僧人。
  山中
  秘演
  結茅臨水石,淡寂益閑吟①。
  久雨寒蟬少,空山落葉深。
  危樓乘月上,遠寺聽鍾尋②。
  昨得江僧信,期來此息心③。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究竟是什麼山,我們不得而知,但卻是一座極幽靜極美麗的山,演公即隱居於此。這首詩便寫盡了演公於此山中靜修的種種情況。詩善造境,乃演公特長。如此優美的境界,難怪另一位僧友也要來此居住了。
  [注釋] ①結茅:指蓋造簡陋的房屋。因其屋頂用茅草所蓋,故稱。韋應物《淮上遇洛陽李主簿》詩有“結茅臨古渡,臥見長淮流”。水石:猶言山和水,有泉水又有岩石。澹寂:恬靜而又孤寂。益:增加。閑吟:隨便吟詩。②危樓句:乘著月光爬上高高的樓頂。危樓,高樓也。遠寺句:循著鍾聲去尋找遠處的寺廟。③江僧:指乘船在江河上漂泊的僧人,不詳所指何人。期:希望。息心:排除雜念。袁宏《後漢紀?孝明皇帝紀》雲“沙門者,漠言息心,蓋息心去欲,而歸於無為也”。
  酬蘇屯田西湖韻
  遵式
  雨餘殘景照漁家,漁子鳴榔徹郡衙①。
  今夜相呼好垂釣,平湖新雨漲蒹葭②。
  [作者簡介] 遵式(964-1032),北宋初浙江武林天竺慈雲寺僧。字知白,俗姓葉,天台(今屬浙江省)人。他畢生精研淨土宗,頗具心得,著有多種懺儀行世。居下天竺時,因寫作並宣講《淨土懺法》而獲盛名,時人皆稱其“慈雲懺主”。卒後百年追賜號“懺主禪慧大法師”。作品尚有《天竺靈苑集》等。
  [說明] 蘇屯田情況不詳,可以推知他曾經擔任過管理屯田事務的官職,而且能詩,與遵式相互酬唱。蘇屯田寫的西湖詩究竟如何,不得而知,而遵式酬答蘇屯田的這首絕句卻的確是一首不可多得的好詩。這首詩截取日常生活中的一個斷面——垂釣,著重描寫了杭州西湖新雨之後傍晚時分的優美景致和漁家生活的情形。詩寫得精煉、清新、生動、活潑,有韻味,有意境,由於充分借助形象來說話,故而也就充滿了生活氣息。西湖在浙江省杭州市區西部,為我國著名的遊覽勝地。漢時稱明聖湖,唐後始稱西湖,古時原與杭州灣相通,後因泥沙淤積而成內湖,面積約5.2平方公堙C環湖有北高峰、南高峰、玉皇山等,湖中以孤山、白堤、蘇堤分隔成埵韐礡B外西湖、後西湖、小南湖及嶽湖。湖光山色,風景綺麗。舊以“三潭印月”、“蘇堤春曉”、“平湖秋月”、‘雙峰插雲”、“柳浪聞鶯”、“花港觀魚”、“曲院風荷”、“斷橋殘雪”、“南屏晚鍾”、“雷峰夕照”合為“西湖十景”。20世紀50年代後全面疏浚,環湖名勝修葺一新。
  [注釋] ①殘景:指夕陽。漁子:漁人,漁夫。榔:捕魚時用以敲船驚魚的長木條。徹:響徹。②蒹葭:初生尚未抽穗的蘆葦。
  寄劉處士
  遵式
  度月阻相尋,應為苦雨吟①。
  井渾茶味失,地潤屐痕深②。
  鳥背長湖色,門閑古樹陰③。
  想君慵更甚,華發晝方簪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劉處士不詳所指。處士系未仕或不仕的讀書人,一般來說,多為隱士。因逢雨季,式公不能去探訪劉處士,劉處士也不能來拜訪式公,式公很是苦惱,便寫了這首詩托人帶給劉處士,簡潔地說明自己未能前去的原因,敘述了自己目前的生活狀況,同時也揣測劉處士目前在幹些什麼。詩寫得很凝煉,很生動,人物形象非常鮮明。
  [注釋] ①度:過,通渡,度月猶言度日。②井渾:因多雨致使井水渾濁。潤:濕也。屐(jī):木屐,底有二齒,以行泥地。《漢書?爰盎傳》雲“屐步行七十堙C”引申為鞋的泛稱,如草屐、錦屐。③鳥背句:二解,一言鳥的背部顯出湖水的顏色。一言鳥飛翔並映影在湖色之中,均通。長湖:大湖。此處指西湖。門閑句:謂樹陰濃密,門庭冷落。④慵(yōng):懶惰,懶散。白居易《詠慵》詩雲“有琴慵不彈,亦與無弦同。”華發:老人的花白頭發。唐元稹《遣病》詩之五有句“華發不再青,勞生竟何補?”亦可引申為老人之稱。簪(zān):本為插入發髻或冠的針,此處作動詞,意為插,戴。唐李嶠《扈從還洛呈侍從群官》詩句“並輯蛟龍書,同簪鳳皇筆。”即作動詞用法。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贈林逋處士
  智圓
  深居猿鳥共忘機,荀孟才華鶴氅衣①。
  滿砌落花春病起,一湖明月夜漁歸②。
  風搖野水青蒲短,雨過閑園紫蕨肥③。
  塵土滿床書萬卷,玄眕何日到松扉④?
  [作者簡介] 智圓(976-1023),北宋浙江錢塘孤山瑪璃院僧。俗姓徐,一說姓陳,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字無外,別號中庸子。他與著名處士林逋為近鄰好友,經常詩詞酬答。他能詩善文,七言律詩寫得尤其好。著作極多,主要有《閑居編》等。
  [說明] 古時稱有才德而隱居不仕的人為處士。林逋(967-1028)便是北宋初一位著名的處士、詩人。他字君複,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隱居於西湖孤山,種梅養鶴,終身不仕,也不婚娶,人們稱其為“梅妻鶴子”,卒諡“和靖先生”。其詩風格淡遠,格調清新,內容大都反映他的隱逸生活和閑適心情,很多名句為後世傳誦。作品有《林和靖詩集》傳世。智圓與林逋既是同鄉又是近鄰且是摯友,寫這首詩贈給林逋,對林逋的人品和才華深表贊慕,對林逋的隱居生活,寫得細膩生動,娓娓動聽,充分表現出作者對朋友的深情厚意,對人才埋沒的憤慨和惋惜。
  [注釋] ①深居句:意謂隱居在山中與猿鳥為伴,忘卻了社會形勢和利害關系。荀孟:荀子和孟子。荀子(約前313-前238),戰國時思想家、教育家。名況,時人尊號“卿”,趙國人。著作有《荀子》。孟子(約前372-前289),戰國時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名軻,字子輿,鄒(今山東省鄒城市東南)人。著作有《孟子》。以上兩人都是我國古代最著名的大思想家和大學者,他們的學說對後代有極為巨大的影響。這塈滫L逋處士比作荀子和孟子。鶴氅衣:鳥的羽毛制成的裘,隱士或道徒多愛穿此服。②砌:台階。③蒲:一種水生植物,野生。嫩蒲可食,成蒲可以制席。蕨:普遍生長於我國南方的一種多年生草本植物。幼時可食,稱蕨菜,根莖含澱粉,稱蕨粉。也可入藥。④玄眕:玄為赤黑色,眕為淺紅色,古時常用這兩種顏色來染制祭服。這堳K由此而引申為征聘隱士所用的幣帛等儀物。松扉:松木做的房門。
  寄棲白師
  智圓
  深隱空林下,清幽絕外緣①。
  雨窗對嶽信,苔井濾秋泉②。
  門靜來沙鳥,庭閑噪晚蟬③。
  憑欄獨相憶,殘日下遙天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棲白禪師究系何人,不得而知。唐代有棲白禪師,亦為著名詩僧,但早智圓一百四五十年,斷不是智圓寫詩寄贈的這位。我們姑且分別稱為唐棲白、宋棲白。此詩用大量筆墨描寫宋棲白禪師的隱修處所和隱修生活,詩寫得很細膩,很生動,很有感情。  
  [注釋] ①外緣:佛教語。謂眼、耳、舌等感覺,緣起於色、聲、味等外物。後泛指外來的物欲。白居易《朝歸書寄元八》詩:“自此聊以適,外緣不能幹。”②信:消息。嶽信猶言山中的信息。苔井:長滿青苔的水井。③沙鳥:猶言沙鷗,一種棲息於沙洲的水鳥。噪:叫喚,鳴叫。④遙天:遠方的天際。
  仲殊喜作□詞,以詩箴之
  僧孚
  大道久淩遲,正風還殰隳①。
  無人整頹綱,目亂空傷悲②。
  卓有出世士,蔚為人天師③。
  文章通造化,動與王公知④。
  囊括十洲香,名翼四海馳⑤。
  肆意放山水,灑脫無羈縻⑥。
  雲輕三事衲,瓶錫天下之⑦。
  詩曲相間作,百紙頃刻為⑧。
  藻思洪泉瀉,翰墨清且奇⑨。
  惜哉大手筆,胡為弄柔詞⑩?
  願師持此才,奮起革澆漓⑾。
  鶩彼東山嵩,圖祖進豐碑⑿。
  再續輔教編,高步淩丹墀⒀。
  他日僧史上。萬世為蓍龜⒁。
  迦葉聞琴舞,終被習氣隨⒂。
  伊餘浮薄人,贈言增忸怩⒃。
  倘能循我言,佛日重光離⒄。
  [作者簡介] 僧孚,北宋江蘇蘇州慧聚寺僧。生卒年及姓氏籍貫均不詳,字草堂,大約公元1O1O年前後在世,與仲殊同時。精於佛典,嚴於操持,且擅長文辭,詩頗有名,惜不多作,亦極少流傳下來。
  [說明] 仲殊為北宋著名詩僧,詳見本書仲殊《訪方子通》作者簡介。豔詞指以描寫男女情愛為主的詩句。箴(zhēn):勸告,規戒。僧孚的這首規箴詩寫得很委婉,很誠懇,不是冷冰冰的說教,因為被規勸者乃卓有盛名的詩人,且是自己的朋友。本詩首先指出當前世風日下,文風自然也隨著頹敗。接著充分地肯定了仲殊很有才華,詩文造詣極高,也享有非同小可的名聲。然後才指出仲殊的詩詞過於柔媚濃豔,走了彎路。最後作者提出自己對仲殊的規勸和希望。結構嚴謹,層次分明。真正指責的話只有一句,這就很足夠了。當然,僧孚是站在維護宗教乃至整個國體的道德正統的立場來提問題的,這是僧孚本人世界觀的局限,又當別論。
  [注釋] ①大道:一般是指古代政治上的最高理想。淩遲:亦作陵遲,俗稱剮刑,封建時代最殘酷的一種死刑。此處借指嚴重的破壞、粉碎和毀滅。正風:指合符儒家正統的道德風氣。殰隳(duò huī):墜落,毀壞。②頹綱:頹敗的綱紀制度。亂:混亂而且敗壞。③卓:此處作“多”解。出世士:脫離塵世羈束的人,此處指出家人。蔚:薈萃,聚集。人天:人間和天上,指整個世界。④造化:本意指創造化育的力量,也指天地、自然界的發展規律。杜甫《望嶽》詩:“造化鍾靈秀,陰陽割分曉。”王公:封建貴族以及顯要官吏。⑤囊括:猶言包括,包羅。十洲:古代傳說中僊人居住的十個島(洲),即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長洲、元洲、流洲、生洲、鳳麟洲、聚窟洲。名翼:比喻名聲傳播如鳥長了翅膀。四海:古以中國四周有海環繞,故四海猶言天下,指全國各地。馳:傳播,流布。⑥肆意:不受拘束,盡情隨意。放:恣縱,放任。灑脫:瀟灑大方,超脫而不受拘束。羈縻(mí):束縛。⑦雲:雲水僧,雲遊僧。三事衲:又稱三事衣,即穿遍各種僧衣。僧衣稱衲,一般由五條布片,或七條布片,或九條布片拼綴而成。瓶錫:水瓶和錫杖,此處代指僧人。之:到。⑧相間:間雜。百紙:百篇。為:完成。⑨藻思:充滿文彩的思緒或情思。陸機《文賦》:“或藻思綺合,清麗千眠,炳若縟繡,淒若繁弦。”翰墨:筆墨,此處指文辭。⑩大手筆:本指有關朝廷大事的文字,引申為有名的文章家或其作品。胡:為什麼。柔詞:柔媚軟弱,兒女情長的文辭。⑾革:革除。澆漓:風氣衰微淺薄。⑿鶩:追求,仿效。東山嵩:與僧孚、仲殊同時代的高僧契嵩。詳見本書契嵩《書南山六和寺》作者簡介。圖祖:謀求佛祖(釋迦牟尼)的法則。豐碑:高大雄偉的碑石。⒀輔教編:書名,系契嵩所作宣揚佛教作用的長篇論著,曾呈送給宋仁宗,頗受贊賞。丹墀(chí):墀為台階。古時宮殿前的石階以紅色塗飾,故名。張衡《西京賦》有句“右平左城,青瑣丹墀。”⒁蓍(shī)龜:蓍草和龜甲。古代用以占卜的物品。此處引申為模范、榜樣、典型。⒂迦葉:釋迦牟尼十大弟子中的首座弟子。他嚴於戒律,德高望重,深受釋迦信任。釋迦涅盤(去世)之後,他任首座,召集眾弟子結集《三藏》。⒃伊餘:我。浮薄:淺薄無知。忸怩:羞慚貌。⒄倘:如果。循:聽從,聽取。佛日:指佛日山,在杭州。有禪宗著名古刹,高僧契嵩長期居此並撰述多種佛教經典文獻,時稱佛日禪師。光離:光明。
  獅子峰
  重顯
  踞地盤空勢未休,爪牙安肯混常流①?
  天教生在千峰上,不得雲擎也出頭②!
  [作者簡介] 重顯(980-1052),北宋浙江明州雪竇寺僧。字隱之,俗姓李,遂州(今四川省遂寧縣)人。儒佛兼通,道行高潔,極負時望。皇佑中宋仁宗賜號“明覺大師”。他擅長詩詞,尤善七絕,詩詞結為《瀑泉集》,今不傳,詩文散見各選集雜著中。
  [說明] 題中獅子峰指廬山的獅子峰。有二,其一在五老峰南,其二在香爐峰側,均取其形象如獅而名。此處系指前者。重顯遊廬山,至棲賢寺,當時棲賢寺住持為名僧褆禪師。褆禪師性格狷傲嚴肅,對客人重顯甚為怠慢,重顯非常憤慨,作此詩進行諷刺。這首詩通篇都是比喻,以獅子峰只因所處地位優越,故能淩駕千峰而不須雲擎,諷刺褆禪師因位居名山大刹而簡慢客人實在無理。本詩詞語精煉、生動、剛勁、很有力量。其實重顯的詩一般都是清婉柔和的,如五言“雪霽蓮峰頂,孤禪起石床”;七言“如今老大歸難得,只寫情懷遠送君”等等,無不溫厚平和,從容大度,為人們所傳誦。而這首有的放矢的諷刺詩便顯得陽剛過盛,又成一格了。
  [注釋] ①踞:蹲或坐。盤:通蟠,紆回曲折貌。休:停止,罷休。爪牙:本意系指手爪、羽翼,從而引申為輔助者,附謀者。此處進一步指有手段、有本事的人。安:怎麼。②擎:向上托舉。
  千堣ㄗ
  重顯
  不見古君子,因循又隔秋①。
  浮生多自擲,好事更誰留②。
  碧巘高沉月,寒雲靜鎖樓③。
  宗雷何處是?白鳥下汀洲④。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這首詩的題目有些費解:是懷念一個遠在千堣坏~,不能來與自己相會的朋友嗎?抑或根本就沒有這樣一位朋友,只是一種象征性的寄托罷了。總而言之,字埵瘨○z露的是一種對光陰虛度、前途渺茫的迷惑和憂慮。詩寫得很柔和委婉、含蓄深沉,很能引起人的遐思,令人回味無窮。
  [注釋] ①古君子:指像古代賢哲那樣正直善良的人。因循:守舊法而不加變更,此處引申為拖拉敷衍,苟且度日。②浮生:虛度光陰。老莊以人生在世,虛浮無定,後來相沿稱人生為浮生。李白《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雲“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古人秉燭夜遊,良有以也。”說的便是這層意思。擲:意謂拋棄。③巘(yǎn):指山峰,或作小山。樓:此處指寺廟內樓閣式建築,如經樓、鍾樓、鼓樓等。④宗雷:指東晉時在廬山東林寺與慧遠大師結蓮社、同修淨土業的著名隱士宗炳、雷次宗。宗炳字少文,河南南陽人,工詩善文,亦好琴能畫,屢征不仕,隱遁以終。雷次宗字仲倫,江西南昌人,篤志好學,尤明三禮毛詩,隱退不受征辟,聚徒講學,不入公門,隱遁終生。白鳥:指鷗、鷺一類的水鳥,其羽毛為白色。汀洲:水中小洲。許渾《鹹陽城東樓》詩有“一上高城萬媟T,蒹葭楊柳似汀洲。”
  送小白上人歸華頂
  秀登
  瀑濺安禪石,秋雲鎖碧層①。
  一峰如卓筆,幾日策孤藤②。
  樹偃前朝蓋,星輝下界燈③。
  超然歸此處,心已契南能④。
  [作者簡介] 秀登,北宋仁宗天聖年間(公元1023-1031年)著名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公元1010年前後在世。詩寫得很有深度,惜多失傳。此詩載《宋高僧詩選》,清厲鶚又收入《宋詩紀事》卷九十一。
  [說明] 小白上人末詳所指,從詩句中約略可以看出是一位很有修養的佛門高僧。華頂指華山,為五嶽之一,世稱西嶽。在今陝西省華陰縣南。因其西有少華山,故又名太華山。有蓮花(西峰)、落雁(南峰)、朝陽(東峰)、玉女(中峰)、五雲(北峰)等峰。一說以山頂有池,池生千葉蓮花(華)而名。這是一首送別詩,卻絲毫也不見有離情別緒的流露,寫的卻是華山之頂小白上人隱修處的風光勝景,而且寫得很精煉,很有意境。送友人回歸如此美妙去處,的確無須傷感,何況小白上人佛學精深,道力高卓,已經充分領悟了南禪宗祖師慧能的宗旨妙義!
  [注釋] ①瀑濺句:謂在瀑布飛濺的水邊石頭上安禪打坐。碧層:青綠色的山岩。層為山岩重疊貌。②卓筆:豎立的筆,卓為植立之意。策:本意為馬鞭或以鞭擊馬,轉義為揮動。孤藤:代指藤杖。③樹偃句:謂樹很古老,當是前朝之物,其蓋(指樹陰)垂覆下來。偃,意為臥倒、倒伏。輝:此處為照耀的意思,作動詞。下界:人間,對天上而言。白居易《曲江醉後贈諸親故》詩:“中天或有長生藥,下界應無不死人。”此句意謂星光照耀著,如同人間的燈火一般。④契:契合,投機,亦可作體會,理解。南能:指慧能,一者能公為南方廣東人,一者能公在南方傳教弘法,開創禪宗南派(頓悟派),故稱南能,猶言南慧能,與北神秀相對。詳見慧能《得法偈》之作者簡介。
  辭侍郎蔣公宴客見招
  惟政
  昨日曾將今日期,出門倚杖又思維①。
  為僧只合居岩穀,國土宴中甚不宜②。
  [作者簡介] 惟政(986-1049),一作惟正,北宋浙江杭州淨土院僧。俗姓黃,秀州華亭(今上海市松江區)人。學問淵博精深,性格瀟灑風趣,冬則以荻花擁腳,夏則坐木盆浮水,出入常跨一牛,人皆稱“政黃牛”。與侍郎蔣堂友情甚厚,時相唱和。擅長詩詞,七絕尤為清新。有《錦溪集》,已佚。其詩散見於《宋高僧詩選》、《林間錄》、《西湖高僧事略》等著作中。
  [說明] 蔣侍郎名堂字希魯,江蘇宜興人。進士出身,曆任大理寺丞、樞密院直學士、益州知州,以禮部侍郎致仕。他為官清廉,正直剛強,獎掖後進,誨人不倦,勤於治學,能詩善文,著有詩集《吳門集》。惟政與蔣堂系方外至交,過從密切。本詩系惟政為辭謝蔣堂的宴請而作,詩寫得很通俗,很自然,很委婉,很風趣。一方面由此可以看出惟政與蔣堂之間融洽友好的關系,更主要的是由此而反映出一個有道的出家人不趨時尚,不慕虛榮的高潔情懷。
  [注釋] ①思維:思考。②合:應該。國士:本意指全國性的著名的傑出人物。此處泛指參加蔣堂之宴的那些名人文士。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山中作
  惟政
  橋上山萬重,橋下水千堙C
  唯有白鷺鷥,見我常來此。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政公為有道高僧,以佛學修持為主務。兼又性格豁達豪放,不願拘泥形式,故寫詩只作為禪暇餘技,絕不窮搜博引,精工雕琢。其詩想到就落筆,說明了一件事,表達了一種情緒,也就行了,用不著修飾。這首詩便是如此。本詩寫政公隱修的山中,山澗上架著一道小橋,橋的上面四周是千重萬重山,橋下的溪水將流往千婺U堛獄楔銵A只有水鳥,沒有閑人,惟有政公常來常往。多麼清幽美麗的世界,多麼和平寧靜的天地。語言明白如話,平淡無奇,描繪的景象中卻隱藏著一種情趣,一種人與自然的契合,人與其他生命的交融。所以,我們切莫小看了這首簡單的五言絕句。
  示眾偈
  慈明
  昨日作嬰孩,今朝年已老①。
  未明三八九,難踏古皇道②。
  手鑠黃河幹,腳踢須彌倒③。
  浮生夢幻身,人命夕難保④。
  天堂並地獄,皆由心所造⑤。
  南山北嶺松,北嶺南山草⑥。
  一雨潤無邊,根苗壯枯槁①。
  五湖參學人,但問虛空討②。
  死脫夏天衫,生披冬月襖③。
  分明無事人,特地生煩惱④。
  [作者簡介] 慈明(986-1039),北宋初期湖南潭州石霜僧。俗姓李,全州(今廣西僮族自治區全州縣)人,居瑞州(今江西省高安市)。為汾陽善昭禪師法嗣,臨濟宗一代宗師。少業儒,年二十二,投湘山隱靜寺出家。聞善昭道望,往謁,服役七年,得法而去。先後參唐明嵩禪師、洞山曉聰禪師、神鼎桂禪師、定林本延禪師,皆一時高德。曆主南原、道吾、石霜諸刹。示寂後,塔全身於石霜。有嫡嗣十七名,其中慧南、方會尤為俊傑,分別開創黃龍、楊歧二宗,光大臨濟宗門。明公與內翰楊大年、駙馬李遵勖為方外至交,時相切磋。事跡載《五燈會元》、《佛祖統紀》、《江西通志》甚詳。
  [說明] 這是明公在湖南潭州石霜上堂開法時所吟詩偈。時當解夏,為啟示學人,明公用這首既通俗明了、又形象生動的長偈給大家開解。目的何在?要大家勘明生死,拋去煩惱,拓開思路,熱心向道。得道高僧畢生悟解的真諦,於後學釋子施惠多矣!
  [注釋] ①嬰孩:喻在未出家學道之前,人人都處於愚蒙狀態。②三八九:指各種數字,指知理識數。古皇道:喻康莊大道,直達佛教正解,直至修成正果的道路。③鑠:熔消,燒幹。須彌:佛教中聖山。此聯正是石霜慈明禪師的平日風格。明公呵佛罵祖、醍醐灌頂的教誨方式,是有相當特色的。這對其徒慧南創立黃龍宗,發揚痛快淩厲的禪風,有一定的奠基和推進作用。④浮生:典出《莊子?刻意》:“其生若浮,其死若休。”老莊以人生在世,虛浮無定。後來相沿稱人生為浮生。⑤天堂聯:此二句謂人心有所思,才會有天堂地獄這些東西存在。⑥南山聯:謂松便是松,草便是草,管它是在南山還是在北嶺,管它是在北嶺還是在南山。⑦潤:淋濕,滋潤。枯槁:指草木因缺水或衰老而幹枯。⑧五湖:泛指全國各地。問:向。虛空:虛幻之處。討:指求索。⑨死脫聯:此二句系反話,人死了即使是夏天亦為之披襖,即使是冬天亦為之脫衣,方為正理。明公開示時常會正話反說。⑩特地:故意地。
  舟中偈
  慈明
  長江行不盡,帝堥鴞颾①?
  既得涼風便,休將櫓棹施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宋仁宗寶元元年(公元1038年),明公的方外至交駙馬都尉李遵勖派人來請明公,希望能見一面。此前,另一位共同的至友楊大年已往生。李都尉亦覺餘日不多,實欲與明公訣別也。李都尉的信寫得甚是哀傷、摯誠。於是,明公立刻與侍者乘船東下。在舟中,明公作此詩偈。至京師,明公與李都尉聚會月餘,李果歿。明公一直守護在側,李都尉甚覺欣慰。李歿,明公傷慟至甚,拜墓之時幾不自支。宋仁宗亦頗感激明公,特賜官船送明公回山。次年,明公亦寂滅。
  [注釋] ①帝堙G皇帝所住的京城,指北宋首都汴梁(今河南省開封市)。②櫓棹:劃船的工具,大者為櫓,小者為棹。今通稱槳。
  偈
  鬱禪師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①。
  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②。
  [作者簡介] 鬱禪師,北宋初年臨濟宗高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無考。大約公元1017年前後在世。久居衡州茶陵(今湖南省茶陵縣)。他是楊歧宗二祖白雲守端禪師的剃度本師,部分事跡附見於《守端傳》中。
  [說明] 鬱公自少出家,遍參知識,年久而無省解。有一次,他在過橋時,不小心摔了一跤。這一跤摔得非同小可,他於大驚猛醒冷汗淋漓之際,突然開悟,遂誦出這首短偈。這是一首千古傳誦的名偈,從記敘和形容禪宗出家人開悟(頓悟)情況的角度來看,也的確堪稱經典。人人心中都有一盞明燈,為什麼還會黑夜暗行呢?在這首短小精悍而又形象生動的詩偈堙A一切都解釋得再明白不過了:佛性自在人心,人心自有明燈。人們之所以愚蒙不明,是因為人心中的佛性明燈被塵封、被遮掩住了。一旦將塵埃掃除,讓佛性大放光芒,結果將會如何?詩偈用一句極為誇張極有氣魄的句子作了結論——照破山河萬朵!那就不光是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萬萬千千的有情眾生。
  [注釋] ①明珠:喻人們心中自在本有的佛性,它如同燈盞,能放出光明。塵勞:塵有二解,指塵世俗事或塵埃汙穢。勞有二解,指勞碌鑽營或勞役苦辛。關鎖:指人的心,心中的佛性被關住了,鎖住了,蒙住了,遮住了。②照破:作照亮解。萬朵:一作萬堣s河解,一作萬朵雲彩解,綜觀上文,當以前解更為相宜。
  頌
  守芝
  北鬥掛須彌,杖頭挑日月①。
  林泉好商量,夏末秋風切②。
  [作者簡介] 守芝,北宋時江西洪州翠岩寺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均已失考。大約公元1017年前後在世。汾陽善昭禪師法嗣,與楚圓慈明禪師同門。先住江西高安大愚山寺,後住西山翠岩寺,逝葬於翠岩之側。芝公擅長說法,上堂時每有偈語頌詞,妙語連珠,引人入勝。事跡見載於《五燈會元》、《江西通志》中。
  [說明] 這是一首禪味十足的即興頌詩。它把學禪人執著表象,羈戀詞句的通病擊得粉碎。它教導學僧務必放任胸懷,天馬行空,不受成規成矩的拘束。全頌五言四句,五絕形式。四句話似乎各不相幹,高明也正在這毫不相幹處。否則,就沒有心領神會,就沒有頓悟。這種偈頌,本身便是極為敏捷淩厲的機鋒。能否認識,認識到什麼程度,全在於各人的稟賦和悟性。自然,這首詩也就不能按照讀常見的詩那樣去讀了。
  [注釋] ①北鬥:在北天排列成鬥形的七顆亮星。七星的名稱分別是:天樞、天璿、天璣、天權、玉衡、開陽、瑤光。即今大熊星座七顆較亮的星。又北鬥亦為鬥宿之稱,為二十八宿之一,玄武七宿的首宿。即今人馬座中的六顆星,作鬥形,稱北鬥,又叫南鬥。須彌:佛教傳說中之山名。音譯又作蘇迷盧、須彌樓等,意譯為妙高、妙光。此句謂像須彌山那麼大的物體可以掛到北鬥星上去。杖:手杖。此句謂用手杖可以將日月挑起來。②林泉:山林,僧道和名士隱居之所。此句謂住進了林泉,隱居起來了,事情就好辦了。夏末:謂夏季已到末尾,秋季來到,風吹得很凜冽。這句似與前段無關,實際卻又道出了夏去秋來,循序演變的自然規律。
  上堂開示偈
  守芝
  翠岩路險巘,舉步涉千溪①。
  更有洪源水,滔滔在嶺西②。
  [作者簡介] 見前。
  [說明] 芝公每上堂演法,必先唱出一首偈頌。這偈頌往往是整個開示的一大綱領,提綱挈領,啟示和引領整個說法講解。芝公多處開法,開示多多,自然所作偈頌不在少數。這媬麊熙o首開示偈,看似與佛法禪理無關。而芝公為什麼說完這首偈詩,便敲擊禪床下座呢?也就是說,芝公這次上堂,僅頌一首偈詩,便下堂了。可以這樣理解:當時來西山翠岩寺參學的僧人很多,有不少的確在勤苦修習,但難免也有人撞鍾敲魚,混飯挨時。所以芝公這首詩,整個地便是一個比喻。用翠岩寺道路險峻,比作學佛之路曲折漫長。用洪源水滔滔不絕,來象征佛法深長的淵源。用這首簡短而又精煉的偈子,勉勵僧眾共同努力,如前輩大德希遷禪師所說的那樣:光陰莫虛度!
  [注釋] ①險巘:峻險。千溪:極言翠岩寺周圍溪流之多。②洪源水:這堳洪崖洞邊的香城源水。嶺西:翠岩寺與洪崖洞近在咫尺,僅隔一道小山嶺。
  小溪
  曇穎
  小溪莊上掩柴扉,雞犬無聲月色微①。
  一只小舟臨斷岸。趁潮來此趁潮歸②。
  [作者簡介] 曇穎(989-1060),北宋江蘇鎮江金山龍遊寺僧。俗姓丘,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出家本邑之龍興寺。終生精研佛典,博覽群書,孜孜於學,能詩善文,詞章多出世語,不離出家人本色。他風姿清朗,神韻飄逸,頗具碩儒名士風度,與當時名流賢達歐陽修、刁約等時相過從。逝葬龍遊寺。此詩載《宋高僧詩選》。
  [說明] 這是一首玲瓏剔透的七言絕句,一首清新流暢的風景詩,一幅賞心悅目的風景畫。詩中除小溪、田莊、柴門、雞犬、月色、小舟、斷岸、夜潮等諸景諸物外,不著人跡,而作者本人超凡脫俗的恬淡情懷和熱愛生活的喜悅心情卻躍然紙上。純白描的手法,借形象來說話,這樣的詩才真正有情趣,有韻味,有境界,有功力,確非大手筆不可為。據說穎公作詩多禪言佛語,有警世說教的意向,惜無由得見。此詩當為一格。
  [注釋] ①柴扉:柴門,木板做的粗糙的房門。微:微茫,微弱。②臨:到達。趁:乘便。
  辭顯禪師題壁二首
  善暹
  不是無心繼祖燈,道慚末廁嶺南能①。
  三更月下離岩竇,眷眷無言戀碧層②。
  二十餘年四海間,尋師擇友未嘗閑③。
  今朝得到無心地,卻被無心趁出山④。
  [作者簡介] 善暹,北宋湖南鼎州僧。生卒年及俗姓均不詳,大約公元1020年前後在世。臨江軍(治所即今江西省樟樹市)人。禮鼎州(今湖南省常德市)德山慧遠禪師為師,屬南禪青原系雲門宗。他平生精研佛法,刻苦操行,長期雲遊各地,尋師問道,學識與日俱增。晚年聲望尤著,曾開法於江西廬山開先寺。此詩載《補續高僧傳》。
  [說明] 善暹自幼即勵志求學,遍遊各名山大刹,尋師問道。中年時,他到明州雪竇山資聖寺,參拜有“雲門中興”之號的雲門宗高僧明覺重顯禪師,甚得重顯的器重。重顯甚至稱他為“海上橫行暹道者”,分其坐席。其後重顯更欲將首座之位讓給善暹。善暹知悉後便不辭而別,行前書此二偈於壁,以明心志。重顯與善暹均為一代高僧,行事有異常人。一留一讓,一拒一辭,均皆充分表現出他們各自的修養。這兩首詩寫得親切柔和,委婉深情,表現出作者對主人的尊重和依戀。
  [注釋] ①無心:不想,沒有心思。繼祖燈:繼承佛祖傳下來的佛法和衣缽,即接班。佛教謂佛法能照破世界的“冥暗”,有如明燈一般,故往往把佛法稱作“燈”,傳法稱作“傳燈”,繼法稱作“繼燈”。道慚:學道修行上存在缺陷。這是作者的自謙。廁:置身其間,達到。嶺南能:指佛教禪宗東土六祖慧能。詳見本書慧能《得法偈》之作者簡介。②岩竇(dòu):山岩和洞穴。竇是孔穴。此處指雪竇山,兼指重顯禪師,重顯別號“雪竇”。眷眷:依戀向往貌。無言:無法言說。佛教認為世上的一切事物,不管是物質的還是精神的,都不能用語言文字來明確表達。碧層:青翠碧綠的綿延重疊的山巒。③四海:指全國各地。④無心地:佛教謂真心遠離妄念即為“無心”,並認為“無心地”便是佛教的極樂境界,從而有“有心皆苦,無心即樂”的說法。無心:無意,並非故意。趁:猶趕。
  辭眾偈
  省回
  九十二光陰,分明對眾說。
  遠洞散寒雲,幽窗度殘月。
  [作者簡介] 省回(992-1083),北宋湖南衡陽南嶽雙峰寺僧。姓氏籍貫及其他事跡均不詳。此詩載清人厲鶚《宋詩紀事》卷九十一。
  [說明〕 元豐六年(公元1083年)九月十七日,省回端坐蒲團上。召集門下弟子,作了這首偈子。據說誦偈畢,他便微笑而逝,神色如故,齒發無損,時人皆稱奇跡。這首臨終辭眾偈寫得極其精辟簡練,以兩句詩十個字總結了作者漫長的一生:在偏遠幽寂的山林古寺中度過了九十二年光陰。作者的心情不能說僅僅是超脫,恐怕多少還有點淒涼,有點惆悵。全詩明白如話,流暢清新。
  送僧
  士可
  一缽即生涯,隨緣度歲華①。
  是山皆有寺,何處不為家②?
  笠重吳天雪,鞋香楚地花③。
  他年訪禪室,寧憚路歧賒④。
  [作者簡介] 士可,北宋福建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履曆均已失考。大約宋仁宗天聖年間(公元1023-1031年)前後在世。其詩語言極為簡潔精煉,明朗流暢。原有集,不傳。此詩見於《西清詩話》。詩話評論其“此非食肉者能到也”。正是可公詩歌風格。
  [說明] 詩題所送之僧,不詳所指。從詩文中可知為一位雲遊四方,閱曆豐富的苦行僧。可公與之交好,並寫此送別詩。雲遊苦行僧也還有他的本山本寺,所以可公在此訂下約言:他年不管路途多遠,也要去拜訪這位朋友。
  [注釋] ①歲華:猶言歲月,年華。②是山句:謂這位苦行僧有山必到,到山中寺內瞻禮,參學問道。諺雲:天下名山僧占多。當為此句詮釋。③笠重句:雪落在竹笠上,增加了笠的重量。到了吳地。鞋香句:走過草地花叢,連鞋子也沾染了香味。到了楚地。④禪室:指這位苦行僧修行的本寺。寧殫:哪怕。歧:同崎,崎嶇曲折。賒:遙遠漫長。李白《扶風豪士歌》:“我亦東奔向吳國,浮雲四塞道路賒。”
  貽顯宗上人
  繼儒
  僧閑師更閑,危坐雪堂寒①。
  白日門常掩,紅塵事不幹②。
  吟終燈燼落,講罷印香殘③。
  仍欲添佳致,栽松近藥闌④。
  [作者簡介] 繼儒,北宋初期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事跡均已失考。大約公元1029年前後在世。所作詩當時被人廣泛傳誦,且與九僧詩一同刻石流布。詩風清俊淡雅,饒有情趣,惜多不傳。
  [說明] 貽意為贈送之意,也可作留解,於此二義皆通。顯宗上人未詳所指,上人為佛教中對具備德智善行的僧人的尊稱,由此可知顯宗乃一位大德高僧。這首詩細致入微地描寫了顯宗上人的隱居生活,從打坐到吟詩到講經到栽松,有的是佛弟子必作之務,有的卻是平添情致,寫得甚是瀟灑。
  [注釋] ①僧:指顯宗上人寺中其他僧人。看來顯宗持無為而治,並不苛求眾僧多有勞作。危坐:高坐。②紅塵:紅塵俗世。幹:相幹,相關連。③燼:本指物體燃燒後剩下的部分,此指燈灰。講:開講,講說經文。印香:即香燭。④佳致:美好的情趣。藥闌:二解,一指種植中草藥的園地;一指花園,藥為芍藥;闌通欄。
  舟行寒江曲港
  惠璉
  揚帆出浦又入浦,轉盼順風還逆風①。
  蘆葉蕭蕭兩岸合,蓼花細細一川紅②。
  鷗兼野鶩沖行棹,浪挾汀沙打臥篷③。
  行李向來吾自決,漫將晴雨問漁翁④。
  [作者簡介] 惠璉,北宋時南方詩僧。生卒年、俗姓籍貫及生平事跡均不詳,大約公元1030年前後在世。能詩,詩風清新自然,不事雕飾。作品大部散佚,此詩存《宋高僧詩選》中。
  [說明] 寒江曲港未詳所指,從詩文中可以推測大致為南方江浙一帶的一條小河或小港,與大面積的水濱湖泊相連。這是一首寫乘船旅行的詩,寫得很是細膩生動,瀟灑超脫。雖然旅途未必盡皆順利,但作者並不在乎。他只是隨便地問問老漁夫關於明天天氣如何,其實他早就決定了:繼續航行,揚帆前去。詩堶惘酗@種難得的昂揚激情,樂觀精神。
  [注釋] ①浦:水濱。盼:本意為眼睛黑白分明貌。《詩經 衛風.碩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此處僅為眼的意思。②蘆葉:蘆葦之葉。③兼:和。野鶩:野鴨。行棹:此謂船槳。臥篷:小船中部分加篷,成篷船,篷內為室,可供長途航行者居住。④行李:本指出行時攜帶的衣裝。此處轉義為行程、行動方向。漫:即隨意地。
一介凡夫  皮袋為家  應無所住  處處蓮花

TOP

大德,辛苦您了,末學感謝提供如此好文!

此帖理應置頂!

TOP

 31 12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