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華嚴宗四祖--清涼澄觀大師(公元737—838)

Icon371 華嚴宗四祖--清涼澄觀大師(公元737—838)

華嚴宗四祖--澄觀大師(737—838,一說738—839)

澄觀,姓夏侯,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生於唐玄宗開元二十五年(737),十一歲時,從本州寶林寺霈禪師出家,肅宗至德二年(757),從妙善寺常照受具足戒。乾元年(758—759)中依潤州棲霞寺醴律師,學相部律;後回本州,依開元寺曇一受南山律學;更往金陵依玄璧,受學關河的三論。代宗大曆(766)年中在瓦官寺聽受《大乘起信論》及《涅槃經》。又從淮南法藏學新羅元曉的《大乘起信論疏》。隨後又到錢塘(今杭州)天竺寺聽華嚴宗法銑講《華嚴經》。大曆十年(772)又往剡溪從成都慧量重新研究三論。大曆十年(775)往蘇州從天臺宗學者荊溪湛然學天臺止觀及《法華》、《維摩》等經疏。又走謁牛頭慧忠、徑山道欽及洛陽無名,諮決南宗的禪法。更從禪僧慧雲,探習北宗的禪理。他一方面廣學律、禪、三論、天臺、華嚴各宗的教義;一方面還研究佛教以外的各種學問。大曆十一年(776)歷遊五台、峨嵋諸山,後仍回五台,住大華嚴寺,行方等懺法。同時應寺主賢林之請,講《華嚴經》,感覺《華嚴經》的舊疏文繁義約,發願撰新《華嚴經疏》,從德宗興元元年(784)正月開始,到貞元三年(787)十二月,歷時四年,撰成《華嚴經疏》二十卷,即是現行的《大方廣佛華嚴經疏》。然後在本寺及崇福寺一再講演。又為弟子僧睿等作新疏的演義數十卷,即是現行的《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後世把疏、鈔合刻,略稱《華嚴經疏鈔》)。故有華嚴疏主之稱。貞元十二年(796)朝廷召他到長安,協助罽賓沙門般若翻譯南印度烏荼國送來的《華嚴經》後分梵本,由他加以審定,到十四年(798)譯成四十卷,也題名《大方廣佛華嚴經》,世稱四十《華嚴》。又詔令他作疏解釋,於是在終南山草堂寺撰成《貞元新譯華嚴經疏》(又作《華嚴經行願品疏》或《普賢行願品疏》)十卷。次年,為德宗皇帝講《華嚴》,被授以「清涼國師」的稱號。不久又參與翻譯《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由他證義。以後順宗、憲宗、穆宗、敬宗各朝,他都很受尊敬。文宗開成三年(838)三月圓寂,年一百零二歲〔這是依《隆興佛教編年通論》卷二十五,古來佛教史家多取此說;《宋高僧傳(卷五)本傳》則說於元和年中圓寂,年七十餘,未詳所據〕。後世尊他為華嚴宗四祖。

澄觀的弟子有一百多人,就中圭峰宗密、東都僧睿、海印法印(一作寶)及寂光四人稱門下四哲,其中繼承他法統的是宗密。

澄觀一生著有《華嚴經疏》等書四百餘卷,講《華嚴經》達五十遍。他的著述現存有《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六十卷、《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九十卷、《華嚴經行願品疏》十卷、《大華嚴經略策》一卷、《新譯華嚴經七處九會頌釋章》一卷、《華嚴經入法界品十八問答》一卷、《三聖圓融觀門》一卷、《華嚴法界玄鏡》二卷、《五蘊觀》一卷、《華嚴心要法門》一卷、《華嚴經綱要》三卷。已佚的有《十二因緣觀》一卷等。此外,據說還有《法華經》、《楞伽經》及《中觀論》等疏鈔,今不傳。

澄觀早年曾廣泛參學禪教各家,對《大乘起信論》領契特深。在這基礎上,他雖以振興華嚴學說為己任,但思想中摻有禪宗、天臺及《起信論》的成分,從而融會禪教,強調唯心,著重於一心法界的論述。他認為「總該萬有,即是一心;心融萬有,便成四種法界」。立一心法界無盡緣起說,以發揚華嚴性起的教義。

澄觀以前,法藏的弟子慧苑,違反師說,在所著《續華嚴經略疏刊定記》中纂改法藏的「十玄」宗義,作德相、業用兩重十玄說。經澄觀在《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卷二)及《隨疏演義鈔》(卷一、二、十)中加以反駁,從而恢復了法藏《華嚴經探玄記》的十玄說,並加以發揮。又慧苑說法藏的「五教判」是受了天臺四教的影響(在四教基礎上,只加了一個頓教),因而另立了迷真異執、真一分半、真一分滿、具分滿的四教。澄觀在《華嚴經疏》堙A對慧苑此說也加以駁斥,力彰法藏的「五教」義,更具體地以南北禪宗作為頓教(見《隨疏演義鈔》卷八)。

此外,由於澄觀所處的時代正是六祖慧能下南嶽懷讓、青原行思、荷澤神會等弘布禪法的時期。早年又參訪過牛頭宗的慧忠、道欽,荷澤宗的無名,以及北宗神秀一系的慧雲等,受禪宗影響頗大,從而極力融會禪教,如《隨疏演義鈔》卷二自述其心得說:「造解成觀,即事即行,口談其言,心詣其理,用以心傳心之旨,開示諸佛所證之門。會南北二宗之禪門,攝台(天臺)衡(南嶽)三觀之玄趣。使教合亡言之旨,心同諸佛之心……。」

同時,他在解述華嚴家理事無礙、真妄交徹的教義上,也採用天台家的性惡說,如《隨疏演義鈔》卷一說:「若論(一作依)交徹,亦合言即聖心而見凡心,如濕中見波。故如來不斷性惡,又佛心中有眾生等。」又《華嚴經疏》卷二十一說:「無盡即是無別之相。應云:『心佛與眾生,體性皆無盡』,以妄體本真故緣無盡,是以如來不斷性惡,亦就闡提不斷性善。」

澄觀這一諸宗融會、禪教一致的宗趣,對於中唐以後的佛教界影響很大。(黃懺華)

節錄<中國佛教人物>(下冊)
----------------------------------------------

華嚴宗四祖∼清涼國師(738∼839)

唐代僧。四祖諱澄觀。字大休。俗姓夏侯氏。越州會稽人也。號清涼國師、華嚴菩薩、華嚴疏主。生於玄宗開元二十六年。母誕之辰。光明滿室。洞徹鄰右。身長九尺四寸。雙手過膝。口四十齒。聲韻如鐘。日記萬言。七行俱下。每童戲。聚沙建塔。年九歲。禮本州寶林寺體真禪德為師。歲曜一周。解通三藏。天寶七年。師十一歲。奉恩試經得度。纔服田衣。思冥理觀。乃講般若、涅槃、蓮華、淨名、圓覺等一十四經。起信、寶性、瑜伽、唯識、俱舍、中、百、因明等九論。肅宗至德二年。師受具戒於曇一大師門下。行南山止作事。遂為眾德。講演律藏。又禮常照禪師。授菩薩戒。原始要終。十誓自勵:「體不損沙門之表。心不違如來之制。坐不背法界之經。性不染情愛之境。足不履尼寺之塵。脅不觸居士之榻。目不視非儀之彩。舌不味過午之餚。手不釋圓明之珠。宿不離衣缽之側。」從牛頭山惟忠、徑山道欽等。問西來宗旨。又謁洛陽無名禪師。印可融寂。自在受用。即曰。明以照幽。法以達迷。然交映千門。融冶萬有。廣大悉備。盡法界之術。唯大華嚴。復參東京大针和尚。聽受玄旨。利根頓悟。再周能演。针曰。法界宗乘。全在汝矣。

  次後名價日高。迨代宗大曆三年。詔師入內。與大辨正「不空三藏」。於大興善寺譯經。命為潤文大德。帝一日問佛經大旨。師答條然有緒。帝於言下豁悟。遂事以師禮。恩渥彌厚。至六年進所譯經。凡七十七部。一百二十卷。及出譯場辭謝帝後。即開闡華嚴。講至住處品。審文殊隨事。觀照五頂。遂不遠萬里。委命棲托。於大華嚴寺。住錫十稔。大曆十一年,遊五臺山、峨嵋山,後返居五臺山大華嚴寺,專修方等懺法。嘗講華嚴宗旨於大華嚴寺、崇福寺、名震京國,聲達帝聽。山上緇侶。懇命敷揚。因思五地聖人。身棲佛境。心證真如。尚起後得智。學世間解。由是博覽六藝。圖史。九流異學。華夏訓詁。竺乾梵字。四圍五明。聖教世典等書。靡不該洽。

  至德宗建中四年。欲下筆著疏。先求瑞應。即於般若院。啟曼拏羅。優游理觀。祈聖佑之。一夕夢金容。挺持山嶽。月滿毫相。卓立空際。仍於寐內。捧咽面門。既覺而喜。知獲光明遍照徵矣。是月也。設無遮會以慶之。從此落筆。恍若有神。絕無停思。當興元元年為始。舊疏中唯賢首得旨。遂宗承之。經前開十門談玄。釋文以四分分科。至貞元三年告就。疏成二十卷。其夕又夢自身為龍。頭枕南臺。尾蟠北臺。鱗鬣耀空。光逾皎日。須臾奮迅。化成百千小龍。分照四方而去。遂悟此是流通大疏之兆也。初為眾講。感景雲凝停空中。逾時不散。後又為僧睿等百餘講者。造隨疏演義鈔四十卷。隨文手鏡一百卷。

  貞元七年。河東節度使李自良。請師於崇福寺講新疏。德宗聞其風。遣中使李輔光。宣詔入都。問佛法大意。貞元十二年。宣河東節度使禮部尚書李针。備禮迎師入京。詔同罽賓三藏般若。翻譯烏茶國所進華嚴後分梵夾(即四十華嚴經)。師承睿旨。於六月五日為始翻譯。帝親預譯場。一日不至。即命僧寂光依律說欲云。皇有國事因緣。如法僧事。與欲清淨。至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譯就。共四十卷。進上。是年四月。帝生誕。詔請師於麟德殿。開示新譯華嚴宗旨。帝大悅。讚曰。妙哉言乎。微而且顯。賜紫衲方袍。禮為「教授和尚」。五月遣中使霍仙鳴。傳宣速入。詔令造新譯華嚴後分經疏。師奉旨。述後分疏十卷。行願品經別行疏一卷。貞元十五年。德宗聖誕,召入內殿,闡揚華嚴宗旨,帝朗然覺悟,謂「以妙法清涼朕心」,遂賜號「清涼國師」。由是中外台輔重臣。咸以八戒。禮而師之。永貞元年。順宗登帝位。詔師於興唐寺。為造普光殿。華嚴閣。塑華藏剎。圖法界會。憲宗元和二年。南康王韋¼相國武元衡。請著法界觀玄鏡一卷。憲宗元和五年(810),答憲宗之問,述華嚴法界之義,以深愜帝旨,加號「僧統清涼國師」,任國師統,並敕有司鑄金印。統冠天下緇侶。主教門事。穆宗。敬宗。咸仰巨休。悉封大照國師。文宗太和五年。帝受心戒於師。誓不食蛤。文宗開成元年。帝以師百歲壽誕。賜衣財食味。加封大統國師。

  師講大經。前後五十遍。無遮大會。一十五設。凡著述現流傳者。總四百餘卷。弟子為人師者。三十有八。海岸。寂光為首。稟受學徒一千。唯東京僧睿。圭山宗密。獨得其奧。餘皆虛心而來。實腹而去。師身歷九朝,先後為七帝講經,弟子有宗密、僧叡、法印、寂光,其他得法者凡百餘人。著作頗多,有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六十卷、隨疏演義鈔九十卷、華嚴經綱要三卷、五蘊觀、三聖圓融觀門等三十多種。

  開成三年。三月六日。召上足三教首座寶印大師海岸等。囑曰。吾聞偶運無功。先聖悼嘆。復質無行。古人恥之。無昭穆動靜。無綸緒往復。勿穿鑿異端。勿順非辨偽。勿迷陷邪心。勿固牢鬥諍。大明不能破長夜之昏。慈母不能保身後之子。當取信於佛。無取信於人。真界玄微。非言說所顯。要以深心體解。朗然現前。對境無心。逢緣不動。則不孤我矣。言訖。趺坐而逝。世壽一○二。僧臘八十三。師言論清雅。動止作則。學贍九流。盡形一食。不蓄餘長。文宗以祖聖崇仰。特輟朝三日。重臣縞素。蛻經三七。顏光益潤。端身凜嶽。其月二十七日。承旨葬於終南山石室,相國裴休撰碑文。餘如別傳。

  週年有梵僧到闕。表稱於蔥嶺見二使者。凌空而過。以咒止而問之。答曰。余乃北印度文殊堂神也。東震取華嚴菩薩大牙。歸國供養。有旨啟塔驗之。果失一牙。唯三十九存焉。璨然如霜。面貌如生。遂闍維。得舍利數千粒。明光瑩潤。舌如紅蓮。火不能變。

轉自:http://www.budaedu.org/doctrin/t25.php
•摘錄自•《佛光大辭典》及《法界宗五祖略記》
「以怨報怨怨不止。以德報怨怨即盡。莫恨長夜夢堥ヾC可信法性真如境。」《傳述一心戒文》--日本天台宗比叡山最澄大師

TOP

福慧圓滿,七帝之師

 清涼國師,名澄觀,別號大休,清涼為其封號。俗姓夏侯,越州會稽人。身長九尺四寸,雙手過膝,齒有四十,聲如洪鐘,目光夜發,每日能記上萬言之多,識者一見即知其非為常人。師生於唐玄宗開元二十六年,誕生之日,光明滿堂。

孩提時,喜聚沙為塔。九歲,禮寶林寺體真和尚為師,不到一年就能通三藏(注一)。天寶七年,十一歲,剃髮出家,甫著袈裟,便登座講演般若等經。唐肅宗至德二年受具足戒,又依常照禪師受菩薩戒。師為人俊朗高逸,豁達大度,學無不窺,法無不習。自出家後,遂遍歷名山,尋訪名師。凡天下有名的道場,無不有其求法參玄的足跡。

師先後參究律宗、華嚴、天臺、三論、禪宗各大宗派,並研究《起信論》、《維摩經》、《華嚴經》、《涅盤經》等大經論。大歷十一年,坐鎮五臺山,宣揚華嚴,因慨嘆華嚴舊疏,文繁義富而辭句簡約,不易理解。乃作《唐譯華嚴經疏》二十卷,後又奉德宗詔與般若三藏譯出《四十華嚴》,且作疏十卷。作疏時,堂前池生五枝合歡蓮花,一花皆有三節,見者咸為之嘆服,並作《八十華嚴疏演義鈔》等著作二十餘部四百餘卷。

德宗誕辰,請師講經於內殿,師以妙法清涼帝心,遂賜號“清涼國師”。及憲宗問法界之旨豁然有得,加號“大統清涼國師”。師身歷九朝,為七帝師,先後與德宗、代宗、順宗、憲宗、穆宗、敬宗、文宗。所受賜封有“教授和尚”、“鎮國大師”、“天下僧錄”、“僧統”、“清涼國師”等,可謂之備即榮寵。

師並且研習六經,諸子百家、訓詁、章句,及印度的各種學問,凡舉語言學、工藝學、醫藥學、邏輯學、宗教學以至禁咒儀軌,無不詳究,能融貫通達。師多能博才,可說是好學而成,其上上之智,得自天然。師先後宣講華嚴五十多遍,無遮大會十五設。

文宗開成三年,三月六日,召眾弟子,說遺囑曰:“當取信於佛,無取信於人。真界玄微,非言說所能顯。要以身心體解,朗然現前。對境無心,逢緣不動,則不辜負我矣!”言畢,趺坐而逝。世壽一百零二歲,弟子一千人,惟海嚴、寂光、僧睿、宗密等四賢得其心髓。

師平生以十事自誓:一、平日甘三衣一缽,菲薄自奉;二、名利棄之如屣;三、目不視女人;四、身不履俗家;五、長年誦持法華經;六、常讀大乘經典,善施一切有情;七、常講華嚴大經;八、一生中行不倒單;九、不邀名以惑眾;十、永不退大慈悲以普救法界眾生。


(注一)又作三法藏。藏,意謂容器、谷倉、籠等。三藏指經藏、律藏、論藏,系印度佛教聖典之三種分類。經藏:佛所說之經典,上契諸佛之理,下契眾生之機;有關佛陀教說之要義,皆屬於經部類。律藏:佛所制定之律儀,能治眾生之惡,調伏眾生之心性;有關佛所制定教團之生活規則,皆屬於律部類。論藏:對佛典經義加以論義,化精簡為詳明,以抉擇諸法性相;為佛陀教說之進一步發展,而後人以殊勝之智能加以組織化,體系化的論義解釋。論藏又稱論部。


轉自北美華嚴學會:

 http://www.huayen.org/book/export/html/7

TOP

發新話題